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表哥真机智

    知道把豆腐泥静置一个时辰再团成圆子下锅炸,知道她喜欢多加醋,眼前这名女子到底是谁?

        如果不是郡主确实不在了,她几乎以为站在眼前的就是郡主!

        你到底是谁?

        你是谁?

        骆笙觉得这个问题问得好。

        隔了十二年,换了一副躯壳,她都说不清自己是谁了。

        不过很显然,她凭这道豆腐圆子成功引起了秀月的猜疑,不用再担心一个不留神对方就跑了。

        骆笙没有回答你是谁这个难题,而是问道:你在何处卖豆腐脑?

        就在巷子口——秀月脱口而出,险些打自己一巴掌。

        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眼前女子一发问她就忍不住回答?

        那我明日来找你。骆笙撂下这句话,抬脚往外走去。

        秀月愣了愣,匆匆追上:你,你去哪儿?

        骆笙望着如惊弓之鸟的秀月,不由笑了:太晚了,我得回去了。你那些疑惑,等明日再说。

        离开这座普普通通的民宅,骆笙直奔客栈而去。

        她不能直接把秀月带回客栈,而是需要一个光明正大的理由,这个理由只能放到明日。

        好在有那道豆腐圆子,秀月定然会等她再次出现。

        就如四个大丫鬟了解她一样,她何尝不了解她们。

        对她们来说,有关她的一切都会放在心上,哪怕有性命之忧。

        回到客房,红豆依然在熟睡。

        骆笙换去衣裳,轻手轻脚上了床榻。

        窗外寂静无声,屋内只有小丫鬟均匀悠长的呼吸声,骆笙的思绪不由飘到了黑衣男子身上。

        这个跟踪秀月的男子是谁?

        想一想斩向秀月后颈的那记手刀,她只能暂时得出一个结论:此人是敌非友。

        南阳城不能久留了。

        如果幼弟真的还在人世,秀月寻了这么多年都没消息,就不是她逗留几日能寻到线索的。

        黑衣男子的出现是一个警示,她要立刻带秀月进京,以大都督之女的身份先立足再徐徐图之才是正途。

        这一夜对骆笙来说极为难捱,以至于一大早就响起红豆的惊呼:姑娘,您是没睡好么?眼睛瞧着像是挨了两拳——

        骆笙窒了窒,吩咐道:取一盒脂粉来。

        梳洗过后,骆笙带着红豆走出房间,就见盛三郎已经等在廊下。

        一见骆笙出来,盛三郎立刻露出个笑脸:表妹今早想吃什么?是在客栈将就一下,还是出去吃?

        出去吃三个字被盛三郎刻意加重了语气,吃货心思展露无遗。

        骆笙不由轻叹。

        打瞌睡就有人送枕头,盛三郎这样善解人意的少年郎谁不喜欢呢。

        出去吃吧,我想吃豆腐脑。

        一听骆笙要出去吃,盛三郎松口气,走到大堂向一名伙计打听:小兄弟,这附近哪里的豆腐脑好吃?

        豆腐脑啊,味道好的有好几家呢,桥头王娘子家的最是香甜,西街赵婆婆家的豆腐脑最是细嫩——

        骆笙打断伙计的话:我想吃咸的。

        咸的?

        盛三郎惊了:豆腐脑还有咸的?

        红豆用眼白看着盛三郎,就差在脸上写上没见识三个大字了:表公子这话说得有趣,豆腐脑只能吃咸的呀。

        谁说的,豆腐脑明明是甜的。关乎豆腐脑的甜咸之争,盛三郎可不会向一个小丫鬟妥协。

        眼见二人都要打起来了,伙计冒死插一句嘴:咸的豆腐脑咱南阳城只有一家,就在东街石头巷口那里。几位客官要是不认识,随便找人打听一下卖豆腐脑的丑婆婆就是了。

        骆笙微微蹙眉。

        丑婆婆?这说的难道是秀月?

        表哥,就去那里吧,正好你没吃过咸豆腐脑,今日尝尝是什么滋味。

        前一刻还与红豆剑拔弩张的盛三郎立刻露出一副笑脸:行,那我今日就尝一尝咸豆腐脑是什么味的。

        一旁红豆撇嘴:真是可怜,吃了这么多年假豆腐脑。

        伙计盯着离开的一行人,险些忍不住冲上去理论。

        太过分了,甜豆腐脑怎么就是假豆腐脑了,甜豆腐脑招谁惹谁了,啊?

        东街石头巷口支着一个早点摊,这个时候已经围了不少人。

        作为全城遍地甜豆腐脑,只此一家咸豆腐脑的早点摊,多年来自然积累了不少熟客。

        丑婆婆,葱花是不是放多了?

        秀月回神,就见一碗浇好卤汁的豆腐脑上葱花都快冒了尖,显然放得不是一般多。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秀月连连道歉。

        算了,葱花多吃着香。熟客接过豆腐脑,坐在一旁长条凳上哧溜哧溜吃起来。

        秀月在心中叹了口气,眼睛却忍不住往前边瞄。

        昨夜那个女子说今日会来找她,究竟什么时候来?

        原本能远离这种撞破她秘密的人,秀月该万分庆幸,可是昨夜那道豆腐圆子却让她一夜没合眼,越想越荒唐。

        那做菜的手法,那说话的语气,那淡然又明亮的眼神,分明就是郡主。

        可郡主明明死了!

        秀月觉得自己要被逼疯了,又开始走神。

        少年清朗的笑声响起:丑婆婆,来三碗豆腐脑。

        秀月回神,没有看那阳光俊朗的少年,目光直直落在他身边的少女身上。

        少女一身素衣,眉眼沉静,与昨夜那个神秘的黑衣女子截然不同,可她却认识这双眼睛。

        骆笙也在打量秀月。

        虬枝般的疤痕几乎遍布了小半张脸,让这张脸完全看不出昔日的秀美。

        骆笙面上一派平静,心中却掀起巨浪。

        秀月竟然毁容了!

        来三碗豆腐脑!见秀月没动静,盛三郎扬声又喊了一遍。

        这个婆婆耳背了吧?

        就来。秀月很快把三碗豆腐脑调好递过去。

        浇上卤汁的豆腐脑颤巍巍,上面撒着红红的油辣椒与翠绿葱花,混合着香醋与蒜泥的香味直往人鼻子里钻。

        盛三郎哧溜哧溜一大碗豆腐脑就见了底。

        红豆嘴里塞着豆腐脑还不忘问:表公子,咸豆腐脑是不是特别好吃?

        盛三郎一窒,辩解道:我觉得不是咸豆腐脑特别好吃,是这位丑婆婆做的咸豆腐脑特别好吃。

        这两者可不一样,嘿嘿,他可真是机智啊。

        骆笙放下碗,微笑点头:我也这么觉得。

        盛三郎眼睛一亮:是吧,可不是所有豆腐脑都能做这么好吃的,这跟手艺有关,跟甜咸没什么关系。

        关键时刻,还是表妹支持他!

        骆笙继续点头:表哥说得是。那咱们把这位丑婆婆带走吧,以后想吃豆腐脑可以随时让她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