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3章 民心

    消息传回京城,以陶朔为首的重臣直奔皇宫,请求面圣。

        此时永安帝尚口不能言,周山自然出面阻拦。

        陶朔怒了,厉声质问:“周公公,如今都到了火烧眉毛的时候,你还推三阻四不让我等见皇上,究竟安的什么心?”

        周山苦笑:“陶大人,不是咱家故意阻拦,皇上真的龙体欠安需要静养——”

        “不要再拿这个理由敷衍我们,今日我等一定要见到皇上!”陶朔冷笑着往前走了一步,“周公公,你若再拦,我只能怀疑你控制了皇上,意图作乱!”

        周山脸色大变:“陶大人,这话可不能乱说!”

        “乱说?纵观史上,宦官祸国不是没有先例!”陶朔毫不客气道。

        周山气得浑身发抖,从那些重臣脸上皆看到了愤怒与鄙夷,挣扎了一瞬沉着脸问:“各位大人一定要见到皇上?”

        “不错,今日若见不到皇上,我们就一直等在这里。”众人齐声道。

        “也罢。”周山重重一叹,“既然各位大人坚持,那咱家就不当这个恶人了。”

        他深深看了陶朔一眼:“陶大人,你选几位大人随咱家去见皇上吧。”

        陶朔视线缓缓扫过众人,点了名:“方尚书、杜尚书、赵尚书、邢大人,我们一起去见皇上。”

        几人随着周山越往内走越觉气氛压抑,药香味若有若无钻入鼻端。

        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令人不自觉放轻了脚步。

        周山示意内侍掀起幔帐,轻声道:“皇上,陶大人他们来给您请安了。”

        听不到回应,等候在屏风外的几人交换着眼色,心中越发不安。

        周山转回来,扫一眼几人,肃然道:“几位大人进去看看吧。”

        陶朔略一犹豫,率先往前走去。

        其他人默默跟上。

        转过屏风,就见到了躺在床榻上的永安帝。

        那瞬间,几人大惊,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向来威严的皇上眼神无光,嘴角歪斜,与以往判若两人。

        “皇上!”陶朔箭步冲过去,跪地扶着床沿呼唤永安帝。

        永安帝清醒着,奈何口不能言,一着急表情越发扭曲,喉咙中发出令人不适的吭哧声。

        “皇上,您这是怎么了啊?”

        眼见永安帝反应越发骇人,周山忙开口提醒:“几位大人还是不要打扰皇上了,皇上真的需要静养!”

        这一回陶朔不再坚持,对着永安帝行了个礼,默默退了出去。

        周山走出来,看了看几位大臣,轻声道:“几位大人看到了吧,皇上如今受不得一点惊扰……”

        “皇上怎么会——”

        周山表情沉痛:“那日皇上受惊昏迷,再醒来就变成这样了。”

        陶朔等人面面相觑,心情一时茫然而沉重。

        不知过了多久,方尚书问:“陶大人,如今开阳王与骆驰、雷鸣三军联合直逼京城,皇上又……咱们该如何是好?”

        陶朔陷入了沉默。

        内忧外患,国无储君,他们这些人恐怕要成亡国之臣了。

        “罢了,等叛军打来,我等拼尽全力就好,无非一死罢了。”陶朔咬牙道。

        这般丧气的话一出,几人默然。

        一直没吭声的赵尚书捋了捋胡子,后悔不已:早知如此,何必攒私房钱去有间酒肆吃酒,就该吃空家中河东狮的小金库。

        “赵大人——”

        “啊?”赵尚书猛然回神。

        陶朔看着同朝几十年的老尚书,面色复杂:“赵大人与骆驰关系不错,或许可以试着劝一劝……现在无人能危及他女儿安危,他若迷途知返,锦麟卫指挥使的位子依然可以由他来坐……”

        赵尚书苦笑:“那我试试吧。”

        做什么白日梦呢。

        不过到了这一步,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文武百官惶惶不安,终于到了大军临城之日。

        陶朔带着众臣站上城墙,看着望不到边际的大军与遮天蔽日的旌旗,只觉头晕目眩。

        没等双方交谈,就有官员承受不住压力崩溃痛哭:“完了,完了,不可能有希望的……”

        无人对痛哭的官员呵斥。

        亲眼见到这一幕,才觉心存的侥幸那般荒唐。

        “陶大人,我们还是开城门吧——”

        这个提议立刻得来陶朔的痛骂:“混账,你是准备背上千古骂名吗?”

        那名官员掩面哭泣:“不是下官畏死,是城中万千百姓无辜啊!”

        陶朔一滞,转身望向城内。

        得到消息的百姓全都赶来,与城外大军一样乌压压望不到尽头。

        陶朔深吸口气,对仰头望来的百姓拱手:“是我等无能,累诸位乡亲父老承受破城之难——”

        话音未落,烂菜叶子就飞了过来。

        人群中许多人高喊:“快闭嘴吧!”

        “下去吧,谁要承受破城之难,你们不会开城门啊!”

        “就是啊,开城门放朝阳军进来,朝阳军难道还会对我们小老百姓举刀不成?”

        头上挂着烂菜叶子的首辅陶朔心头茫然:这些百姓疯了吗?

        随困惑而起的是愤怒。

        到底是升斗小民,一点气节都无。他们已经做好以身殉城的准备,这些百姓却叫嚷着开城门!

        更多烂菜叶子飞来,除了开口说话的陶朔,其他大臣也没躲过。

        百姓们怒火高涨,骂声连天。

        “之前我们承受家破人亡的时候,你们这些官老爷干什么去了?现在叫我们一起承受破城之难了,你们哪来的脸!”

        “开城门,赶紧开城门!”不知谁喊了一嗓子。

        人群如潮水,向着城门处冲去。

        守城门的士卒傻了眼。

        他们做好了大军攻城拼死守城门的准备,却没有做过这种准备啊。

        手中的刀举起,想要制止冲来的百姓。

        可人实在太多了,高举的刀不知对准哪个,亦无法落下。

        他们这些守城门的不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冲过来的人中亦有他们的父老乡亲。

        只迟疑了一瞬,城门就被打开了。

        护城河的另一端,端坐于马上的骆大都督与雷大都督面面相觑。

        他们还什么都没干呢,城门就开了?

        连谈判都不需要的吗?

        二人迟疑着看向卫晗。

        卫晗面色平静吩咐:“准备进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