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交锋

    她听红豆说开阳王一人可当千军;她听红豆说开阳王深受帝王器重连太子见了都要低头;她听红豆说开阳王生性清冷不喜与人打交道。

        可她独独没听红豆说开阳王脸皮这么厚!

        不过要比脸皮,骆姑娘不输于任何人,清阳郡主同样如此。

        骆笙沉默一瞬,弯起唇角:都说王爷武艺高强,鲜有敌手,不知是不是真的?

        卫晗敛眉,一时不解骆笙问这话的意思。

        一旁侍卫忍不住开口:这是当然。

        他们王爷的威名大周谁人不知?

        骆笙微笑:那么王爷为何会让我一个只会花拳绣腿的女子扯掉了腰带?王爷莫非偷偷倾慕我?

        此话一说,场面登时陷入了古怪的安静,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看着卫晗的反应。

        卫晗这次沉默更久,心中生出几分恼意。

        他本不该与一个女孩子计较,可如骆姑娘这样伶牙俐齿脸皮又厚的女子实属少见。

        骆笙看出卫晗眼底的愠怒,语气更加冷淡:莫不是被我说中,王爷恼羞成怒了?

        卫晗笑了。

        一袭绯衣衬得他眉眼更黑,肤色更白,这一笑凉薄浅淡又惊艳。

        惊艳本不该用在一个男子身上,可此时用来形容卫晗这一笑,任何人都会觉得恰如其分。

        好叫骆姑娘知道,若是我倾慕之人,我绝不会恼羞成怒。

        这样明明白白的否认,若是换个女子恐怕早就掩面而去,骆笙却面不改色勾勾唇角:那我就不懂了。王爷既然对我无意,为何总往我眼前凑?要知道女孩子都喜欢胡思乱想,如果王爷不想我以后再生出这样的误会,还请自重!

        最后四个字,骆笙加重了语气。

        开阳王会出现在废弃的镇南王府绝不简单,她肯定要查一查,却不是一团乱麻的现在。

        她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安安稳稳回到京城去。

        让骆姑娘生出这样的误会,确实是我的疏忽。卫晗说着这话语气没有丝毫起伏,只是看着骆笙的眸光变得深沉,我其实看中了骆姑娘的匕首,不知骆姑娘可否割爱?

        匕首二字令骆笙的心狠狠一跳。

        这个男人的鬼话她一个字都不信。

        开阳王是什么样的人物,会稀罕一柄花里胡哨的匕首?

        他在试探她!

        骆笙看着眼前的绯衣男子只觉心底发凉。

        那个晚上她拿石块砸了开阳王的脑袋,本以为把人砸昏了,没想到这人却睁开了眼。

        她几乎是在一瞬间就把辣椒面撒了过去,可这人不但对蒙着面巾的她产生了怀疑,还记住了她当时拿在手中的匕首。

        茶摊那一次偶遇他或许就认出了她,而刚刚她以匕首抵住少年山匪也被他瞧在眼里,认出了她手中匕首。

        这个男人真的是人?

        骆笙对卫晗的忌惮更上一层,越发坚定了暂时远离这个人的决心。

        骆笙伸手入怀摸出那柄刚刚立过大功的匕首,大大方方送到卫晗眼前:一柄匕首谈不上割爱,王爷喜欢大可拿去,只是不知王爷用什么来换?

        骆笙此举显然出乎了卫晗意料,让他一直维持的淡漠表情出现了细微变化。

        骆笙看在眼里,心中冷笑:以为她会做贼心虚死抓着一柄匕首不放?

        她如对方所愿把匕首奉上,倒是看看对方还能以什么理由凑上来。

        意识到很大可能被卫晗认了出来,骆笙反而镇定了。

        那晚黑灯瞎火,她没自报家门,匕首上也没刻着名字,咬死不承认对方又能如何?

        开阳王位高权重不假,骆姑娘的父亲同样权势滔天,开阳王总不能把她带走严刑拷打。

        这一刻,骆笙不由庆幸重生成骆大都督之女,让她不至于处处被动。

        卫晗盯着那柄镶满宝石的匕首良久,在少女带着微微嘲弄的微笑中伸手接了过去。

        这一刻,他终于意识到眼前少女没有那么简单,至少比在京城街头扯掉他腰带时难缠多了。

        那时候,他只当这是个寡廉鲜耻无法无天的女子,震怒过后连计较都不屑于,不值得。

        骆大都督把女儿送出京城并上门赔罪,他内心毫无波澜。

        可是眼前少女给他的感觉完全不同。

        她冷硬镇定机智。

        那个晚上的惊鸿一瞥,那双璀璨如星的眼睛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哪怕没看到女子模样,他却记住了那双眼,并笃定眼前少女正是它的主人。

        他自信没有认错,可本该掌控主动局面的他此时却骑虎难下。

        这柄该死的匕首镶满了宝石,显然价值不菲,而他随身没带这么多钱!

        事情是怎么演变成他需要花钱买下这柄匕首的?

        卫晗陷入了深深的思索。

        好像是他主动提出来的——

        骆笙不容卫晗再想下去,淡淡道:能被王爷看中,是这柄匕首的荣幸。那我就不多收了,王爷给三千两银子就好。

        咳咳咳——卫晗身旁的侍卫剧烈咳嗽起来,看向自家主子的眼神饱含担忧。

        主子身上连三百两银子都没有!

        想一想让自家主子开口讨厌还价有些丢脸,侍卫清清喉咙准备帮腔,就见骆姑娘身旁的小丫鬟撇嘴道:三千两?姑娘您这是把匕首半卖半送啊!

        小侍卫立刻闭嘴。

        得了,人家都半卖半送了,他还说什么?他也是要脸的人。

        莫要多嘴。骆笙扫了红豆一眼,随后对卫晗微微一笑,王爷不必觉得不好意思,我说了,能被王爷看中是这柄匕首的荣幸,钱多钱少不重要。

        卫晗与那双含笑的眸子对视,最后轻叹口气:骆姑娘说得是,银钱于你我都是身外物,以金银来买这柄匕首倒是我的不是了。这样吧,以后在我能力范围内可以帮骆姑娘办件事,骆姑娘觉得这桩交易如何?

        骆笙凝视卫晗许久,笑意更深:王爷有拔山超海之力,以一柄匕首换王爷帮我办一件事自然是我赚了。那我就先谢过王爷了,等以后有需要的时候还要劳烦王爷相助。

        真是没想到,大名鼎鼎的开阳王原来缺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