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8章 相见

    此时的骆大都督,心情是出离愤怒的。

        亏他还存着开阳王想娶他闺女的念头,就连逃出京城时出现的援兵都以为是那小子安排的。

        结果呢,没等来那小子求亲不说,等来了打他们的大军!

        “什么人啊,白在酒肆吃那么多好酒好肉了!”骆大都督气得拍桌子。

        “开阳王在酒肆吃酒付了钱的。”骆笙就事论事。

        骆大都督一滞,扫一眼左右,压低声音道:“笙儿,这时候你可不能顾念旧情——”

        骆笙无奈:“父亲,您想多了。”

        “总之男人为了权势十分能狠下心来。”骆大都督看着面色平静的少女,重重叹口气,“笙儿,你不要把他当成在有间酒肆吃酒的那个开阳王就对了。”

        骆笙垂眸,微微点头:“女儿知道了。”

        骆大都督见此稍稍放心,起身道:“开阳王的朝阳军不好对付,为父去安排一下。”

        想到开阳王与雷鸣汇合就头大啊。

        目送骆大都督离去,骆笙走到窗边,窗外栀子花开得热闹,花香被风送入鼻端。

        他们如今住的是原本的知府衙门。

        身后传来脚步声,骆笙转过身去。

        骆辰走过来:“姐姐听说了吧,开阳王率兵打来了。”

        “听说了。”

        骆辰沉默了一会儿,看着骆笙的眼睛问:“开阳王真的是来剿灭我们的吗?”

        “怎么这么问?”

        骆辰打量着骆笙的神色,斟酌道:“或许……他只是来见姐姐的。”

        “带着千军万马?”骆笙反问。

        骆辰被问住,眼里有了惊讶。

        他以为姐姐会有这种想法,没想到她却如此理智。

        骆笙抬手,轻轻拍了拍骆辰肩头。

        少年已经比她高了不少,只是面容还透着稚气。

        骆笙轻声道:“如今这么多人追随我们,把身家性命交付。我们只能做最坏打算,最全准备,不能心存侥幸。”

        “我知道。”骆辰当然明白这些。

        他只是……担心她不好受。

        在她偶尔发呆的时候,是在想着那个人的吧?

        此时亲自去迎接卫晗的雷大都督,心情是飞扬的。

        太好了,正愁骆驰这块硬骨头不好啃,援军就到了!

        “王爷一路辛苦了。下官已命人备了酒菜,只是条件简陋,还望王爷不要嫌弃。”

        “有劳雷大都督。”卫晗颔首致谢,婉拒了雷大都督的盛情,“本王打算先去见见骆大都督。”

        雷大都督一愣,感动不已:“王爷赶了这么久的路,还是先好好休息一下,打仗的事不急于这一时。”

        “兵贵神速。”卫晗对雷大都督的话不大认同。

        雷大都督再次愣了愣,朗声笑了:“王爷说得对。干脆择日不如撞日,下官与王爷一同出兵,争取一鼓作气把河阳城打下来!”

        卫晗一脸平静:“两支全然陌生的队伍不经磨合很难发挥合作优势。不如这样吧,雷大都督集中兵力把河南王残兵一网打尽,河阳城这边交给本王。”

        雷大都督一听,觉得这样安排也不错。

        这些日子若没有河南王掣肘,他早把雷鸣收拾了。既然开阳王要打雷鸣,他正好腾出人手对付河南王。

        “全凭王爷安排。”

        雷大都督不是个磨蹭性子,当即点兵出发。

        卫晗接过许栖递过来的水壶,仰头喝了几口水。

        许栖皱眉问:“王爷,您真的要打骆姑娘的父亲?”

        战场是最磨练人的,曾经在有间酒肆后院劈柴的少年,如今已经成长为一名还算合格的亲卫。

        卫晗面色平静看着许栖:“怎么?”

        许栖抿了抿唇,咬牙道:“要是这样,那我不去!”

        比之在酒肆时的倔强,经历过磨练的少年已经开始懂得敬畏,此时他却鼓足勇气说出想法:“骆姑娘对我有恩,我不能恩将仇报。”

        这般说着,少年深深看卫晗一眼,心道:他一直以为王爷与骆姑娘有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原来这么清白吗?

        他不由想到了那方小小院落,虽然只有一棵丑丑的柿子树,大家却能静下心来欣赏。

        好像回不去了……

        少年这般想着,有些痛苦。

        骆姑娘对他有恩,王爷对他也有恩,他不知道该怎么做才是对的。

        他脑海中只有骆姑娘与王爷并肩欣赏柿子树的回忆,完全无法想象他们兵戎相见的情景。

        “骆姑娘对你有恩?”卫晗不知想到了什么,微抿薄唇。

        许栖脸色一正:“是,现在我知道好歹了。”

        卫晗微微点头:“知道好歹就好。既然不愿意去,你就留下吧。”

        眼见卫晗带着一队人马走了,许栖有些懵。

        王爷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大将军,开阳王到城下了!”一名将士跑进来禀报。

        骆大都督霍然起身:“迎战!”

        对方越强,越不能弱了己方气势,不然只会更糟。

        将士神色有些古怪:“大将军,开阳王只带了不足百人。”

        “不足百人?”骆大都督愣住。

        不足百人的意思……是认为能以一敌百?

        这么一想,可把骆大都督气坏了。

        混账小子狗眼看人低!

        他这就带一千人出城把那小子连同带来的人全都杀了。

        骆大都督满面寒霜,准备点兵出城。

        将士忙道:“大将军,开阳王提出想见骆姑娘。”

        骆大都督不由看向一直未出声的戎装少女。

        骆笙平静起身:“父亲,我去见一见他。”

        “笙儿——”

        “父亲放心,我带一千人出城,不会让对方占了上风。”

        一听带一千人,骆大都督放心了。

        笙儿和他想到一处去了,到底是亲闺女啊。

        河阳城没有护城河围绕,从城墙上可以看到天高地阔的城外显得有些单薄的队伍中,为首青年绯衣如火,白马如龙,正向这边遥望。

        城门打开,骆笙带着士卒冲出去,眨眼间与对方只有数丈距离。

        望着那熟悉的青年,她笑笑:“数月不见,没想到再见王爷是在这里。”

        卫晗轻叹:“我也没想到。”

        他东征平乱,心心念念想的是回到有间酒肆,在柿子树下与骆姑娘把酒言欢。

        结果却落空了。

        望着笑意冷淡的少女,卫晗莫名有些委屈:“骆姑娘,我想吃臊子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