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靠谱护卫

    有热水沐浴,有热腾腾的饭菜,比之在破庙中的遭遇,这简直称得上天堂了。

        骆笙睡了个还算踏实的觉,洗漱过后走出屋子。

        盛三郎已经等在外头,眼下一片青影。

        “表哥没睡好?”

        盛三郎连忙否认:“怎么会没睡好,我昨夜睡得可香呢。”

        没想到骆表妹看着这么精神抖擞,显得他一点都经不起事。

        悄悄看少女白净红润的脸蛋一眼,盛三郎叹服:到底是扯掉开阳王腰带而面不改色的表妹呀,遇事比他沉得住气多了。

        骆笙确实要比盛三郎沉得住气。

        死而复生,灭门之祸,在这样的冲击下她尚能自持,相较起来昨日破庙中遇到的事就不算什么了。

        “表哥打算去哪里吃早膳?”想一想昨日盛三郎受到不小惊吓,骆笙觉得该补偿一下无辜受累的少年。

        “就在客栈大堂随便吃点得了,吃完了咱们就去镖局雇人,趁着天色还早抓紧赶路,这样在天黑前就能赶到下一个城镇了。”

        骆笙颔:“那就在客栈用饭吧。”

        几人来到大堂,现已经坐了不少人。

        撒着芝麻的葱花烧饼,金黄色的油炸糯米团,泛着红油的汤粉,一清二白的阳春面,种种食物的香气交织着扑面而来,令神色恹恹的少年登时精神一振。

        “表妹,咱们靠窗坐吧。”

        一行只剩下五人,也不讲究什么尊卑,围着靠窗的桌团团坐下,很快各种吃食就端上来。

        骆笙叫了一碗阳春面,慢慢吃着。

        只加了一撮葱花的面条,汤头有些敷衍,吃起来清汤寡水没什么滋味。

        盛三郎面前也有一碗阳春面,吃了一筷子不由皱眉。

        这面有点难吃啊。

        他悄悄瞥了骆笙一眼,见对方虽然细嚼慢咽但一碗面已经吃下小半,纳闷问道:“表妹觉得这面如何?”

        骆笙拿帕子擦了擦嘴角,言简意赅:“难吃。”

        盛三郎默了默,大口吃起来。

        只要不是他味觉出毛病了就好,难吃就难吃吧,他总不能比表妹一个姑娘家还挑剔。

        “回来我给表哥做面条吃。”见少年埋头吃面,骆笙细声道。

        这场追杀针对骆姑娘而来,盛三郎受了无妄之灾,就用美食安慰一下吧。

        盛三郎埋在碗里的脸猛地抬起,好像能光:“真的?”

        “当然不会骗表哥。”

        有吃到肚子里的叫花肘子作保,盛三郎对此毫不怀疑,眉飞色舞道:“那我不吃阳春面,我要吃带肉的,最好是五花肉!”

        骆笙微一沉吟,笑道:“那就做臊子面,用肥六瘦四的五花肉当臊子。”

        “哧溜——”盛三郎吃了一大口没滋没味的阳春面,连同口水一同吞下。

        一道年轻男子的声音忽然响起:“两碗阳春面,八个葱花烧饼。”

        盛三郎动作一顿。

        这声音有点熟悉啊,应该给他留下过深刻印象。

        他立刻望过去,眼睛不由瞪得老大。

        怪不得听着耳熟呢,这是开阳王那个想要找他买叫花肘子的侍从!

        盛三郎再往旁边一瞧,果然看到了卫晗。

        卫晗依然一袭绯衣,一言不立在大堂里,蓬荜生辉不外如是。

        伙计很快恭恭敬敬把二人请到一张桌子旁,恰好与骆笙等人相邻。

        这时侍卫也现了骆笙等人,小声提醒卫晗:“主子,是骆姑娘他们。”

        卫晗抬眸看过去,正迎上少女沉静的眉眼。

        他微微颔,收回了视线。

        “阳春面来喽——”伙计端着托盘送上两碗阳春面并一碟烧饼。

        卫晗拿起一个烧饼吃起来。

        骆笙放下筷子,望着卫晗凝眉思索。

        塞饱肚子的盛三郎察觉到不对劲,小声道:“表妹,咱们结账走吧。”

        “先等等。”骆笙起身向卫晗走去。

        “表妹——”盛三郎声音微扬,被红豆狠狠白了一眼。

        “表公子不要打扰我们姑娘好事。”

        好,好事?

        盛三郎脸一下子黑了。

        是他想的那种好事吗?

        “骆姑娘有事?”卫晗放下筷子,面无表情看着骆笙。

        那柄花里胡哨的匕仍在他怀中,时刻提醒着他在一个小姑娘面前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也因此,面对这个少女他多了几分自己都未曾察觉的谨慎。

        与卫晗对坐的侍卫看看骆笙,再看看自家主子,端起碗默默走了。

        卫晗本来没有什么表情的俊脸黑了黑。

        自从京城街头第一次遇到骆姑娘,石焱这混账就变得不靠谱了。

        骆笙在对面大大方方坐下:“不知王爷是否记得先前约定?”

        卫晗扬了扬眉梢:“我的记性还没那么差,骆姑娘有事尽管直说。”

        骆笙微微一笑:“我们路上接连遇到歹人,想请王爷护送我等进京。”

        赶得早不如赶得巧,以开阳王之能可比一队不知根底的镖师靠谱多了。

        卫晗沉默了一下。

        从此地到京城少说还有五六日,这是要他当五六日的护卫?

        他并不在意以亲王之尊给一个小姑娘当护卫,可眼前这个小姑娘不是普通小姑娘。

        她有前科啊!

        卫晗可不想被一个姑娘第二次扯掉腰带。

        少女清冷冷的声音响起:“也罢,王爷若觉得为难,那柄匕还是折合成银子给我吧。”

        卫晗紧了紧拳,露出淡然微笑:“既然骆姑娘觉得以此来换那个承诺合适,我乐意至极。”

        要是有钱,哪还有那个承诺。

        受制于人的感觉并不好受,卫晗只能保持微笑,并暗暗誓以后出门至少随身携带一万两银票。

        骆笙起身,微微屈膝:“那之后几日就承蒙关照了。王爷请慢用,我们先去收拾行礼。”

        骆笙几人离开大堂,侍卫石焱端着碗凑过来:“主子,您真的要护送骆姑娘回京?”

        “不然呢?”卫晗面无表情问。

        石焱一脸崇拜:“没事,没事,小的就是随便问问。”

        既得了心上人的定情信物,又得了与心上人朝夕相处的机会,关键还没花一分钱,啧啧,还有比他们主子更有本事的男人吗?

        至于心上人是骆姑娘——咳咳,主子眼光差就是另一回事了,不能混为一谈的。

        石焱一直怀着钦佩主子行动力强与忧心主子眼光差的矛盾心情,直到这日途中休息,吃到了来自骆姑娘的一碗臊子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