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投桃报李

    骆笙没事人般回了房,盛佳玉则跪在大太太面前痛哭流涕。

        娘,都是女儿没用,没有拦住表姐——

        看着眼睛哭得通红的女儿,大太太心疼又气闷。

        本以为盛佳兰的丑事压下去了,如今居然闹得人尽皆知,这些丫头怎么就这么让人不省心呢!

        心塞了好一会儿,大太太起身:事关盛府名声,随我去你祖母那里吧。

        盛佳玉亦步亦趋跟着大太太去了福宁堂。

        盛老太太这两日吃惯了骆笙那边送来的吃食,今日突然没送来正觉得没滋没味,就听大丫鬟彩霞禀报说大太太来了。

        老太太抬了抬眼皮:请进来。

        片刻后珠帘轻撞,大太太带着盛佳玉走进来。

        盛老太太打眼一瞧盛佳玉红通通的眼睛,不由皱眉:这是怎么了?

        还不给你祖母赔罪。大太太斥一声,对盛老太太讲起来龙去脉。

        盛老太太听完脸色发黑。

        这才消停了几日,怎么又出幺蛾子了!

        自打外孙女来了,盛府其实被外头人笑话了不知多少回,不过最多是笑盛府运气差,摊上一位不懂事的表姑娘,可这一次的笑话却是盛府自己惹出来的。

        盛老太太一阵心堵,横了大太太一眼:老大媳妇,这个事你该负大半责任。

        大太太羞惭点头:确实是儿媳治家不严,让那些下人胡乱嚼舌才引来今日的事。

        如果不是那些下人乱传表姑娘把盛佳兰推入湖中还容不得人,就没有今日苏二姑娘替盛佳兰打抱不平之事了。

        那日之后,那些知晓内情的下人受到敲打闭紧了嘴,只看到表姑娘与二姑娘一同落入湖中却不明内情的下人却在背后嚼起舌来。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流言很快传到府外,等到大太太耳闻已经来不及阻止。

        为了盛家名声她不可能站出来道明真相,发作了几个爱嚼舌的下人,大太太只能暗暗盼着这场风波赶紧过去。

        万万没想到表姑娘是一点亏不肯吃的人,站在大街上就把事情给挑明了。

        盛老太太仿佛猜测到大太太在想什么,看她一眼道: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今日的事怪不到笙儿头上去。

        儿媳明白。

        盛佳玉却有些不服气:祖母,表姐一点都没有想过咱们家的名声——

        盛老太太面色微沉:佳玉,你心中可是在想反正你表姐名声不佳,多一桩丑事也无所谓?

        盛佳玉一滞,垂下了眼睛。

        不得不说,她心中确实有这样的想法。

        反正骆笙名声不好,再担一个恶名又有什么损失,总比把盛府搭进去好。

        盛老太太摇摇头:是祖母与你爹娘太宠着你了。

        祖母?盛佳玉愕然抬头。

        盛老太太神色越发凝重,看着孙女的目光难掩失望:祖母以为,是非分明是你自幼该学会的道理。你表姐来到金沙名声不佳,那是她言行不妥所致,是她该承担的后果。可佳兰的事是往她身上泼污水,难道你端着脸盆把污水往她身上泼,还不许她躲?

        我——盛佳玉张张嘴,说不出话来。

        盛老太太语气严厉起来:佳玉,你记着,名声在外人眼中坏了没那么可怕,可怕的是自己弯了骨头!

        盛佳玉被说得无地自容,盯着地面恨不得找一条缝钻进去。

        她真的有祖母说得这么差劲吗?

        委屈的泪珠从盛佳玉眼角滚落。

        大太太叹口气:您放心,以后儿媳定会好好管教这丫头。

        盛老太太微微点头:那些下人该卖的卖,该罚的罚,以后我不想再看到这样的事发生。老大媳妇,我把家交给你管是为了多吃两碗饭,不是为了添堵。

        打发走大太太母女,盛老太太命彩霞把骆笙请了过来。

        笙儿,知道外祖母为何叫你来么?

        骆笙未加思索问道:是为了与苏家姑娘争执的事?

        盛老太太摇摇头:不是。

        骆笙愣了愣。

        不是这个还能是什么?

        盛老太太清清喉咙,表现出不太在意的样子:外祖母就是想问问,午膳还送不送了?

        骆笙呆了呆。

        盛老太太正色解释道:勤俭持家是盛府一贯家风,万一大厨房送多了菜,你这里又送来,不是浪费了。

        骆笙微微抽了抽嘴角。

        看着老太太一本正经的模样,她差点信了。

        午膳就不送了,笙儿还有别的事要忙。

        盛老太太一听捂住了心口。

        外祖母不舒服?

        盛老太太一声长叹:佳兰的事闹得人尽皆知,让盛府丢尽了脸面。外祖母只要一想这个就一口饭都吃不下去了,将来无颜去见先人啊——

        眼见老太太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骆笙认输道:送。

        盛老太太顿时停下叹气,咳嗽一声道:红烧肉适合上了年纪牙口不好的人。

        骆笙垂眸:就送红烧肉。

        盛老太太这才心满意足放外孙女走。

        出了糟心事再不寻口好吃的缓一缓,人生就太艰难了。

        骆笙回屋后坐着出了一会儿神。

        她以为盛老太太会把她指责一通,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既然盛老太太宽厚相待,那她就好好做一锅红烧肉吧。

        骆笙走进小厨房,开始做这道红烧肉。

        红烧肉说难不难,一锅红肉烧出来总难吃不到哪里去,可想烧好却有许多诀窍。

        首先是选肉,只选连皮在内肥瘦夹花七层的五花肉,少一层则损美味。

        骆笙把切成均匀方块的五花肉浸冷水泡出血水,放入热锅中翻炒。

        红豆在一旁好奇看着,忍不住问:姑娘,您烧肉怎么不放油?

        不放油,不补水,这样烧出来的肉才好吃。骆笙随意解释着,见肉皮泛黄就倒入热水与葱姜醋等佐料,待水煮沸便吩咐轻红取勺子撇出浮沫。

        这个过程足足持续了两刻钟,直到水面不再泛出浮沫骆笙才叫停。

        下笋条,加盖,小火焖足时间,等用筷子能轻松戳透肉皮时下入冰糖,收汁后一锅晶莹剔透如琥珀的红烧肉就烧好了。

        把烧好的红烧肉盛入一只浅底黑陶罐,撒上切得细细的葱花,骆笙弯了弯唇:送去福宁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