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真香

    红豆的去而复返把扶松吓了一跳:红豆大姐,你怎么又来了?

        红豆不客气弹了扶松一脑崩儿:要么叫红豆,要么叫姐姐,再叫红豆大姐把你丢出去!

        扶松缩了缩脖子,快吓哭了:红豆姐姐,您来有何贵干?

        小公子醒了吗?

        刚醒。扶松偷瞄一眼红豆手里拎的食盒,回得胆战心惊。

        喏,我们姑娘给公子熬了神仙粥,快端进去让你们公子趁热喝了吧。慑于红豆淫威,扶松硬着头皮把粥端进去。

        这是什么?奇怪的味道引起了骆辰的注意。

        他才退热,嘴唇干裂,精神却尚可。

        扶松答道:红豆送来的,说是表姑娘亲手熬的神仙粥,让您趁热喝。

        端出去。骆辰冷着脸道。

        扶松利落端起托盘就往外走。

        他就知道公子不会喝的,表姑娘熬的粥肯定比毒药还可怕。

        见小厮劝都不劝一句,骆辰脸色微黑喊了一声:等一下。

        扶松疑惑望着骆辰。

        为什么叫神仙粥?

        小的也不知道啊,红豆这么叫。

        骆辰睨了扶松手中的青瓷碗一眼,一副漫不经心的语气:拿来我瞧瞧。

        扶松一想也对,这么奇怪的粥名是得瞧瞧。

        公子您看。扶松小心揭开碗盖。

        一股辛酸味直冲鼻端。

        骆辰下意识皱了皱眉,盯着那碗白粥却有不出所料的感觉。

        现在他相信是骆笙亲手熬的了,毕竟这么难闻,一般下人也做不出来。

        见骆辰脸色不好看,扶松忙道:小的这就把粥端出去。

        眼瞧着扶松去端托盘,骆辰又把人喊住,板着脸道:端来我尝尝。

        扶松一听可心疼坏了,忙道:红豆已经走了,不用担心表姑娘知道您没喝跑来找麻烦的。公子您别这么委屈自个儿啊。

        我怕她找麻烦?骆辰扬眉,脸色更黑了。

        那小的把粥端出去。

        我尝尝到底多难喝。骆辰见小厮太不识趣,忍无可忍道。

        扶松愣了愣,满心不解把粥递过去。

        骆辰尝了一口,骂一声难喝,再尝一口,再骂一声难喝。

        扶松好心提醒道:公子,您再尝就要喝完了——

        滚出去。骆辰恼羞成怒。

        他没喝过这么难喝的粥,好奇不行吗?

        这一夜退了热又发过汗的骆辰睡得安稳多了,睁开眼竟已到天明。

        盛老太太等人陆续来探望。

        摸了摸骆辰额头,盛老太太一脸欣慰:退热就好,这次多亏王大夫了。

        想着缓和姐弟二人的关系,老太太又道:辰儿,你这次一病,你姐姐也很挂心。王大夫制的退热药丸就是你姐姐伺候你服下的。

        对于骆笙上街买药的事,大太太并没对盛老太太提,毕竟女儿跟踪人家不大光彩。

        此时在盛老太太心里,已经把王大夫当半个神医看了。

        当整个神医是不能的,有当世神医李方海在,天下医者谁都配不上这个称呼。

        那可真是能生死人肉白骨的活神仙。

        骆辰听了盛老太太的话,不由想到昨晚那碗味道恶劣的神仙粥。

        骆笙这是改邪归正了?

        正寻思着,骆笙就带着红豆走进来。

        向盛老太太打过招呼,骆笙打量骆辰几眼,问道:用过早饭了么?

        骆辰脸一偏,淡淡道:才服过药。

        骆笙微微一笑:那正好,我给你熬了一碗粥。

        骆辰嘴角一抽,冷冷道:不想喝。

        昨天那碗粥他喝下可不是给骆笙面子,只是好奇而已。

        昨晚送来的没喝么?骆笙问。

        太难喝。

        盛老太太见气氛有些僵,咳嗽一声问道:笙儿还会煮粥?

        嗯。骆笙言简意赅应了,顺口问,外祖母用过早饭了么?

        盛老太太一阵窒息。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啊。

        她当然用过早饭了,可外孙女好不容易不出去惹祸,而是窝在家里熬粥,是不是该鼓励一下?

        迅速权衡了一下得失,盛老太太微笑道:还没用过。

        骆笙看一眼绷着脸的骆辰,弯了弯唇:外祖母若是不嫌弃,要不要尝尝?

        骆辰唇角抖了抖。

        盛老太太正要硬着头皮答应,气不过的少年抢先道:怎么能让外祖母喝我不想喝的粥。

        盛老太太缓了缓。

        拿来吧。骆辰一副为了外祖母牺牲的模样。

        盛老太太感动坏了,暗道外孙确实是个孝顺的,不枉她疼了这么多年。

        骆笙对红豆点点头。

        红豆动作利落从食盒中取出一碗粥,交给小厮扶松。

        冷色的青瓷碗,浮着粥油的白粥,豆丁大小的肉粒与笋丝香菇松仁等混在一起,交织成令人垂涎的淡淡香气。

        看着这碗肉粥,扶松不由瞪大了眼睛。

        这和昨天那碗粥完全不一样啊!

        骆辰轻咳一声提醒扶松。

        扶松醒过神来,把粥奉到骆辰面前。

        骆辰皱着眉喝了一口,表情一下子僵住。

        盛老太太年纪虽大牙口却好,人生一大爱好就是吃东西,凭多年吃来的经验一眼就瞧出藏在这碗寻常肉粥之下的不平凡,见骆辰如此表情,忍不住问道:如何?

        骆辰昨晚惨遭一碗粥荼毒,今早又灌了一碗药,此时被混着肉香的柔腻米粒冲刷着味蕾,恨不得长叹口气。

        真香!

        勉强入口。骆辰说完斯文吃粥,可再斯文也挡不住一口接一口,不大的青瓷碗很快就见了底。

        就没有了?

        骆辰看着空碗尴尬不已。

        他刚刚是魔障了么,为何不知不觉就吃光了?

        盛老太太看着碗底都刮得干干净净的粥碗,头一次对外孙产生了怀疑:外孙刚刚并不是因为孝顺才拦着她吃粥,而是因为肉粥好喝想独吞吧

        看来小弟还能入口。那我中午让红豆再给你送粥来。骆笙起身,并没有因为骆辰把粥吃个精光露出嘲笑的神色。

        十二三岁的孩子口不对心的话,她当然没必要抓着不放给人难堪。

        不用,扶松会去大厨房取饭。

        咳嗽声响起,盛老太太笑眯眯道:那等中午笙儿让红豆送一碗粥到福宁堂吧。咳咳,外祖母年纪大了牙口不好,吃别的费劲。

        骆辰:他怎么记得外祖母很爱吃蹄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