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见过

    蓝裳少女看起来十四五岁的模样,结合其言行,骆笙推测应该是四姑娘骆玥。

        骆府统共四位姑娘,大姑娘骆樱、二姑娘骆晴、四姑娘骆玥皆是庶女,只骆笙一人是嫡出。

        骆笙还未开口,红豆就爆出了大丫鬟的惊人气势,柳眉倒竖冷笑道:“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我们姑娘才出门几日呀,居然就敢对我们姑娘横眉竖眼了。四姑娘,你是要上天不成?”

        骆玥一张俏脸涨得通红,迎着骆笙平静的目光下意识想躲,最后又不甘示弱回瞪过去:“我不怕你,你以为还是以前吗——”

        “四妹,别闹了——”两名少女匆匆奔来,一左一右拽住骆玥手臂。

        其中个子高挑的紫衣少女神色焦灼,对骆笙露出一个歉然的笑:“三妹,四妹见父亲这个样子心中难受,你不要与她计较。”

        另一名身姿纤弱的绿裙少女则对骆玥柔声细气道:“四妹,你向三妹赔个不是吧。”

        骆笙抿着唇,始终没有说话。

        她对骆府一无所知,听别人多说些才好。

        就比如眼下,骆樱与骆晴看似对她客气有礼,实则对四姑娘骆玥才是真心实意的维护。

        这也不奇怪,从红豆那里不难知道往日骆姑娘没少在姐妹们面前作威作福。

        也因此,姐妹三人虽非同一位姨娘所出,却拧成一股绳般团结友爱。

        “大姐,二姐,你们为何还在她面前低声下气?”骆玥指着骆笙,情绪颇为激动。

        也许是长久压迫之下的爆使人有了破罐子破摔的狠劲,骆樱与骆晴根本拽不走情绪失控的骆玥,只能胆战心惊听着她对骆笙滔滔不绝的痛斥。

        “你以为你还是可以无法无天的天之骄女?快醒醒吧,父亲若是没了,你就与我们一样什么都不是。不止如此,以往曾被你欺负过的人定会来找你算账,把你踩成一滩烂泥,到时候说不定还要连累骆府跟着倒霉……”

        骆笙一步步走到骆玥面前,抬起了手。

        骆玥下意识往后退了半步,而后为自己条件反射的胆怯气红了脸。

        骆樱已经伸手去挡:“三妹,你消消火——”

        骆笙抬起的手下移拍了拍骆樱手臂,任其怔愣之际指向骆玥衣襟,淡淡道:“把衣带系好再说话。”

        骆玥猛然低头,才现一处衣带散开了。

        她这才想起来在房里时乍然听到骆笙回来了大惊失色,随手抓起搭在屏风上的外衫匆匆穿上就跑出来了。

        这衣带许是在奔跑的途中散开了,也可能是压根忘了系……

        众目睽睽之下,骆玥羞得耳根通红,怒斥骆笙的气势早消失得无影无踪。

        场面因为骆笙轻飘飘一句话一下子安静了。

        骆笙等着骆玥慌乱整理好衣衫,才不疾不徐道:“现在能否说一说父亲遇刺躺在床上,为何与我有关了吗?”

        眼见骆玥眉毛一挑又要怒,骆笙蹙眉:“骂人能解决问题的话,还轮得到你来骂?”

        一句话把骆玥噎得忘了要骂什么。

        骆笙看向紫衣少女:“既然四妹这么不理智,就请大姐说说吧。”

        骆玥恼得睁大了双眸。

        她不理智?见到个俊俏男子就忍不住调戏一下的骆笙哪来的脸说这种话?

        而骆樱与骆晴对视一眼,心头皆生出古怪来。

        三妹似乎有点不一样了。

        “大姐?”

        骆樱回神,对骆笙勉强笑笑:“三妹还记得司公子吗?”

        骆笙平静点头:“嗯。”

        她当然记得,所谓司公子,就是骆姑娘当街抢回来的面。

        骆樱眼中带了恨意,语气不自觉冷下来:“刺伤父亲的人就是他!”

        骆笙默了默。

        她单知道一个喜欢养面的姑娘能惹麻烦,却没想到能惹这么大的麻烦!

        当然,这世上任何人都可以指责骆姑娘,唯独她不能。

        这具身子是骆姑娘的,仅凭此点,她就还不上这份情。

        沉默了一会儿,骆笙转身:“我先去看看父亲。”

        骆玥对着骆笙背影咬唇:“大姐,二姐,你们看,她也知道没脸说了——”

        “好了,四妹,你少说两句。三妹都进去看父亲了,咱们也去吧。”骆樱拍了拍骆玥手臂,拉着她往内走去。

        廊下站着的一排姨娘纷纷让开,任由骆笙推门而入。

        等到骆樱等人也走了进去,一群姨娘的目光自然而然落在了盛三郎身上。

        盛三郎何曾见过大家闺秀出远门回来先迎接另一位大家闺秀一顿大骂的场面,以至于现在还没回过神,本该跟着骆笙一同进去看看姑父都给忘记了。

        忘了正事的少年顶着一群妇人的打量只觉压力如山,下意识露出个赧然的笑容。

        这个笑一下子打破了姨娘们的沉默。

        “天,这是姑娘带回来的面?”

        “不能够吧,姑娘不是被老爷送去了外祖家嘛,我听说金沙盛家是书香门第,能坐视姑娘养面?”

        一位穿丁香色褙子的姨娘甩了甩手绢,以道破天机的语气道:“怎么不能够呢,咱们老爷都管不了姑娘养面,盛家能管得了?”

        众姨娘想了想,齐齐点头:“六妹(六姐),你说得有道理呀!”

        盛三郎耳力好,且就算耳力一般,一群妇人这么议论也不可能听不到。

        带回来的面?这难道说的是他?

        看一眼毫无存在感的秀月,盛三郎觉得自己没领会错。

        这说的铁定是他啊,总不能是秀姑!

        还有道理,有道理个屁!

        事关名节,盛三郎无法沉默下去了,重重咳嗽一声止住了妇人们的议论。

        “我是骆笙的三表哥。各位请让一让,我进去看看姑父。”

        众姨娘默默让开路,眼见盛三郎进了门,彼此迅交换了一下眼神。

        一位姨娘压低声音道:“没想到姑娘连表哥都能无名无分带回家……”

        把这话一字不落听入耳中的盛三郎一个趔趄险些栽倒。

        他就是为了一口吃的送表妹进京,没想过把清白都搭上啊——至少不能无名无分吧!

        比起屋外的闹腾,屋内则陷入了令人窒息的安静。

        骆笙直直盯着床榻上躺着的中年男子,心中冷。

        这张脸,她见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