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抵京

    秀月在揉面,骆笙在炒臊子。77dus.com

        揉面是很有讲究的,然而只知道吃的众人看不出来,吸引他们的还是炒臊子散发出来的香味。

        一口大铁锅架在火堆上,肥六瘦四的五花肉片炒出油后下葱段、红干椒等作料继续翻炒,等到浓郁的香味散开再下辣椒面,那股混着辛辣的香气就更浓郁了。

        见每一块五花肉都包裹着一层红艳艳的辣椒粉,盛三郎忍不住咽口水:“表妹,看着挺辣啊。”

        骆笙往锅里烹入香醋继续翻炒,口中道:“吃着好吃。”

        这么实在的回答让盛三郎无话可说,却舍不得挪窝,就蹲在锅边眼巴巴看着。

        眼见骆笙加清水后盖上锅盖,再看不到那一锅红艳艳油汪汪的五花肉片,盛三郎又忍不住问:“表妹,多久才能吃啊?”

        做菜时骆笙很有耐心,温声解释道:“至少要熬两刻钟。”

        香气从锅盖缝隙袅袅钻出来,越来越能勾起人腹中馋虫,等到骆笙把熬制好的臊子盛入一个深口陶罐中开始熬制酸汤,秀月那边已经开始切面条。

        盛三郎好奇心又起:“表妹,为什么还要另外熬汤?”

        骆笙手上动作不停,反问道:“表哥知不知道臊子面要好吃有什么讲究?”

        盛三郎摇头。

        他哪知道啊,他就知道只要是表妹做的就一定好吃。

        骆笙笑了笑:“想要把臊子面做得美味,臊子要汪,面汤要稀,面条要烫。这个面汤可不能是煮面的面汤,需要重新熬酸汤才行。”

        盛三郎咂舌:“原来有这么多讲究。”

        骆笙垂眸把臊子油淋入汤中,淡淡道:“任何一桩事想做得好都要格外用心。”

        一直没出声的卫晗闻言看了骆笙一眼,而后视线悄悄下移,落在那锅才熬好的酸汤上。

        感觉会很好吃的样子。

        这时秀月已经把面条煮好了,捞起后放入一个个青瓷海碗中,浇上臊子,淋入酸汤,一碗碗酸辣鲜香的臊子面就成了。

        “开饭啦。”红豆欢快喊了一声。

        卫晗面无表情盯着几个海碗,心中默数:一,二,三……

        如果他没数错,少了两碗。

        眼见盛三郎等人一拥而上,一人抢了一碗臊子面狼吞虎咽,卫晗越发沉默了。

        石焱忍不住道:“骆姑娘,为何没有我与王爷的啊?”

        “是么?”骆笙一脸无辜看向红豆。

        红豆捧着海碗眼睛瞪得滚圆:“王爷护送我们姑娘进京不是用我们姑娘那柄镶满宝石的匕首换来的吗,又不是我们姑娘雇佣的,怎么还要管饭呀?”

        石焱被噎得哑口无言,不由看向卫晗。

        卫晗垂眸,一脸冷漠。

        这蠢材,难道要他出头理论,就为了蹭人家一碗臊子面?

        但面条还是要吃的,如果今天吃不到,回到京城就打发石焱去刷恭桶,以后再出门换石焱的兄弟来。

        石焱暗暗打了个哆嗦。

        不成,今日这碗臊子面一定要让主子吃上,不然主子回头就要打发他去刷恭桶了,到时候跟着主子出门的机会就会被他大哥石火、二哥石炎,四弟石燚中的一个顶上。

        强烈的危机感使得小侍卫灵光一闪,脱口而出:“我们给钱!”

        “给钱?”红豆一指手中大海碗,“你瞧瞧,面白薄筋光,油汪酸辣香,这么好的臊子面是钱能买到的吗?”

        石焱下意识看了一眼,口水又冒出来了,谄笑道:“我们多给钱。”

        红豆把嘴巴塞得鼓鼓的,见自家姑娘没有反对的意思,把面条咽下后撇嘴道:“那你说说一碗给多少钱?”

        石焱飞快盘算开了。

        一般来说一碗臊子面十五文,骆姑娘做的臊子面值钱,给一两银子不少了吧。

        石焱伸出一根手指。

        “一百两?”红豆皱眉,侧头请示骆笙的意思,“姑娘,您看——”

        骆笙微笑:“可以。秀月,再煮两碗面。”

        石焱心肝都抖了。

        一百两银子一碗臊子面?这吃的是面吗?吃的是银锞子啊!

        主子会不会剐了他?

        石焱含泪看了卫晗一眼。

        卫晗依然一脸冷漠。

        心疼归心疼,表现出来是不可能的。

        两百两银子他有,可用来换两碗面条与傻子何异?罢了,领教了骆姑娘的心黑,以后准备些干粮就是。

        石焱约莫领会了自家主子的意思,忍痛递出两张银票。

        红豆一手收钱一手递碗,一脸的不舍:“也就是看在王爷的份上,不然一百两银子一碗是不能卖的,毕竟我们姑娘不差钱。”

        石焱手腕一抖,暗暗吸气。

        要不是一碗臊子面花一百两买的,且还饿着肚子,真想把大海碗扣在这丫头片子的脑门上。

        实在是太气人了!

        气得肺疼的小侍卫端着海碗哧溜哧溜吃起来。

        真香!

        吃相优雅动作却绝不慢的卫晗很快把一碗臊子面吃完,睨了石焱一眼。

        石焱正在舔空碗。

        呜呜呜,这真的是臊子面吗?实在太好吃了!他以为这么大一碗面能吃个半饱的,谁知道只塞了个牙缝。

        卫晗轻咳一声。

        “主子?”

        卫晗语气漠然:“再去买一碗。”

        最终情况是这样的,盛三郎吃了六碗,卫晗吃了五碗,石焱吃了三碗。

        卫晗拿雪白的手帕拭了拭嘴角,颇有些遗憾。

        他还能再吃两碗,然而已经赊账了……

        都怪石焱这个饭桶吃了三碗!

        高冷的开阳王瞥了小侍卫一眼。

        石焱满心委屈。

        他还能再吃五碗,可是主子在他想吃第四碗的时候脸色像是结了冰珠子,他只好饿肚子了。

        同样吃了三大海碗面条的红豆神色睥睨扫视三人,心中冷哼:真是三个饭桶!还好到了京城就不用管饭了。

        许是追杀骆姑娘一方尚未发现派出的人失手,更有可能是开阳王的加入震慑了暗中歹人,之后几日风平浪静,一行人顺利抵达京城。

        城门遥遥在望,卫晗勒住缰绳对着青帷马车道:“骆姑娘,京城已到,我们就在此别过吧。”

        车窗帘微晃,露出少女沉静的眉眼。

        “好。”骆笙言简意赅,只说了一个字。

        红豆挤过来把头探出窗外,手中扬着一个账本:“王爷,这几日的伙食费您一共欠了三千五百两,请尽快送到大都督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