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表妹的心情

    骆表妹做的?

        离开骆辰院子的兄弟四人吹着夜风,陷入了怀疑人生。

        盛四郎脸皱成一团:“大哥,你们抓阄不带我,是不是早知道骆表姐做菜好吃?”

        “少胡说!”盛二郎拍了盛四郎一巴掌,摸着下巴对盛三郎笑了笑。

        盛三郎一脸警惕:“笑什么?”

        盛二郎伸手勾住盛三郎肩头,笑嘻嘻道:“三弟,我忽然觉得凭抓阄把送骆表妹进京这么重大的事定下来太草率了,要不咱们抽签?”

        盛三郎翻了个白眼:“想都别想。”

        骆表妹做的炝锅鱼太好吃了,别说只是送骆表妹上京,就是让他娶骆表妹都可以考虑——不考虑了,他愿意!

        花厅中,扶松收拾着满桌狼藉,掂了掂酒壶:“都没喝多少呢。”

        骆辰笑笑,没应声。

        扶松来了好奇:“公子,您请几位公子吃酒,是想让三公子好好关照表姑娘吧?”

        “你不必操心这个。”少年绷着脸,负手离开了花厅。

        庭院中一片寂静,橘黄的灯光四散开来,笼罩着生机勃勃的翠竹。

        骆辰在院中立了片刻,勾唇笑笑。

        他请几位表哥吃酒,当然是想让他们后悔啊。

        哼,谁让他们轻视他姐姐!

        想到骆笙,少年嘴角笑意顿收,转而生起闷气。

        说走就走,还是那么任性。

        翌日是个晴天,一清早金沙的街头巷尾就热闹起来。

        盛府大门口停了两辆马车,头一辆供人乘坐,后面那辆则装满了物什。马车旁站着七八个护卫,正等着主子们道别。

        “笙儿,以后得了闲记得回来看外祖母。”盛老太太领着一群人把骆笙送到大门口,拉着骆笙手腕依依不舍。

        骆笙微微颔首:“会的。外祖母回屋歇着吧。”

        “一定得来啊。”盛老太太眼角湿润了,依然拽着骆笙不放。

        大太太忙劝:“老太太,让表姑娘趁早赶路吧。”

        表姑娘万一不走了可咋办啊!

        盛老太太这才松开手,掏出块手帕擦眼泪:“走吧,路上注意安全,等到了京城给外祖母写封平安信……”

        听着盛老太太滔滔不绝的叮嘱,大太太与二太太面面相觑。

        看老太太这意思居然是真伤心?不应该啊。

        虽说这么想有些不合适,可她们一想到表姑娘要离开都想放鞭炮了。

        骆笙对盛老太太等人福了福身:“这些日子给外祖母、大舅、大舅母、二舅母添麻烦了。”

        盛老太太还在抹眼泪。

        盛大舅温声道:“本该舅舅送你,奈何脱不开身。”

        他说着扫一眼换了一身崭新衣裳的盛三郎,换上严厉语气:“路上照顾好你表妹,若是出了差错,唯你是问!”

        盛三郎笑容灿烂:“大伯放心吧,我一定把表妹平平安安送到京城。”

        二太太恨不得扇儿子一巴掌。

        摊上这么个苦差事,这傻儿子为什么瞧着眉飞色舞?

        骆笙再对盛大郎几人行了个平辈礼:“也给表哥们添麻烦了。”

        盛大郎还礼:“祝表妹一路顺风。”

        盛二郎轻咳一声道:“要不还是我送表妹吧,三弟到底年轻——”

        盛三郎险些一拳打过去,瞪眼道:“不行,说好我送的!”

        大太太与二太太呆了呆。

        今日老太太与大郎几个都不对劲,莫不是中邪了?

        骆笙目光从盛佳玉面上掠过,看向一言不发的骆辰。

        十二三岁的少年如一杆幼竹,挺拔青翠,带着这个年纪独有的倔强。

        出现还是会出现的,但他打定了主意不搭理骆笙。

        骆笙走过去,语气温柔:“你记得吃药。”

        骆辰偏开脸。

        “那我走了。”骆笙不以为意,转过身去。

        要说深厚的姐弟感情,原本的骆姑娘都没有,她就更没有了。不过骆辰能跳湖救姐,那她就会把他当弟弟待。

        见骆笙居然真要走了,骆辰不由喊道:“你等等。”

        骆笙看向他。

        少年一脸严肃:“别再惹祸被父亲送回来了。”

        她不在意,他还要面子呢。

        “知道了。”骆笙笑了笑,抬手揉揉少年的头。

        骆辰皱着眉没有躲。

        盛佳玉站在大太太身边,眼睁睁看着骆笙带着红豆钻进车厢,几次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闹了那么多不愉快,她与骆笙确实没什么可说的。

        走吧,走了后盛府就能恢复如常了。

        马车踏着晨曦驶过苏府门口,正赶上苏曜出门。

        骑在马上的盛三郎向苏曜打了声招呼:“苏二哥,去书院啊?”

        与盛大郎、盛二郎一样,苏曜同样在备考今年秋闱。

        “嗯。盛三弟这是——”苏曜视线从青帷马车上掠过。

        盛三郎露出个笑脸:“我送表妹回京。”

        苏曜闻言表情尚无多少变化,身后书童已露出诧异神色。

        天啦,对他家公子心怀不轨的盛府表姑娘要回京了!

        “那就祝盛三弟一路顺风。”苏曜拱了拱手。

        “承苏二哥吉言,等回来咱们一起喝酒。”盛三郎一夹马腹,追上了未曾停留的马车。

        “谢天谢地,那个骆姑娘总算是走了。”书童满心欢喜。

        苏曜面无表情盯着渐渐远去的马车许久,才淡淡开口:“不要多话。”

        只是回京,早晚还会见面的。

        骆笙的离开如同石子投入湖中,荡起一阵涟漪之后终究散去。

        不过据传盛老太太舍不得外孙女走,哭湿了两条手绢。

        当然,这种谣言没几个人信就是了。

        出了金沙县,一连赶了几日路,盛三郎由一开始的满心期待变成了深深失落。

        表妹做出各种美食犒劳他的胃这种好事压根没发生!

        这日马车停在官道旁歇脚,喝着路边茶棚里涩口的茶水,盛三郎终于忍不住试探:“表妹,听说你会做饭。”

        骆笙并未否认:“会做。”

        盛三郎露出个讨好的笑:“表妹怎么不露一手呢?”

        看骆表妹这几日粗茶淡饭吃得比他还自在,完全不像能做出那道炝锅鱼的人。

        不行了,想到炝锅鱼就要咽口水。

        骆笙微微转眸看着盛三郎,道:“我一般只在心情好的时候做饭。”

        盛三郎眼一亮:“表妹今日心情如何?”

        骆笙视线投向前方,淡淡道:“一般情况下,我心情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