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9章 江山

    这一瞬间,骆笙尚没什么反应,跟在身后的将士险些控制不住表情。

        啥臊子面?他们是不是听错了?

        当着敌军的面掏耳朵是万万不能的,可名震天下的开阳王与他们想的好像有点不一样……

        至于卫晗带来的一百来亲卫,已经无语望天。

        他们倒是什么都听懂了,所以才觉得丢人啊!

        主子你想吃臊子面,不能找机会悄悄说啊,这么当众说出来,他们这些亲卫不要面子吗?

        骆笙微微一笑:“王爷吃了臊子面,就不攻打我们了?”

        她说着玩笑般的话,纤纤素手用力握紧缰绳。

        粗糙的绳索早把手心磨出薄茧,不复以往的柔软。

        她以为用这么久的时间适应调整,换了立场再相见能够波澜不惊,却发现并不能。

        特别是听到他认真说想吃臊子面的那一刻,她仿佛看到了酒肆院中的柿子树,嗅到了后厨飘来的酒肉香。

        那是平淡简单,她却不敢奢望的生活。

        也因此,在那段生活中令她的心为之柔软的那个人便成了特别的存在。

        卫晗深深凝视着数月未见的少女。

        她一身玄色戎装端坐于马上,身后大红披风随风飘动,耀眼得令人移不开眼睛。

        原来比酒肆美食更令他想念的,是她。

        少女眼中的疏离仿佛调皮的蜂子在心头蛰了一下,他面上却不露声色,对她笑道:“我只是来吃饭的。骆姑娘能不能带我入城?”

        骆笙沉默了一下,眸光扫过那些亲卫:“他们呢?”

        百来名亲卫齐齐垂眸。

        可以当他们不存在。

        早知道主子如此丢人,他们压根就不想跟来。

        卫晗丝毫没有犹豫:“他们留在城外就好。”

        众亲卫:?

        骆笙舒展眉梢:“那王爷随我来吧。”

        卫晗一抖缰绳,白马扬蹄跑过去,亲热啃了骆笙骑坐的枣红马一口。

        骆笙默了默。

        开阳王的白马似乎很喜欢她的枣红马。

        二人策马进了城,留下一千将士与一百亲卫大眼瞪小眼。

        将士中为首的正是朱五。

        朱五琢磨了一下,对亲卫中的老熟人拱手:“石小兄弟,我先带着将士们回城吃饭了。”

        “哎——”石焱话都没来得及说完,人就跑光了,只留下一阵烟尘和重新关上的城门。

        石焱转身,对呆若木鸡的弟兄们讪讪一笑:“主子的大白马与骆姑娘的枣红马早就认识……”

        他也只能替主子这么解释了。

        众亲卫抽了抽嘴角。

        这还不如不解释,感觉主子还不如大白马会来事呢。

        “那咱们就在这里等着?”

        石焱没好气翻白眼:“不然还想人家管饭?”

        主子能被领进去就不错了,这帮傻小子想什么呢。

        想到主子能吃上热气腾腾的臊子面,石焱暗叹口气。

        他是没这个口福了,现在还在戴罪立功呢,主子没让他留在京城刷恭桶就谢天谢地了。

        骆大都督等在屋里,有些担心。

        笙儿只带了一千人,会不会带少了?

        很快有人来报:“大将军,开阳王随姑娘进城了。”

        “没打?”

        “没打啊,开阳王把带来的亲卫留在了城外,一个人随姑娘进来的。”

        骆大都督一听,陷入了沉思。

        开阳王这是什么意思?

        咦,莫非——

        骆大都督眼睛一亮,压下雀跃的心情,严肃问报信的人:“进城之后呢?”

        “姑娘带着开阳王往府衙这边来了。”

        “知道了,退下吧。”

        打发走报信的人,骆大都督腾地站起来,踱步到窗口望着开得热闹的栀子花美滋滋等待着。

        看这样子,情况似乎没他想得那么糟,开阳王对笙儿还是有心的。

        当然,等会儿见了开阳王,他要好好判断一下。

        骆笙在一处茶馆停下,翻身下马。

        “王爷,你我如今立场尴尬,我们还是先在这里谈一谈吧。”

        卫晗心下失落,却老实应了。

        比之京城,河阳城的茶馆显得有些简陋,加之战事不断,茶水自然好不到哪里去。

        “委屈王爷了。”骆笙倒了一杯茶,递过去。

        “不委屈。”卫晗喝着苦涩的茶水,委屈道。

        骆笙握着粗瓷茶杯,干脆挑明:“王爷直接说明你的意思吧,我不想猜来猜去。”

        己方打探来的消息,开阳王解了京城兵临城下的危机,一刀斩了国师,然后奉皇命征讨乱军。

        没想到首先来的就是这里。

        倘若他领千军万马前来,那她不会多问一个字,偏偏他连战袍都没穿,只带了一百亲卫过来,对她说想吃臊子面。

        她了解的开阳王,不至于卑鄙到利用以前那点温情谋事。

        何况以他的兵力也没有这个必要。

        那就不必乱猜,直接问问好了。

        卫晗凝视着对面的少女,认真道:“我来接你回去。”

        “回去?”骆笙扬眉。

        “嗯,我不想有间酒肆大门紧锁,不想那里没有你。”

        骆笙压下心中波澜,平静道:“王爷可能忘了我的身份,我现在是叛臣之女。”

        十多年前,她是清阳郡主,叛臣之女。

        今日,她是骆姑娘,又成了叛臣之女。

        她与卫氏王朝八字不合。

        “我杀了国师。”卫晗道。

        “听说了。”

        “皇上受惊,要静养。”

        骆笙静静等他说下去。

        “我还留了一万朝阳军在京城。”卫晗望着心上人,温声道:“我说骆姑娘不是叛臣之女,就不是。”

        骆笙依然很安静,可心中并非如此。

        那高筑在心里的城墙此刻似乎轻轻晃动了一下。

        可还是不行。

        “皇上总会养好的。”

        “可以一直养下去。宗室子弟,会选出合适的储君。”

        骆笙摇摇头,笑容藏了苦涩:“我若不答应王爷,王爷打算怎么办?”

        卫晗默了默。

        这样也不可以吗?

        “骆姑娘不喜欢京城吗?”他问。

        骆笙坦然回答:“也不讨厌。”

        “那……骆姑娘不喜欢我吗?”

        迎着那双纯净如泉水的眸子,骆笙沉默了一瞬,轻声道:“也不讨厌。”

        卫晗压下如雷的心跳,再问:“那骆姑娘怎么样才会随我回京?”

        这一次,对面的少女沉默更久。

        久到卫晗以为等不到回答,她道:“除非江山不姓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