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2章 说服

    雷大都督领兵回来时,看到营地热火朝天的情景不由愣住。

        一口口露天架起的大锅正咕咕冒着热气,篝火把围着的士卒的脸膛映得发亮,甚至有歌声伴着饭菜的香味一起传来。

        这是什么情况?

        愣过之后,就是大喜。

        开阳王莫非把骆驰解决了?

        雷大都督兴冲冲走过去,喊了一声王爷。

        “雷大都督回来了,情况如何?”

        提到今日的战斗,雷大都督大为痛快:“多亏了王爷来援,让下官能腾出手来好好收拾靖北王残兵。”

        “恭喜雷大都督大胜。”

        “大胜谈不上,就是击溃了散兵游勇,还是让靖北王给跑了。”雷大都督谦虚着,转而问起卫晗,“王爷今日战况如何?朝阳军个个精锐,想必没让骆驰好过吧。”

        “没打。”

        “什么?”雷大都督一怔。

        卫晗平静道:“今日进城与骆叔商议了一下,打算一起回京。”

        雷大都督以为听错了,强笑道:“王爷可别与下官开这种玩笑。”

        为什么开阳王说的每个字他都听清楚了,凑在一起却不明白了。

        “骆叔”是什么鬼玩意?

        卫晗敛眉看了雷大都督一眼,淡淡道:“本王不会开玩笑。”

        他们又不熟。

        雷大都督收起笑意,严肃起来:“王爷究竟是何意?”

        那个“骆叔”,该不会指骆驰吧?

        雷大都督这般想着,手扶上刀鞘。

        卫晗对雷大都督的动作仿佛未见,神色依然平静:“雷大都督,我们去帐子里坐下来谈吧。”

        雷大都督不为所动:“坐下谈就不必了,王爷有话直说吧。”

        到现在他是想明白了,开阳王这是与骆驰勾搭到一起,意图谋权篡位!

        能够统领禁军三大营,雷鸣对永安帝的忠心自然毋庸置喙。

        “雷大都督应该知道骆大都督逃离京城的原因吧?”卫晗问。

        雷大都督紧锁眉头:“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无论什么原因,他身为锦麟卫指挥使叛出京城就是大逆不道!”

        原因他当然听说了,据说是皇上听信国师之言,为了长乐公主要以戊辰年七月初七出生的女子祭神,偏巧骆驰最宠爱的女儿就是那日出生。

        可在他看来,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怎么能为了一个女儿就做出叛逃的事来。

        “有件事,雷大都督可能还没来得及听说。”

        雷大都督冷笑:“王爷清君侧的事,下官也听说了。”

        卫晗微微一笑:“本王不是说这个。”

        “那是什么?”

        “后来发展到但凡城中年轻女子都有杀身之祸,雷大都督的女儿也没例外——”

        “不可能!”雷大都督霍然色变,完全无法相信听到的话。

        卫晗指了指不远处的营帐:“雷大都督,我们还是坐下来慢慢谈吧。”

        雷大都督面色不断变化,终于点头。

        二人走进了营帐。

        “王爷说吧。”雷大都督绷着脸道。

        卫晗看着他,语气淡淡:“雷大都督是不是有段时间没有收到家书了?”

        雷大都督心头一跳,竭力保持着平静。

        “事实上,因为锦麟卫抓走了雷姑娘,担心被领兵在外的雷大都督听到消息,早就把雷府控制了起来。”

        雷大都督无法置信:“这么荒唐的话,王爷以为我会信?”

        卫晗轻笑:“论受器重,雷大都督觉得比之骆大都督如何?”

        雷大都督一滞。

        锦麟卫负责皇城安全,三大营的职责主要是拱卫京城、抵御外敌,说起来自然是锦麟卫指挥使更得皇上信任。

        卫晗再问:“雷姑娘比之骆姑娘,又如何呢?”

        雷大都督沉默了。

        皇上能对骆驰的爱女出手,自然就能对他的女儿出手。

        雷大都督脑海中浮现女儿的模样。

        他有三个儿子,就只有一个女儿,虽没有宠成骆姑娘那样,也是从小当掌上明珠待的。

        想到女儿若是出事,雷大都督顿觉心如刀绞。

        到这时,他突然有些理解了骆大都督的心情,并暗暗自嘲:原来事情只有落到自己头上,才能感同身受。

        当然,即便如此,他也不会像骆驰那样做出谋逆之事。

        雷大都督把纷乱心思压下,冷冷道:“王爷若想以此说服雷某,那就不必谈了。”

        “皇上病倒了。”

        雷大都督一惊:“皇上他——”

        “或许需要一个能主持大局的储君。”

        雷大都督坐不住了:“王爷是想取而代之?”

        “本王对那个位子毫无兴趣。”卫晗冷淡道。

        “那王爷究竟什么意思?”雷大都督死死盯着卫晗问。

        “骆大都督的独子并非他亲生,而是真正的镇南王遗孤,有太祖密诏在手……”

        雷大都督听完,脸色十分精彩:“太祖密诏……王爷见到了?”

        卫晗点点头,道:“这种局势之下,本王觉得把皇位还于戚氏理所当然,也是最能服众的选择。雷大都督觉得呢?”

        雷大都督彻底陷入了沉默。

        如果皇上出了事,造反的藩王与手握太祖密诏的镇南王遗孤相较,显然后者更名正言顺。

        帐子中久久沉默着,越发显出帐外的热闹。

        卫晗静静等待。

        终于,雷大都督哑声问:“我如何相信王爷所言非虚?”

        卫晗笑了笑:“我对雷大都督说这些是不忍同袍兵戎相见。雷大都督真要打一场,本王自然奉陪。”

        雷大都督面色微变。

        卫晗指指帐外:“雷大都督听一听那些笑声,不知打过之后又是什么情景?”

        雷大都督走到帐子口,看向外面。

        已经到了开饭的时候,围坐着大口吃肉的士卒说说笑笑,有些兴致来了唱起乡歌。

        雷大都督神色不断变化,心中挣扎不已。

        不知过了多久,他咬牙下了决心:“若王爷所说为真,雷某愿护送镇南王遗孤入京!”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要是开阳王骗了他,再死战不迟。

        卫晗扬唇微笑:“那就辛苦雷大都督了。”

        二人谈妥,很快与骆大都督取得了联系。

        三方一番密谈,转日集结兵力把靖北王残兵一网打尽,取了靖北王项上人头,大军浩浩荡荡往京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