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神医

    骆笙眸光一亮“李神医?可是能生死人肉白骨的那位李神医?”

        骆玥忍不住轻哼“连李神医都不知道是哪个,还要问这么多——”

        骆笙猛地看向她,神色严厉“大人说话,莫要插嘴!”

        骆玥不服气嘟囔“你才比我大一岁——”

        “我及笄了,而你还未成人。”骆笙语气冷淡,却一矢中的。

        骆玥登时无话可说,眼中浮现出绝望来。

        不是她的错觉,骆笙真的变了,变得嘴皮子又利落又凶。

        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

        骆笙不再理会骆玥,看向平栗。

        平栗颔“正是那位李神医。”

        就连王太医都忍不住道“这世上除了李神医,谁还能当神医之名?”

        骆笙唇畔缓缓绽出微笑。

        是啊,这世上除了李神医,谁还能当神医之名?

        十二年前如此,十二年后亦如是。

        而能把人从鬼门关拉回来的李神医居然就住在京郊,这是不是上天难得对她生出的一丝怜悯,让她以后的路不用走得那么艰难?

        骆笙微笑着问平栗“既然如此,为何不请李神医救我父亲?”

        此话一出,屋内突然陷入了古怪的沉默。

        骆笙玲珑心肝,立刻意识到其中蹊跷。

        是她听闻李神医尚在人世太过激动,竟忽略了这么明显的事实如果能把李神医请来给骆大都督诊治,又何须等到现在?

        骆笙这般想着,面上却不露声色“大哥怎么不说话?”

        平栗微抿薄唇,一时没有开口。

        二姑娘骆晴温柔的声音响起“三妹去了金沙不知道,这位年初才来到京城的李神医十分难以亲近,每日最多只给三人诊治。而神医选择病人是有条件的,需要对方拿出令他感兴趣的东西。若是拿不出来,无论对方是什么身份都不会理会……”

        骆笙静静听着,对骆晴与平栗的关系有了一些认知。

        这位二姑娘给她的感觉温柔少言,却在平栗觉得为难时出声解围,可见二人关系亲厚,或是骆晴单方面对平栗不错。

        当然,这与她没什么关系,只是她没有骆姑娘的记忆,需要理清一些状况。

        “什么东西能令李神医感兴趣?”

        骆晴苦笑“没有人能摸透李神医究竟对什么感兴趣。李神医曾收下宁国公府送来的两株红珊瑚替宁国公老夫人诊治,也曾收下一名杀猪匠送来的猪崽,可还有人送来更值钱的物件却被拒之门外。李神医的喜好根本无迹可寻。”

        骆笙皱眉“我们偌大的大都督府就没有一件能令李神医感兴趣之物?还是说义兄们没有多尝试?”

        “三妹,你误会了,并非义兄们不上心,是……是李神医放言,无论咱们府上送什么东西过去,他都不会给父亲医治。”

        骆笙神色微讶“这是为何?”

        骆晴摇头“不知道。”

        岂止骆府不知道,现在京城上下都在好奇骆大都督何时得罪了神仙般的李神医。

        骆笙沉默片刻,再次看向平栗“我父亲乃一品大都督,领太子太保衔,掌管锦麟卫,李神医不惧么?”

        众人不由抽动嘴角。

        骆笙根本没有变,遇到事情先想到的还是拿权势压人。

        平栗等人还在沉默,王太医却好似被侮辱了般整个人激动起来,对上一拱手道“李神医有先皇御赐金牌,就连皇上都对他老人家客客气气,不曾勉强分毫,这样的神仙人物有何可惧?”

        老太医气鼓鼓瞪着骆笙,就如看着一块愚不可及的顽石。

        居然想拿权势威胁李神医,这个骆姑娘果然就如骆府的门第一样肤浅、无知、可笑!

        对于老太医的出离愤怒,骆笙很是理解。

        十二年前李神医就是杏林中神仙般的存在,被天下医者奉为祖师爷,而今声誉更隆。

        “也就是说,只要李神医不愿意,就毫无办法了?”

        平栗苦笑“是这样。我与你几位义兄都去拜访过李神医,却被拒之门外。”

        “那我去试试吧。”

        骆笙平静说出这话,众人听了脸色登时五彩纷呈。

        “三妹妹——”迎上少女黑湛湛的眸子,平栗忙改了口,“三姑娘,你还是多陪着义父吧,我们再想别的办法。”

        骆笙脸色一正“大哥还有别的办法可想?”

        平栗嘴唇翕动,突然现这个问题不好回答。

        这个义妹太难缠,他要是说还有办法,说不定就要指责他对义父不够尽心,这个指控他可背不起。

        何况根本没有别的办法。

        “没有别的办法却拦着我——”少女敛眉,点漆般的黑眸透着锐利,“那就是大哥看不起我,认为我做不到?”

        平栗一脸无奈“三姑娘,我不是这个意思。”

        骆晴忍不住劝道“三妹,大哥是好意——”

        “二姐觉得义兄拦着我救父亲是好意?”骆笙平静反问。

        那一场追杀,恐怕就是锦麟卫内部的人搞鬼,她不会傻到谁说话和气就把谁当成好人。

        五位义兄,在场的平栗与云动,还有不在场的三位,她一个都信不过。

        而这时候,骆晴的举动在骆笙看来就是扯后腿了。

        “三姐,你这是强词夺理!”骆玥见骆晴受挫,忍不住帮腔。

        骆笙目光凌厉一扫姐妹三人“那你们呢,可去请过李神医?”

        骆晴满眼诧异“有义兄们出面——”

        骆笙毫不客气打断骆晴的话“义兄是义兄,我们是我们。别忘了,我们才是父亲的亲生女儿。”

        这话很尖锐,更显得这位飞扬跋扈的骆姑娘从金沙归来后还是那么咄咄逼人。

        而骆笙并不在乎旁人如何看。

        她庆幸骆姑娘活得这么肆意,让她不必束手束脚做一些事。

        她若变得通情达理,那才是犯傻。

        “明日我会去请李神医医治父亲。你们要不要同去,今日好好想清楚。”骆笙说完这话,举步往门口走去。

        她走过呆若木鸡的骆樱姐妹,走过呆若木鸡的两位义兄,再走过呆若木鸡的王太医,经过同样呆若木鸡的盛三郎时伸手一拉。

        她这时才有了少女的柔软“表哥,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