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回府

    “红豆,不得胡闹。”骆笙敛眉数落丫鬟一句,对卫晗露出个极浅淡的笑,“王爷什么时候方便再送过去就好,不必着急。”

        卫晗冷着脸微微颔首:“知道了。后会有期。”

        如果可以,他希望永远不要见到这位吸血的骆姑娘。

        可想到这几日吃到的无上美味,卫晗内心深处又闪过一丝动摇。

        这个念头有些危险!

        卫晗心头一凛,抖动缰绳直奔城门口而去。

        他可不是为一口吃的折腰的人。

        直到进了城,石焱还一脸迷茫:“主子,咱们真的欠了骆姑娘三千五百两银子?”

        卫晗沉着脸看着侍卫,升起把人踹下马的冲动。

        是咱们欠的吗?明明是他欠的!

        石焱毫无危机意识,揉了一把脸道:“主子,情况有点不对啊。”

        “嗯?”

        “您想啊,一开始您得了骆姑娘的匕首,他们要三千两银子对不对?”

        “嗯。”

        “后来骆姑娘请您护送她进京,三千两银子就抵消了对不对?”

        “嗯。”

        “可现在京城也到了,咱们怎么反而又欠了骆姑娘三千五百两呢?”

        卫晗:“……”他不想说话,并只想把侍卫踹下马。

        石焱还在盘算:“您一开始如果不用一个承诺抵债,那现在只欠骆姑娘三千两哩,还省了送骆姑娘进京——”

        卫晗策马与小侍卫擦肩而过,留下一句话:“回到王府记得去刷恭桶。”

        背上巨额债务的年轻王爷对骆笙的警惕更上一层。

        他真是小看了这个女孩子。

        刚开始一碗臊子面让他大意了,谁知后面还有腊汁肉、葫芦鸡、糟溜黄鱼卷、桃仁酥鸭……

        不知不觉,欠债已高达三千五百两。

        望着尊贵非凡的开阳王府大门,卫晗生出劫后余生之感。

        他该庆幸护送骆姑娘进京只用了数日,不然余生大概就在还债中度过了。

        京城的街头十分热闹,盛三郎左顾右看,瞧得目不暇接。

        红豆从车厢里钻出来坐在盛三郎旁边,眉眼间尽是喜色:“哎呀,大都督府要到了呢,大都督见到姑娘回来还不定多高兴呢。”

        “大都督府在哪儿啊?”盛三郎问。

        红豆一努嘴:“往前面走到第一个岔道口往北转再往西转个弯就到了呢。”

        盛三郎摸摸鼻子,决定默默赶车。

        小丫鬟显然有些兴奋,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我们大都督府可热闹了,门前车马跟流水似的就没断过,表公子一定没见过。”

        盛三郎敷衍应了一声:“是,没见过。”

        热不热闹跟他有什么关系,他只关心在大都督府还能不能吃到表妹做的菜。

        想一想这几日吃到的美味,盛三郎小声问红豆:“你们姑娘在府里会下厨吗?”

        红豆小嘴一撇:“表公子在说笑吗,这里又不是金沙,更不是路上,这可是俊俏公子无数的京城呢,我们姑娘回了京哪有时间做菜呀。”

        盛三郎嘴角一抖。

        真是抱歉,他忘了表妹的真正喜好。

        红豆瞥一眼少年愁苦的表情,不忘再补一刀:“再说了,表公子把我们姑娘送到府上不就要回去了,就算我们姑娘还会做菜,您也吃不着啊。”

        吃——不——着!

        盛三郎如遭雷击。

        如果表妹从此不做菜就罢了,可要是做了菜却吃不着——只要一想这种可能,盛三郎就觉万箭穿心。

        不行,他要想办法留下来,他不走!

        盛三郎坚定了信念,用力一甩鞭子。

        “到了!”红豆欢呼一声跳下马车,转身把骆笙扶下来。

        骆笙抬眸看了一眼骆府大门。

        朱漆大门紧紧闭拢,其上狮头门环威武不凡,只是比起红豆口中的门庭若市,冷清得有些不寻常。

        骆笙面上不动声色,看向红豆。

        红豆也察觉出几分不对劲,喃喃道:“怪了,怎么没人呢?”

        她说着走上前去,用力叩响门环。

        “谁呀?”一名门人探出头来。

        “快开门,姑娘回来了!”红豆中气十足吼了一声。

        门人以为眼花了,用力揉了揉眼才如梦初醒,扯破喉咙喊道:“姑娘回来啦,姑娘回来啦!”

        顷刻间,骆笙回来的消息就传遍了大都督府,得到消息的人或是奔出来,或是躲起来,种种反应不一而足。

        骆笙举步往内走,侧头问一个管事模样的中年男子:“我父亲呢?”

        她没有骆姑娘的记忆,但并不妨碍装样子。

        管事眼泪唰地流了出来:“姑娘,幸亏您回来了,不然——”

        “不然如何?”骆笙拧眉问。

        管事擦擦眼泪,神色悲戚:“大都督遇刺,已经昏迷快一个月了!”

        骆笙脚步一顿:“遇刺?”

        “是的,大都督伤势很重,这些日子太医署的御医几乎都来过了,可到现在大都督还没有醒来。御医说——”

        骆笙脸一沉:“一次把话说完。”

        这种时候,她没耐心容忍别人的欲言又止。

        管事头皮一麻,想起了姑娘的危害,不对,是厉害,再不敢啰嗦道:“御医说大都督再不醒来,就熬不过去了……”

        “带我去见我父亲。”

        骆笙面色沉重,心情更沉重。

        骆大都督遇刺,她路上遇袭,这一切到底是巧合,还是另有玄机?

        她以为以骆姑娘的身份回归京城,想要解决的难题都是关乎王府的,没想到骆府本身麻烦亦不小。

        当然,麻烦再大,该面对还是要面对的。

        骆笙被领入主院,看着廊下站着的一排女子生出几分迟疑。

        红豆说骆府共有四位姑娘,骆姑娘行三,可眼前这群女子除了三四个有了年纪的,其他瞧着都颇年轻,粗一看皆是妇人打扮。

        好在只迟疑了一瞬,其中一名女子就甩着手绢惊呼一声:“天呐,姑娘怎么回来了!”

        姑娘?

        骆笙抿唇,大概知道该如何应对这种情况了。

        她板着脸走过去,扫视众女子尽量多记住几张面孔,微抬下颏问道:“我父亲在里面?”

        其中最年长的女子开口道:“老爷在里头呢。姑娘,您怎么回来了?”

        骆笙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径直往内走去。

        这时身后传来一声喊:“你站住!”

        骆笙转身看向出声的人,是个提着裙摆飞奔而来的蓝裳少女。

        “有事?”骆笙问。

        蓝裳少女眼中闪过一丝惧色,随后鼓起勇气质问:“你把父亲害成这个样子,居然还有脸去见父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