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打劫

    骆笙估计着时间差不多了,拿一只小铁铲把埋在火堆里的叫花肘子陆续挖出来。

        看着四块黑乎乎的丑家伙,盛三郎凑过来:表妹,这就好了吗?

        好了。骆笙随手捡起一块石头往泥壳上砸。

        盛三郎忙把石块抢过来:表妹,这种粗活让我来吧。

        那就劳烦表哥了。

        盛三郎抡起石块啪的一声砸在泥壳上,没几下就把泥壳敲碎,露出里面裹着荷叶的叫花肘子。

        好烫!盛三郎吸口气,被烫得龇牙咧嘴还是坚持把荷叶外衣揭开一角。

        一股奇香传来,霸道而浓烈。

        露出来的肘子变成了泛着油光的暗红色,皮皱肉糯,每一寸肉都宣示着两个字:好吃!

        盛三郎口水直接就流了下来。

        表妹说得没错,这叫花肘子一看就比干巴巴的叫花鸡好吃!

        草丛里的山匪也闻到了这股奇香。

        络腮胡子一拍黑脸少年:肘子好了,可以出去了!老七,今天你来喊话,拿出咱们黑风寨的威风来!

        大哥放心!

        黑脸少年提着砍刀就冲了出去,大刀对着盛三郎等人一指,吼道:把你们的肘子交出来!

        盛三郎都呆了。

        居然还有打劫肘子的?

        络腮胡子一脚揣在黑脸少年屁股上,顾不得叱骂拖后腿的兄弟,一脸凶狠道:交出你们的金银细软,饶你们性命!

        吃得满嘴流油的护卫拿起了家伙。

        盛三郎皱眉盯着一众山匪:你们到底要什么?

        先前说把肘子交出来,难道是他听错了?

        没等络腮胡子说话,黑脸少年就叫道:肘子和金银细软都要,赶紧给小爷交出来!

        盛三郎脸一黑。

        很好,没听错。

        做梦!

        那就是没得谈了?络腮胡子手一挥,兄弟们,上!

        山匪举着刀冲过来,很快与盛府护卫混战在一起,因着人多一来二去就占了上风。

        表公子,您怎么站一旁瞧热闹,是不是身手不成啊?

        盛三郎顿觉被小丫鬟侮辱了,臭着脸道:我要保护表妹!

        红豆看向骆笙,带着几分跃跃欲试:姑娘,婢子能去帮忙吗?

        骆笙颔首:去吧。

        红豆一声欢呼,赤手空拳就冲了过去。

        当心——盛三郎忍不住喊一声。

        怎么能空手冲过去呢,这不是送死嘛。

        就见红豆一脚踹向一个山匪裆部,趁那人痛苦弯腰之际抢过大刀砍在了那人屁股上。

        盛三郎震惊张大嘴巴,缓缓看向骆笙。

        骆笙一脸平静:表哥也去帮忙吧,对方人多,拖久了对咱们不利。

        我得留下保护表妹。

        不用,我比红豆能打。

        盛三郎默默提刀冲进了混战中。

        随着红豆与盛三郎先后加入,山匪虽占据着人多的优势却渐渐感到吃力。

        老七,照计划行事!络腮胡子应付着把砍刀舞得虎虎生风的红豆,扯着嗓子吼了一声。

        黑脸少年直奔骆笙而去。

        站在骆笙身旁的秀月忍不住提醒:姑娘回车上去吧。

        她不能看着骆姑娘出事,那样的话很多疑惑就再也解不开了。

        骆笙目光平静看着冲过来的黑脸少年,语气随意:不必担心。我父亲督促我习过武,说这样以后想揍夫婿的时候可以自己动手,省得为难下人。

        秀月浑身一震,脱口而出:你到底——

        后面的话她没有问出来,因为黑脸少年已经冲到了近前。

        你要劫持我当人质?骆笙敛眉问冲到面前的黑脸少年。

        与少女那双熠熠生辉的眸子对视,黑脸少年面皮忍不住一热,却牢记着一个合格的山匪该干的事。

        不错,既然你们不愿交出肘——不愿交出金银细软,就别怪我们无情了!

        黑脸少年一手横刀,一手去拽骆笙。

        少女手腕纤细白皙,仿佛力气一大就能折断。

        就在黑脸少年下意识收回些力道的一瞬间,那纤细的手腕突然翻转,一股大力把他拉了过去。

        都住手!一只匕首横在黑脸少年脖颈间,匕柄处的宝石在阳光下璀璨夺目。

        场面一下子安静下来,随即响起络腮胡子不可思议的吼声:老七,你是怎么回事儿?

        不是让这小子去劫持那个小娘子吗,怎么反倒被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给劫持了?

        再想想黑脸少年心心念念把人家做的叫花肘子放在打劫第一位,络腮胡子不由犯起了嘀咕。

        这小子该不会被小姑娘的叫花肘子给收买了,当起了内奸?

        丢下你们的利器,不然我就杀了他。骆笙淡淡道。

        安静下来的场面让她知道赌对了,这个少年山匪在这群山匪中地位不一般,至少不是被随意牺牲掉的小卒。

        小娘子,你最好立刻放了他,不然你们这些人一个都别想活。络腮胡子目光凶狠盯着骆笙。

        作为一名山匪怎么能轻易服软呢,他不信一个小姑娘敢杀人。

        骆笙动了动匕首,黑脸少年的脖颈瞬间涌出鲜血。

        这一刻震惊的不止山匪,还有盛三郎。

        表妹说动手就动手,都不犹豫的吗?

        再说最后一遍,丢下你们手中利器。

        这个一看就是新手的少年山匪虽然还没变成悍匪那般心狠手辣,可双方立场不同,一旦己方败了落入对方之手,是生是死甚至被侮辱就全在对方一念之间。

        必要的时候她不介意杀人,对敌人仁慈就是对己方残忍。

        大哥——骆笙淡漠的眼神令众山匪意识到这个少女不是在说笑,纷纷看向络腮胡子。

        络腮胡子面色变换不断,最后用力把刀往地上一掷:都把刀放下!

        叮当一阵响,山匪纷纷把利刃丢到地上。

        骆笙提醒还在发蒙的盛三郎:表哥,把他们的利刃收起来。

        眼见利刃全被对方收走,络腮胡子脸色发黑:现在可以放人了吗?

        骆笙把黑脸少年推了出去。

        络腮胡子抓住黑脸少年,扬声道:撤!

        等等。骆笙喊了一声,见山匪齐齐看来,面无表情道,把你们身上带着的金银细软全都留下再走。

        一直花骆姑娘留下来的老本不大好意思,她也该开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