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信

    回京?

        骆辰皱眉道:我不喜欢开玩笑。

        十二三岁的少年,皱着眉说不喜玩笑,落在骆笙眼中怎么都觉得有几分好笑。

        你笑什么?骆辰敏锐捕捉到骆笙眼中的笑意,有些恼。

        我没开玩笑,就是跟你说一声。

        少年黑宝石一样的眸子紧紧盯着骆笙,察觉对方的认真,眉头皱得更紧:你不要任性了,父亲送你来避祸,岂是你说回就回的?

        父亲怕骆笙来到外祖家继续带着一群狗奴才胡闹,只让红豆一个人跟了来,足以说明把骆笙留在金沙的决心。

        谈不上避祸那么夸张,只是不想见我闯更大的祸才送到外祖家来的。骆笙十分耐心解释一句,再道,我现在不是改好了么。

        骆辰一阵无言。

        哪里改好了,不是才把盛佳兰的事抖了个底朝天,让外祖家声名扫地嘛。

        当然,在他看来盛佳兰是咎由自取,大舅母他们对那些流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做法也令他不快,但骆笙这么直接粗暴捅破这桩丑事,怎么也不像改邪归正要当个大家闺秀的样子。

        骆笙抬手揉了揉少年头顶:好了,姐姐的事你不用操心,好好养身体就是。

        等骆笙离去,少年才缓过神来,捂着头顶又气又怒。

        又摸他的头!

        哪有大家闺秀随便摸男人头的,弟弟也不行!

        想想气不过,骆辰侧头交代扶松:她下次再来给我把门关紧了。

        扶松想了想,小心翼翼问:那要是送吃食来呢?

        骆辰睨了扶松一眼,没好气道:吃食当然留下。

        这么简单的事还要问,他的小厮为什么这么蠢?

        晚上正是家宴。

        见人难得齐全,骆笙拿帕子擦擦嘴角开了口:外祖母,我有一件事要与您说。

        盛老太太一脸温和:笙儿有什么事?

        那碗红烧肉让老太太回味至今,再看能源源不断做出红烧肉的外孙女,比见了红烧肉还亲。

        盛佳玉见祖母对骆笙如此和颜悦色,不由捏紧了筷子。

        谈不上嫉妒,只是有那么一点点不平。

        就算二妹的事骆笙都是对的,可之前骆笙惹出那么多麻烦,为何祖母一点不计较?

        好好一顿家宴,骆笙又想说什么?

        骆笙见众人注意力投来,神色平静道:我要回京城。

        盛老太太手中筷子险些掉下去。

        大太太与二太太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眼中看到了错愕。

        盛佳玉咬了咬唇。

        骆笙果然又要折腾人了!

        见骆笙不似说笑,盛老太太干巴巴开口:笙儿,你父亲遣人把你送来时交代过,让你在外祖母这里多住些时日

        说多住些时日太委婉了,实则骆大都督直接恳请盛老太太给闺女说门亲事,以后就留在金沙。

        骆笙垂眸抿了抿唇:我想家了。

        一句话令屋内更加安静,连欲要开口的骆辰都抿紧了唇。

        骆笙抬眼看向盛老太太,语气依然波澜不惊:前些日子我写了信给父亲,父亲答应我回京了。

        当真?盛老太太大为意外,神色狐疑看着骆笙。

        骆笙从袖中摸出一封信递给盛老太太:这是父亲的回信。

        盛老太太迟疑了一下伸手接过,打开看过后沉默起来。

        信是骆大都督写的,大意就是既然女儿乖巧懂事了,那就回来吧,并表示了对盛府的感谢。

        良久后,盛老太太叹口气:既然这样,那就回去吧。

        她到底只是外祖母,这样的大事还是要听人家亲爹的。

        骆笙起身,规规矩矩向盛老太太行了个礼:多谢外祖母成全。

        盛老太太嘴唇动了动。

        她一点不想成全,先不说别的,外孙女一走,她的红烧肉怎么办?

        这么一想,老太太心都碎了。

        缓了又缓,盛老太太强打起精神对两个儿媳妇笑了笑。

        大太太与二太太还处在震惊与庆幸中。

        震惊这么利落就定下了表姑娘回京的事,庆幸的则是表姑娘一走,盛家总算能平静下来了。

        可被盛老太太这么一笑,二人不由一阵心惊肉跳,生出不妙的预感。

        老大要顾着家里,老二出门了,可笙儿一个人上京我放心不下。老大媳妇老二媳妇,你们看大郎他们几个谁送笙儿合适?

        大太太与二太太齐齐变色,一同看向盛大郎几人。

        盛大郎四人呆若木鸡。

        送,送表妹回京?

        不必劳烦表哥们了,我与骆姐姐一起回京。尴尬的沉默中,骆辰开了口。

        不行。

        骆辰黑着脸瞪骆笙:为何不行?

        骆笙实话实话:你的身体不行,赶这么远的路病倒怎么办?

        骆辰气个倒仰。

        谁身体不行了,他现在一餐饭能吃两个馒头。

        骆笙见骆辰不死心,淡淡道:父亲送你来外祖家养病,你一声不吭跑回去岂不是让外祖母为难?

        盛老太太忙道:是啊,辰儿,你出远门外祖母就更放心不下了。你且安心住着,让你表哥他们送你姐姐就是。

        老太太说着,严厉扫孙子们一眼。

        盛大郎四人只觉小刀子往身上扎,心知这趟差事是躲不过去了,总要有个倒霉蛋牺牲才是。

        唯恐被指派上,盛二郎笑嘻嘻道:祖母,这么大的事我们想私下商量一下,看由谁送表妹合适。

        也好。盛老太太点头应了。

        让一名孙子送外孙女回京体现了盛家的重视,至于是哪个孙子她并不强求。

        摸着这些日子撑大的胃,盛老太太一阵心塞:笙儿进京这一路肯定少不了鼓捣好吃的,也不知便宜了哪个臭小子。

        扫一眼苦大仇深的几个孙子,盛老太太冷哼。

        几个臭小子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

        散了吧。一想以后吃不到外孙女做的吃食,盛老太太没滋没味赶人。

        随着盛老太太发话,众人各怀心事散去。

        红豆一回屋就凑到骆笙跟前,严肃问道:姑娘,您什么时候给大都督写的信,又是什么时候收到的信呀?

        难道是哪个小蹄子绕过她这个大丫鬟替姑娘跑的腿儿?

        这还了得!

        骆笙被小丫鬟的严肃弄得一愣,坦言道:没写过,也没收到过。

        那这信——

        呃,我伪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