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杀机暗涌

    丈余长的白绫飘飘荡荡,被骆笙伸手抓在手心,若有所思盯着。

        红豆脸色有些难看,急声道:姑娘,婢子这就把这晦气玩意儿烧了去。

        骆笙便明白了:这是我投缳用的白绫?

        可不是嘛,当时一片混乱婢子没顾上,还以为被人收拾了,谁成想居然落在这儿了红豆叽叽喳喳解释着,伸手去拿骆笙手中白绫。

        骆笙握着白绫没有松手,眸光浅浅扫过屋中摆设,看向房梁。

        红豆一怔,而后神色大变:姑娘,您,您不会还想不开吧?

        骆笙目光落在红豆面上,平静问:我是想不开的人?

        不是啊,苏二公子虽然生得俊,可在京城比他更俊俏的您都调戏过啊,怎么就为了一个乡下小子寻短见呢?

        骆笙嘴角微微一抽。

        这位骆姑娘到底是个什么人,她真是受教了。

        姑娘,您把白绫给婢子吧。

        骆笙没有理会红豆的哀求,手一扬,白绫一端穿过房梁垂下来。

        红豆汗毛都竖了起来,扑过去抱住骆笙。

        骆笙拍拍小丫鬟的发,吩咐道:去搬之前我投缳用的凳子来。

        红豆下意识松开手,颠颠搬了个小圆凳过来放在白绫垂落的正下方。

        做完这一切,小丫鬟扇了自己一耳光:我在干什么?

        骆笙见状,微微弯了唇角。

        她早已看出来,这个小丫鬟虽然诸多缺点,对主子的吩咐却不打折扣执行。

        这是她目前最需要的。

        骆笙一脚踏上了圆凳。

        红豆骇得魂飞魄散,抱着骆笙双腿音调都变了:姑娘,您真的还想再死一次?

        上方波澜不惊的声音传来:当然不会,我只是想验证一个猜测。松手吧。

        红豆不自觉松开手,仰头望着已经站上圆凳的骆笙,呆呆问:您想验证什么呀?

        骆笙捏住了白绫断口处。

        这条白绫有一处打着死结,显然是当初上吊时系的,而齐整的断口则是救下骆笙时被人剪断的。

        骆笙握住了断口处,白绫就又成了一个圆环。

        红豆胆战心惊盯着骆笙的动作,时刻准备救人。

        之前就是她把姑娘救下来的,现在也算有经验了。

        骆笙晃动了一下白绫,声音多了一丝冷意:三日前,我就是用这条白绫踩在这个圆凳上投缳的?

        是。

        看出来了么?骆笙倾身,靠近白绫。

        红豆小心翼翼点头,眼神带着茫然。

        她要说什么都没看出来,姑娘会不会死给她看?

        骆笙从小丫鬟眼神看出了答案,不再为难对方,指了指垂在胸前的白绫道:白绫在这个位置,我若投缳还要屈膝弯腿,是不是太委屈自己了?

        红豆一愣,不由附和:是呀,太委屈了。

        都要寻死了还用这么不方便的姿势?何况她家姑娘从来不是委屈自己的人。

        骆笙从圆凳上下来,任由白绫飘荡,眸色越发深沉:红豆,你还不明白么,不是我要投缳,是有人害我。

        真,真的?红豆舌头都打了结。

        骆笙看着红豆,露出无奈的神色:何况我想不想死,自己不知道么?

        红豆再无疑虑,忍不住惊呼。

        微凉的指尖落在她唇边,把惊呼声堵了回去。

        红豆眼中满是惊恐与愤怒,问道:姑娘,究竟是谁想害您?真是胆大包天!

        骆笙也在想这个问题。

        骆大都督的掌上明珠,就连盛府老太太都摆不出长辈的架子,却有人就在骆姑娘的闺房对她下了杀手。

        早春的风夹着凉意从窗棂涌进来,吹动静悬的白绫,屋内仿佛有看不见的杀机涌动。

        红豆不自觉打了个哆嗦,愤怒更甚,杀气腾腾道:姑娘,咱们要把害您的人找出来,弄死她!

        骆笙颔首:正有此意。

        她死过,因而更加惜命,害骆笙的人是一定要找出来的。

        坐。骆笙指了指圆凳。

        红豆倒不嫌弃这圆凳是自家姑娘曾踩着上吊用的,一屁股坐下来。

        骆笙一手托腮,神色淡然:那就先说说我投缳的事吧。

        红豆一怔,看着骆笙平静的神色,终于把心头逐渐放大的疑惑问出来:姑娘,您难道不记得了?

        骆笙理直气壮点头:是啊,什么都不记得了。

        红豆掩口惊呼:怎么会这样?

        骆笙不以为然笑笑:大概是走了一遭鬼门关,不小心喝了几口孟婆汤。

        真的有孟婆在奈何桥畔熬汤?

        骆笙看着红豆,眸色一点点转冷:红豆,你要记着,无论我记得不记得,永远是你的主子。

        红豆神色一凛,再不敢问东问西,说起骆笙投缳的因由。

        一个多月前咱们来了金沙县,您偶遇苏二公子想结识一番,却被对方拒绝。如此几次之后,您就去找盛老太太说稀罕苏二公子——

        什么时候去找的我外祖母?骆笙打断红豆的话。

        三日前。

        骆笙眸光微闪:然后呢?

        然后就被拒绝了啊!红豆说起此事颇为义愤填膺,老太太也太不近人情了,您当然就生气了,回来之后都气哭了呢后来您休息了,婢子觉得不对劲进屋来,才发现房梁下悬着一个人——

        说到此处,小丫鬟一张脸煞白,显然在后怕。

        如何发现不对劲的?骆笙自觉找到了突破口。

        红豆抚了抚心口:您有午睡的习惯,婢子趁着那个时候要去后街货郎那里买些小玩意儿,走到一半发现忘了带银钱才返回来。本来婢子不敢打扰您午憩,谁知在外间没听到您的鼾声,一时觉得奇怪就进来瞧了瞧。

        骆笙神情有些僵硬。

        也就是说,这位骆姑娘有打呼噜的习惯。

        这就不难解释为何从她醒来就发现其他丫鬟都守在外头,鲜少进屋的原因了。换作是她,大概除了最亲近的丫鬟也不希望其他人靠近。

        骆笙整理了一下思绪,再问道:我午憩之前有人来过么?

        有!红豆掰着手指数起来,小公子来过,大表姑娘与二表姑娘也来过

        小公子指的骆笙胞弟骆辰,大表姑娘是盛佳玉,二表姑娘是盛佳玉的庶妹盛佳兰。

        说一说他们来时的情况,包括说过什么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