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欠下的债总要还

    众人的灼灼目光令骆樱姐妹三人有些不适。

        虽然同为大都督之女,可作天作地的事早被骆笙一个人干完了,她们都是老实人。

        比起姐妹们的局促,骆笙坦然自若走过去,吩咐红豆向守门童子讨要号牌。

        红豆未语先笑“小哥,给我一个号牌。”

        她得笑得甜一点儿,不能误了姑娘的大事。这是蔻儿跟她唠叨的,她觉得有那么一点道理。

        十四五岁的小姑娘,大眼雪肤,笑起来格外甜。

        守门童子下意识弯起唇角“你们是?”

        “我们是骆大都督府上的,今日为了请神医给大都督诊治,四位姑娘都来了呢。”红豆快言快语道。

        守门童子登时板起了脸,语气冷淡“实在抱歉,今日的号牌已经完了。”

        “完了?”红豆声音一下子飙了上去,一脸不可置信,“这才什么时候啊,就完了?”

        守门童子一指茶棚“今日人多。”

        把茶棚占满的众人默不作声,亮的眼神却暴露了他们瞧热闹的心态。

        大都督府的人果然又被李神医拒绝了,这一次更惨,连号牌都没拿到。

        今日李神医门外人多没错,可大部分纯粹是瞧热闹,并没有领号牌。

        这点节操他们还是有的,不能为了看热闹耽误了真正需要神医看诊的人。

        “对不住了,明日请赶早。”守门童子沉着脸示意红豆可以离开了。

        “明日?”红豆柳眉竖了起来,早把蔻儿的叮嘱抛到了九霄云外,“我们大都督的病情可不能再耽搁了,怎么能等到明日呢?”

        “那没办法,手中有号牌的人才有资格进门,这是神医定下的规矩。”守门童子不耐烦道。

        他当然知道骆大都督的情况不能再耽误了,可那又如何?

        他可记得清楚,之前骆大都督几个义子上门求医,神医脸色多么难看。

        神医是不会给骆大都督治病的,他要是放人进去,岂不是给神医添堵?

        “我看你就是故意为难我们——”

        “红豆。”骆笙淡淡喊了一句。

        红豆咽下了骂人的话,深吸一口气。

        冷静,姑娘说过能用钱解决的问题没必要用拳头。

        小丫鬟拽下荷包塞入守门童子手中,忍着怒火笑道“小哥通融一下吧,我们大都督实在等不得了——”

        守门童子火烧般推开红豆的手,一脸正气“大姐儿这是做什么?怎么能用阿堵物侮辱神医定的规矩!”

        银钱虽好,可也要看与什么比。

        作为给神医守门的童子,他沾沾神医的仙气说不定能活一两百岁呢,可不能被黄白之物迷惑毁了长寿之路。

        做工精美的钱袋子掉到了地上,出啪嗒一声响,让红豆瞬间气红了脸。

        看热闹的人面上忍不住露出鄙夷。

        果然是大都督府的人,除了拿银钱砸人就不会别的了,可惜遇到了软硬不吃的神医。

        红豆一手叉腰,凶相毕露“你这门童,不要给脸不要脸——”

        一声嗤笑响起“也不知是谁给脸不要脸。”

        骆樱三人只觉脸上火辣辣难堪,像是被人当众扇了一耳光。

        “三姐,你那丫鬟丢不丢人呀!”骆玥气得跺脚。

        骆笙说要来请李神医,为了父亲她们都来了,却没想到骆笙只会纵着丫鬟丢人现眼,毫无长进。

        “四妹,不要这么说。”骆樱轻轻拍了拍骆玥。

        她也觉得难堪,可就算对三妹再有怨言也是关上门自家的事,在外头就是一损俱损,一荣俱荣。

        确定了守门童子就是故意为难,骆笙示意红豆退回来,平静看向出声之人。

        朱含霜毫不示弱与骆笙对视,满眼鄙夷。

        她真是高看了骆笙,还以为被赶出京城再回来长了什么本事呢。

        果然还是扶不上墙的烂泥,只会给家族丢人。

        面对骆笙投来的平静目光,朱含霜半点不惧。

        如果说以前顾忌骆笙父亲的权势还要收敛些性子,现在就没什么可怕的了。

        骆大都督已经是半个死人,说不定都撑不过今日。等到骆大都督一死,以其锦麟卫指挥使的身份得罪过那么多人,骆府上下能有好下场才怪。

        到那时,她说不定能买下骆笙当个婢女呢。嗯,就赐名叫绿豆吧,与眼前这个叫红豆的丫鬟凑成一对。

        这样一想,朱含霜嘴角笑意更深。

        骆笙冷淡收回视线,问红豆“她是谁?”

        她问得光明正大,听在朱含霜耳里却是奇耻大辱。

        她好歹是与骆笙较过劲的,当着这么多人尤其是开阳王的面,骆笙居然装作不认识她?

        这哪里是说不认识她,这分明是告诉所有人,骆姑娘根本没把安国公府的二姑娘看在眼里!

        “姑娘您忘啦,她是安国公府二姑娘啊,姓朱。”红豆脆生生回道。

        “噗嗤。”笑声登时此起彼伏。

        真是有其主必有其仆,小丫鬟埋汰人家一句安国公府二姑娘就罢了,还要提醒骆姑娘人家姓什么,把自家姑娘的目中无人展露得淋漓尽致。

        “呃,原来是朱二姑娘。”骆笙恍然,而后点漆般的眸子浮现疑惑,“我得罪过朱姑娘?”

        朱含霜眼角余光飞快扫了那个从始至终面无表情的绯衣男子一眼,压下恼火笑了笑“怎么会。骆姑娘心无城府,就算得罪了谁,也无人会怪罪。”

        不是不会怪罪,而是不敢怪罪。

        众人对此心知肚明。

        “那我到底有没有得罪过朱姑娘?”骆笙追问。

        朱含霜嘴角笑意僵“自是没有——”

        骆笙怎么还抓着这点不放了?以前这蠢货动不动翻脸抽鞭子,也没让人觉得这么难应付。

        骆笙脸色一冷“既然如此,那你刚才废什么话?是见我与姐妹被拒之门外,幸灾乐祸么?”

        此话一出,朱含霜俏脸涨得通红,下意识往卫晗所在方向看了一眼。

        骆笙这个贱人居然指责她的品性,让她在开阳王面前如此灰头土脸!

        骆笙顺着朱含霜的视线望过去,眉梢微扬。

        想起来了,她刚刚坐着马车往这边赶,听到马蹄声随意往车窗外看了看,正见到开阳王策马经过。

        骆笙果断抛弃被挤兑得哑口无言的朱含霜,微笑着提着裙角向卫晗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