第二百八十五章 花好人团圆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她根本不会接纳这个本不该存活于这个时空的孤魂野鬼。

    听着三公主的指责和埋怨。

    慕晓旭忽然就笑了,她笑的满目泪珠,她笑的嘴角都在抽出。

    三公主眉头紧蹙,厉声低吼道:“阿三!你在笑什么?笑我成了你的手下败将,还是笑我这辈子都没几乎赢过你了?”

    “爱雅,我一直把你当做姐妹,可你居然会嫉妒我到这种地步,你觉得合适吗?”

    她是在笑自己,笑自己一厢情愿,笑自己太把友情当回事了!

    而兜了一大圈,死了那么多的人,最终却只得了这么一可笑的理由,慕晓旭无话可说。

    站起身,她从袖袋中拿出一把刀子和一瓶毒药。

    三公主瞪眼,身子不由自主的往角落里缩,声音颤抖道:“你……你要干嘛?”

    “让你死的舒服一些,这是作为朋友,作为好姐妹,我唯一能为你做的了。”

    北冥帝……哦!现在应该叫太上皇了。

    他之所以会选这么一个死囚,将三公主的的灵魂塞进去,目的已经很显然,他不会这么轻而易举的就让她死掉。

    “我家小冷冷已经正式成为北冥君王,你以为,你父皇会那么轻而易举的交出皇位?这一切还真是要好好谢谢你,要不是你一意孤行,搞出那么多的事情来,我们也没机会顺水推舟,逼着太上皇退位!”

    北冥三公主的所作所为,一旦被曝光,那便是皇家第一丑闻。

    毕竟之前太上皇就有亲自否认过,龙珠不存在,邪术不存在,北冥不会给图战大陆的人民造成任何威胁。

    但事实上,那只是一个天大的谎言!

    “现在算是因祸得福吧,北冥有我家小冷冷把持,图战大陆也能真正安全,龙珠不会二合一,魔君已经将它藏入一个绝对无人能找到的地方,北宜邪术在我的脑海中,若是会继承给我的女儿,我会想办法让她忘记,这样的局面,才是真正的天下太平。”

    不然,北冥握着那么多的杀伤性武器,最终只会将图战大陆的君主们逼到不得不开战的绝路上。

    听完她的话,三公主整个人都愣住了。

    她不敢置信的质问道:“阿三,你疯了吗?你这么做,我父皇会杀了你的。”

    “他被软禁在后宫,出门都费劲儿,你觉得一个没有修为的废人,能把北冥皇后怎样?倒是你,爱雅,你父皇会把一切的怒火都烧到你的身上,他会让你生不如死,而现在,我希望你能死的痛快一些。”

    说完,再不做停留,径自离开。

    身后,是三公主撕心裂肺的哭嚎声,“阿三!若还有来世,我仍会是你最大的敌人,我不会放过你的!”

    “好,那你一定要来找我。”

    地牢的门关闭的一瞬,这世上就再也没有三公主的存在了。

    而她身体里的一缕孤魂,也变成一团白雾,飘了出来。

    “你也要走了?”

    慕晓旭仰起头,站在夜空之下,听着远处有婴儿的啼哭声响起。

    五个孩子,可真是够她和冷斯辰喝一壶的。

    白色雾团汇聚成一个人形,她笑道:“我们的约定已经当成,你解放了自己,也解放了爱雅,而我这个影子也该消失了,很高兴我们曾认识过,希望你能幸福。”

    “影子会有来世吗?”

    她在雾团快要彻底消失的时候,追问道。

    女孩银铃般的笑声响起,“也许……会的吧。”

    “那你也来找我,好吗?是朋友还是敌人,都要来找我。”

    “好。”

    雾团彻底消失了。

    天上的星星一闪一闪的。

    慕晓旭从未像这一刻如此轻松自在。

    冷斯辰带着一身酒气,从身后抱住她,亲吻着她的脖颈,笑道:“大皇子已经和安公主回了安国,算是入赘吧。”

    “那冷思筹会不会伤心死?”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安公主居然和冷思筹混到一起去了。

    两人彼此喜欢着对方,可奈何身份悬殊,很难光明正大的在一起。

    冷斯辰笑笑,“他喜欢当男妾,那就去好了,朕不在乎。”

    这话说的,每一个字都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感觉他们家小冷冷现在是越来越会口是心非了。

    不过冷思筹能得到幸福,也是一件好事。

    毕竟自己身边的悲剧太多了,总归需要几个喜剧来调和一下沉重的生活。

    夜深了,今天是大喜之日,帝后夫妻恩爱,琴瑟和鸣,正准备好好的入一个洞房,品一品春宵一刻值千金的滋味。

    但事实上,情况似乎并不允许他们放肆一把……

    “娘娘,二皇子哭了。”

    “娘娘,长公主尿床了。”

    “娘娘,二公主不肯乖乖睡觉,应该是想和娘亲一起。”

    “娘娘……”

    啊啊啊啊——

    慕晓旭崩溃的从床上爬起来,她坐在同样崩溃的冷斯辰肚子上。

    她心中咆哮,可行动上却仍要任劳任怨。

    养娃不易。

    一次性养五个娃娃,外带两个半大不小的。

    北冥皇后觉得,她的人生就此真的不会再快乐了。

    五年后……

    “娘亲,丝儿姐姐说要和御史大夫家的公子成亲,呜呜呜~~她不喜欢我这个可爱的弟弟了。”

    “你丝儿姐姐一年要嫁五六个呢,你放心,她在成年之前,一定会最爱你的。”

    “娘亲,二姐姐刚才用小金鱼打我。”

    “小金鱼?”

    “就是娘亲养在池塘里的好看小鱼鱼啊,好多颜色的。”

    “二妮子,你给老娘滚过去来,老娘的七彩锦鲤啊!”

    这是一个平凡的上午。

    北冥皇后已经开始焦头烂额了。

    而她肚子里的小崽子还在活蹦乱跳,她觉得这一胎很可能还是N个起步。

    小儿子还是最乖的。

    他像是一只猫儿似的,趴在娘亲的怀里,睡觉觉。

    睡着睡着,还要骂一句,“阿三,我是来做你的仇人的,可我为啥要变成你的儿子?我不要做你儿子啊!”

    “……”

    人生就是这么奇妙。

    前世是朋友变敌人,这一世,他们想变都变不了了。

    “呕~~~”慕晓旭一阵干呕过后,忽然就觉肚子剧烈阵痛起来。

    啊!的一声惊呼过后,孩子们从四面八方袭来。

    耳边是一声接着一声的“娘亲”,恐孩儿的慕晓旭一屁股就坐在地上,当场生娃。

    冷斯辰赶来时,龙袍都没来得及换,直接跪地上,忏悔道:“阿三,是朕的错,都是朕的错,都怪朕太厉害了,都怪朕每次都能让你生五个,我们已经十几个孩子了,北冥子孙旺盛啊。”

    北冥帝独宠皇后一人。

    这事要是放在别的国家,肯定是要被抨击,并且以子嗣繁衍为理由,逼迫皇帝开辟后宫的。

    可唯独她慕晓旭凭一己之力,各种生娃,一下子就把朝臣们的嘴给堵上了。

    但她的人生,她的自由,她的貌美如花呢?!!!

    “冷斯辰,你大爷的啊,我是猪吗?我是兔子吗?我为啥要天天窝在后宫里给你生孩子?”

    次日,皇后娘娘连月子都没做,直接离家出走了。

    北冥帝给麒麟太子留书一封,道:儿子,爹找你娘去了,这北冥给你,我不要了!

    太子登基,天下太平。

    而远在偏僻村落的一角,一对平凡的夫妇,正准备开启种田悠闲的新生活……

    娘子道:“不生孩子,不然你滚。”

    夫君道:“好好好,是都听娘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