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0章 心不由己

    除非江山不姓卫——这话骆笙说得并不轻松。

        在她看来,当她说出这句话就等于二人正式站到了对立面,再无回转余地。

        与其说她是说出回京的条件,不如说是让对面的男人彻底死心。

        他死心,她便死心了。

        她看着他,想知道他听了这话的反应。

        卫晗神色并没多少变化,望着她正色道:“倘若坐在那个位子上的人能令国泰民安,江山姓什么并不重要。”

        至少,对他来说不重要。

        骆笙眼里有了光:“王爷此话当真?”

        卫晗笑了:“我从不会骗你。”

        骆笙双颊有些热,心里有些慌,可又有控制不住的欢喜在心头滋生。

        她垂着双眸,握紧茶杯,一时忘了言语。

        随后升起的是困惑:就算永安帝残暴无道,也可以换宗室其他人来继承江山。开阳王毕竟是卫氏皇族中人,对宗族难道一点不在乎?

        甚至说起来,永安帝对开阳王这个幼弟很不错……

        她不认为开阳王是那种为了心悦之人什么都不顾的人。

        她也不欣赏那样的人。

        看着眼前的人,更多的疑惑涌上心头:当初开阳王发现她射杀平南王,冷漠如路人,丝毫不见兄弟之情。

        她却并没听说二人交恶。

        “骆姑娘为何一直看着我不说话?”卫晗问。

        骆笙收回思绪,看着目光干净的男子。

        他看起来简单又纯粹,却偏偏令她猜不透。

        “王爷真的不在乎江山姓什么?”

        “不在乎。”卫晗回得更轻松,而后问道,“令尊……有意称帝吗?”

        “没有。”骆笙摇头否认,犹豫了一下道,“我弟弟有这个打算。”

        卫晗怔了怔,实话实说:“似乎没有区别。”

        不都姓骆吗?

        话已经说到这里,骆笙不打算再瞒下去,定定望着他道:“有区别,我弟弟不姓骆。”

        不姓骆?

        卫晗心头一动,问道:“骆辰是镇南王遗孤?”

        这一次换骆笙愣住:“王爷怎么知道?”

        卫晗笑了:“我猜的。”

        当骆姑娘说骆辰不姓“骆”的那一刻,过往那些疑惑就有了解释。

        比如他与骆姑娘在镇南王府旧宅的相遇,比如骆姑娘对平南王府的敌意……

        “令尊是十几年前围困镇南王府的人,自然有机会救下镇南王遗孤。”

        骆笙弯唇:“王爷真聪明。”

        “可我还想听骆姑娘说仔细些。”

        “当年……”骆笙娓娓道来,最后提起那道先皇遗诏,“卫、戚两家先祖本是过命之交,第一代镇南王为兄,卫氏太祖为弟,太祖与群臣本推镇南王为开国之君,但镇南王自认没有治国之能,让位于太祖……王爷应该听说过这段往事吧?”

        卫晗微微颔首:“嗯,史上有记载。”

        卫氏与戚氏这段渊源曾被传为美谈,只是在新修编的史册上关于这段故事却删减成一句话一笔带过。

        “这段众所周知的往事其实不是全部。当年镇南王把帝位相让,太祖感动之余写下密诏赠于义兄。密诏上言明,倘若将来继承皇位的卫氏子孙暴虐无道,或是没有嫡系子孙延续香火,便把江山还于戚氏……”

        卫晗轻叹:“这便是十多年前镇南王府遭难的原因么?”

        骆笙苦笑:“是啊,那道把江山还于戚氏的密诏却成了镇南王府的催命符。十四年前镇南王有了儿子,偏偏永安帝几个儿子陆续夭折,膝下空虚已久……”

        有时想想,或许命运早就张开大网,等着每个人。

        “如今天下已乱,家父受形势所迫走到这一步。我想这江山由戚氏来坐更合适,王爷觉得呢?”

        倘若由卫氏继续坐这江山,就算如开阳王许诺会照拂骆家与镇南王府,谁能保证以后?

        与其把命运交到别人手中,不如江山由弟弟来坐。

        在意权势吗?并不是。但她不想镇南王府灭门的事重演。

        卫晗静静听着,能感到对面少女沉重的心情。

        她对镇南王府的遭遇,似乎感同身受。

        是因为与骆辰深厚的姐弟之情,还是因为别的——

        卫晗开口:“我说了,只要百姓能得安宁,江山姓什么我不在乎。”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凝视着骆笙的眼睛道:“但我在乎骆姑娘的想法。你想要戚氏坐江山,那我便助镇南王府一臂之力。”

        既然江山姓什么都无所谓,他当然乐见喜欢的姑娘能顺心如意。

        得了卫晗的表态,骆笙却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摆在二人面前的茶水已经冷透了。

        骆笙端起茶盏抿了一口,放冷的茶水令她冷静下来。

        “这样对王爷不公平。骆辰算是我父亲的养子,若真有他坐上那个位子的一日,王爷该如何自处?”

        卫晗默默看着骆笙。

        骆笙被看得有些莫名,问道:“怎么了?”

        卫晗薄唇微抿,带了几分疑惑:“难道骆辰做了皇上,就会对他姐夫动手?”

        骆笙呆了呆:“什么?”

        卫晗看着愣住的少女,低笑一声:“我觉得骆辰不是这般薄情的孩子,他还是很在意你这个姐姐的。”

        “他是在意我这个姐姐没错,可是——”骆笙张张嘴,简直不知说什么好。

        可是与眼前这个一心想着吃臊子面的吃货有什么关系呀?

        一想到他自称“姐夫”,骆笙脸上便阵阵发热。

        她明明不是爱害羞的人——

        “可是什么?”卫晗接话。

        骆笙压下乱了的心,淡淡道:“王爷是不是想远了?”

        “我没有想远。骆姑娘刚刚说了喜欢我。”

        “我只是说不讨厌。”

        “不讨厌就是喜欢。”他定定看着她,“除非骆姑娘现在对我说,讨厌我。”

        骆笙被那双澄净的眸子温柔注视着,那三个字在舌尖转了又转,却说不出口。

        她可以违心说这话,却不忍心见他难过。

        原来喜欢一个人,真的会心不由己。

        卫晗把她眼中的挣扎犹豫看在眼里,想了想问:“骆姑娘,你是不喜欢卫家人吗?”

        这一次,骆笙答得迅速:“是。”

        她不喜欢卫家人,偏偏喜欢他。

        也因此,想到姓卫的他助戚氏得江山,就过不去心中那道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