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不好

    骆笙从骆辰这里离开,遇到了王李二位大夫。

        “王大夫留步。”骆笙不高不低喊了一声。

        前方提着药箱的王大夫脚步一顿,急忙转过身向她问好。

        一旁李大夫被王大夫的举动弄得一头雾水,暗道昨日老王对盛府这位表姑娘就客气得过分,还让他跟着作了个大揖,也不知是何缘故。

        骆笙扫一眼王大夫手提的药箱,问道:“二位大夫是要离开了?”

        王大夫忙道:“公子已经退热,我们就先回医馆了,明日再过来。”

        “王大夫借一步说话。”骆笙指指不远处的八角凉亭。

        见王大夫颠颠跟着骆笙往凉亭走,李大夫下意识跟上,却被红豆拦下来。

        “我们姑娘要与王大夫说话呢,你莫非想偷听?”

        李大夫气红了脸,偏偏敢怒不敢言,干脆一甩手先走了。

        骆笙瞥了一眼李大夫大步离去的背影,收回视线重新落在王大夫面上。

        王大夫忍不住问:“姑娘叫住小老儿不知有何事?”

        他对退寒丸的药方起了贪心,面对骆姑娘不自觉矮一头,不过这样的贵女对他一个老大夫应该没什么话可说吧。

        “王大夫这几日都会过来吧?”

        “公子还没彻底痊愈,自是要每日过来复诊。”

        骆笙露出个浅淡笑意:“那就好,再过几日我这还有一味药劳烦王大夫配制。”

        王大夫眼睛一亮:“姑娘放心,小老儿定会仔细配制。”

        “有王大夫这话我就放心了,那就不耽误你忙了。”

        红豆站在骆笙身边望着王大夫离去,小声道:“姑娘,我总觉得这老家伙不安分。”

        “为何。”骆笙看向红豆,神色平静。

        红豆撇撇嘴:“这种凑到您面前想寻好处的人婢子见多了。”

        骆笙笑了笑:“用生不如用熟。走吧,回去熬粥。”

        一听熬粥,红豆不由吞了吞口水。

        姑娘熬的肉粥可真香,今早她还分到一碗呢,别提多好吃了。

        说来也怪,她在大都督府陪着姑娘锦衣玉食什么好东西没吃过,为何觉得那些还不如一碗肉粥?

        小丫鬟琢磨了一会儿想不明白,干脆不再想。

        想那么多不如中午多喝一碗粥。

        骆笙回到院子直接进了小厨房。

        轻红与含翠两个丫鬟正看着火闲聊,一见骆笙来了不由双眼发亮:“姑娘回来了。”

        红豆狠狠瞪了两个丫鬟一眼。

        两个小蹄子忒不要脸,敢喝姑娘熬的肉粥。

        骆笙微微颔首,走上前轻轻嗅了嗅从砂锅中飘出来的香气。

        那是纯粹的米香。

        “注意柴火保持这么大,中途不得揭开锅盖。”骆笙吩咐一声,这才走出小厨房。

        转到用午膳的时候,骆笙再次走进小厨房,揭开锅盖。

        水米交融,浓稠适度,一切刚刚好。

        下入胡椒姜末等佐料,再放入腌制过的鱼片,一锅鱼片粥就算做好了。

        简简单单一锅鱼片粥,却令三个丫鬟不约而同咽了咽口水。

        那碗肉粥的滋味她们可没忘呢。

        “福宁堂与小公子那里各送一份,剩下你们分了吧。”

        一听这话,三个丫鬟齐齐欢呼。

        “公子,该用饭了。”扶松把从大厨房领来的饭菜一一摆出来。

        一碗白粥,一盏鸡汤,两碟清爽小菜,正是适合病人吃的饭菜。

        骆辰皱眉:“我还不饿。”

        他不自觉瞥了房门口的方向一眼,心头有些火气。

        不是说要送粥来?果然不该对骆笙有太高期待。

        骆辰正生着闷气,红豆就到了,笑盈盈道:“这次是鱼片粥呢,也是我们姑娘亲手熬的。”

        “我不喜欢吃鱼。”

        片刻后,一直吞口水的扶松盯着发亮的青瓷碗腹诽不已:说好的不喜欢吃鱼呢?他还等着公子不吃赏下去呢!

        福宁堂那里的午膳就比骆辰这边丰盛多了,盛老太太却没瞧几眼,对摆在面前的一碗鱼片粥频频点头。

        米水交融,柔腻一体,一瞧火候就刚刚好。

        盛老太太喝了一口不由吁口气,又去吃鱼片。

        薄如蝉翼的鱼片带着一点胡椒的辛辣入口即化,让人忍不住再吃一口。

        一碗粥吃完,盛老太太再不想吃别的,心满意足叹了口气。

        大道至简,能把一碗粥做出这般滋味,实在令人称奇。

        这真是笙儿熬的?

        盛老太太不敢相信,可更不会认为是那个叫红豆的丫鬟能做出来的。然而除了红豆与来而又返的护卫,外孙女当初来盛家时没带旁人。

        盛老太太想不通,得出一个结论:人都有长处,身为她的外孙女当然也能有。

        “去跟表姑娘说一声,以后送去辰儿那里的吃食给福宁堂也送一份。”

        晚上,骆辰喝到了青菜粥,一边喝一边埋怨:“原来只会熬粥!”

        扶松:“……”他什么都不想说,只等着收碗。

        转日早膳是一碗鳝丝羹。

        比发丝略粗的鳝丝,与金针菜冬瓜长葱一同熬成羹,就着宣软香甜的白馒头吃,别提多痛快。

        一个馒头落肚,骆辰开始发呆:骆笙这明明是报复吧,居然只送一个白馒头!

        一眨眼就吃完了……

        如此到了第三日,骆辰没到饭点儿就等得望眼欲穿,终于等来一个叫轻红的小丫鬟。

        “今日表姑娘带着红豆上街了,命婢子来跟您说一声。”

        “早膳不送了?”

        轻红摇头:“表姑娘说今日比较忙,早膳与午膳就不送了。”

        骆辰听得脸色发黑。

        他确定了,骆笙就是在报复!

        正被少年深深怨念的骆笙从济世堂顺利拿到配制养元丹的药材,在盛府门口遇到了几个并不想见到的人。

        苏大姑娘苏二姑娘,与送姐妹二人出来的盛佳玉。

        不欲与三人浪费时间,骆笙微微颔首算是打过招呼,越过三人往内走去。

        身后传来一声冷哼:“住在别人家里害了别人,竟还这般若无其事,我可真是长见识了。”

        骆笙脚步一顿,想了想转过身来走到苏二姑娘面前,平静问道:“苏二姑娘是在说我么?”

        苏二姑娘脸一偏,小声道:“说谁自己心里不清楚么?”

        “二妹,不要多事。”苏大姑娘轻轻拽了拽苏二姑娘衣袖,对骆笙福了福,“舍妹不懂事,还望骆姑娘莫要与她计较。”

        在苏大姑娘看来,骆笙只要别缠着兄长就谢天谢地,招惹对方实属不智。

        骆笙静静看苏大姑娘一眼,吐出两个字:“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