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1章 牵手

    听了骆笙的回答,卫晗并不觉意外。

        早就感觉到的,只是这是第一次明白问出来。

        他唇角微扬:“骆姑娘。”

        骆笙静静看着他。

        “你不要为难。”他看着心悦的姑娘,笑意温柔,“我不是卫家人。”

        骆笙拿在手中的茶盏掉到桌面上,发出一声脆响。

        冷透的茶水溅了出来,溅到她白皙的手背上。

        “王爷不要开这种玩笑。”她重新攥紧茶盏,被震惊掩盖之下的,是无法自欺欺人的欢喜。

        欢喜过后,理智回笼,她拧眉看着他。

        卫晗失笑:“骆姑娘放心,我不会为了要你答应开这种玩笑。”

        “王爷能仔细说说么。”骆笙笑不出来,用面无表情掩饰心头的紧张。

        她现在突然理解了什么叫患得患失。

        “那一日是上元节,爹娘带我逛了灯市回家睡下……夜里我迷迷糊糊醒来,看到爹娘脸上压着枕头,床单被褥燃着火苗。那个人发现我醒了,用黑布蒙住我的头脸,等我再醒来就全变了样子……”

        他平静说着淹没在记忆深处的残酷往事:“我不记得那个女子的模样了,只记得她经常哭。别人叫她淑太妃,我该叫她母妃……后来,她也死了……”

        骆笙心神巨震,涩声问:“也就是说,王爷不是淑太妃真正的儿子?”

        卫晗颔首。

        “李代桃僵就不怕你露出破绽么?”

        “淑太妃之子天生痴傻,几乎从未见过外人。等可以见外人了,包括淑太妃在内的很多人已经不在了。”

        骆笙还是不解:“对方不担心你乱说话?”

        卫晗笑笑:“大概以为我不记得了。那时候我只有四岁,因为亲眼见到爹娘遇害,很长时间不与人交流……”

        骆笙看着轻松说起这段秘辛的男人,心中沉甸甸的。

        大周以虚岁论,出生即为一岁,绝大部分人长大后对四岁时发生的事都没了印象,也难怪谋算这件事的人不担心这一点。

        可偏偏他记得,并带着这样的记忆长大。

        卫晗伸过手去,试探着握住那只纤纤素手,见手的主人没有抽回,握得更紧。

        “我与永安帝有杀父杀母之仇,只是卫氏是皇族,轻易复仇会殃及无辜百姓,只能等待机会。”

        如今诸王造反,天下已乱,也到了他为父母讨回公道的时候。

        他定定望着对面的少女,把她的手握得更紧,轻声道:“骆姑娘,我不姓卫。”

        这一刻,骆笙无法控制湿润了眼睛。

        我不姓卫——这对她来说,无疑是最动听的话。

        原来她也有被幸运眷顾的时候。

        她为之心动的那个人,不姓卫。

        “骆姑娘——”卫晗又唤了一声。

        “什么?”骆笙胡乱应了,任由他握着她的手。

        “那我可以做骆辰的姐夫了吗?”

        骆笙心跳如鼓,竭力保持着镇定:“现在到处乱糟糟,等安定了再想这些吧。”

        “等战乱平复之时,我就向令尊提亲。”卫晗认真道。

        他的认真让她不由点了头:“嗯。”

        茶室中一时安静,能听到彼此的心跳。

        二人规规矩矩坐着,相扣的十指却提醒着他们有什么不同了。

        而这份改变,让二人都心生欢喜,眼中生辉。

        许久后,骆笙开口道:“王爷随我去府衙吧,之后怎么安排还须与我父亲商议。”

        骆大都督那边已经等得望眼欲穿,等来的是闺女与开阳王去了茶馆的消息。

        这可把老父亲气坏了。

        开阳王到底什么意思啊,若是对笙儿有意,光明正大向他求亲会死吗?

        就这么见不得他体会一下“一家有女百家求”的感觉?

        “大将军,开阳王与姑娘到府衙了。”

        骆大都督猛地站起来,又赶紧坐下,摆出一副严肃表情等着。

        骆笙与卫晗并肩走进来。

        骆大都督在矜持与主动之间摇摆了一下,还是不冷不热先开了口:“王爷真是好久不见啊。”

        卫晗想了想,开口:“骆叔好久不见。”

        骆姑娘已经答应等天下安定嫁给他,那对骆大都督的称呼就要变一变了。

        叫骆大都督不合适,叫骆大将军太疏远,叫骆叔应该比较妥当。

        骆大都督为了显示淡定端起的茶水直接泼了,惊得连连咳嗽:“咳咳咳,王爷叫我什么?”

        “骆叔。”

        “这称呼——”骆大都督有千言万语要说,最后看着站在一起十分般配的二人强行咽了下去,“王爷能说说来意吗?”

        这小子要是敢说来提亲,他就敢答应!

        当他是胆小的人吗?

        “我来请骆叔与骆姑娘回京。”卫晗说着看了骆笙一眼,“正好听骆姑娘说了骆辰的事,我愿助骆叔一臂之力。”

        骆大都督大惊:“笙儿,你连这个都对他说了?”

        辰儿手握太祖密诏的事他也是才知道不久,正盘算着如何名正言顺杀回京城。

        骆笙点头:“王爷都知道了,愿意帮我们。”

        “可……为什么?”骆大都督满心困惑。

        骆笙笑看身边人一眼,嘴角扬起的弧度透着自己都不曾察觉的轻快:“因为王爷不姓卫。”

        听骆笙说完缘由,骆大都督这才放下疑虑,朗声大笑:“好,那咱们就率兵回京,除了这乱臣贼子的名声。”

        有太祖密诏,更有开阳王大军相助,很多问题便不再是问题。

        笑过后,又有点心酸:还以为开阳王是为了女儿来的,闹半天是因为有共同的敌人。

        “王爷,雷鸣那边——”

        眼见骆大都督与卫晗有长谈的意思,骆笙开口道:”父亲,您与王爷先聊着,我去做臊子面。”

        骆大都督呆了呆。

        啥臊子面?

        他茫然看向卫晗,却见那小子只知道望着女儿笑。

        骆大都督后知后觉回过味来:明白了,开阳王跑到河阳来不只是因为有共同的敌人,而是蹭饭来了!

        如愿以偿吃到骆笙亲手做的臊子面,卫晗心情愉悦出了城。

        等在城外的百来名亲卫险些哭出来。

        原来主子没有骗他们,真的是进城吃了饭才回来的……

        “走吧。”卫晗翻身上马,骑着同样吃饱喝足的大白马往营地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