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5章 酒旗展

    一年后,天下初定,开阳王率朝阳军凯旋。

        青杏街上,有间酒肆重新开张,喜庆的鞭炮声足足响了小半日。

        对卫晗来说,百官相迎,万众欢呼,都不及看到有间酒肆门前的青旗迎风招展来得欢喜。

        “我以为,酒肆早就开起来了。”

        骆笙笑道:“弟弟登基不久,外头又乱着,哪有心思开酒肆。”

        “只是这样?”卫晗笑问。

        “不然呢?”骆笙竭力保持着平静,却无法阻挡越来越热的脸颊。

        事实上,她只是不想在他不在的日子把酒肆开业。

        她希望南征北战的他回来,是酒肆重新开业后第一个迎来的客人。

        少女微红的双颊令卫晗心头一跳。

        “骆姑娘,时间还早,不如我们去看看柿子树吧。”

        去年离京还是骄阳如火的六月,而今回来已经到了秋日,院中的柿子树红彤彤的果子缀满枝头,正是最可人的时候。

        卫晗仰头看着,眉眼间褪去战场上的杀伐冷肃,尽是温柔笑意:“骆姑娘,我发现柿子树比以前好看多了。”

        骆笙莞尔:“我也这么觉得。”

        迎来丰收的柿子树,当然是最好看的时候。

        “骆姑娘。”

        骆笙看着他。

        “柿子是不是可以吃了?”

        骆笙攸地湿润了眼眶。

        同样的话,两年前他曾说过。

        她轻轻眨了眨眼睛,也说着两年前曾说过的话:“要等到霜降后吧,那时候的柿子最好吃。”

        “骆姑娘。”

        “嗯?”骆笙应着,想着他接下来会说的话。

        他说,等霜降后我们再来看柿子树吧。

        那时候,她不想暧昧的情愫在二人间蔓延,便不冷不热说:“柿子树反正跑不了,想到的话就看。”

        她看到了他眼中的失落,却只能视而不见。

        这一次她的回答会不一样了,她会痛痛快快说一声好,等到霜降时与这个傻瓜手牵着手一起来看柿子树。

        只是这一次,她听到的话也不一样了。

        他说:“骆姑娘,等霜降后我们就成亲吧。”

        骆笙呆了呆。

        男人寒玉般的面上染上一抹绯色,目光却清明坚定:“时间虽然短了些,我觉得也来得及准备。骆姑娘觉得呢?”

        他不想再等到下一个霜降了。

        他想在今年的霜降,与她一起在王府吃醉蟹,饮黄酒,带她看看园子中那些好看的菊花。

        “我——”骆笙张口,本以为的羞涩与矜持在这一刻却不见了踪影。

        她弯唇笑道:“我也这么觉得。”

        卫晗眼睛亮起来。

        “不过——”

        卫晗一怔,看着她。

        骆笙无奈:“王爷或许应该跟我父亲说一声。”

        不正式提亲,总不能让她亲自筹备亲事吧。

        卫晗连连点头:“我明日就向令尊提亲!”

        “嗯。”骆笙轻声应了一声。

        卫晗垂在身侧的手伸出,悄悄握住她的手。

        少女的手柔软微凉,是他南征北战之时想了许久的情形。

        他目光落在她白皙光洁的额头上。

        他还记得临别之际的匆匆一吻,那一吻让他久久无法平静。

        既担心她气恼,又忍不住回想。

        察觉男人眼神的炽热,骆笙冷静提醒:“石焱和红豆可能会在门帘子后。”

        卫晗登时清醒了。

        他虽然很想再亲一亲心上人,却没有让人围观的打算。

        好在霜降就快到了,来日方长。

        “到了开业的时候了,我们去大堂吧。”

        卫晗对骆笙的提议欣然接受。

        亲不到骆姑娘,吃一顿美食也不错。

        二人一起去了大堂。

        酒肆大门一开,赵尚书第一个窜了进来。

        蔻儿笑盈盈道:“恭喜客官,我们姑娘说了,今日第一位客人免费。”

        紧随其后的钱尚书脸色微变:“第一位客人免费?”

        “是呀。”

        “那……第二位呢?”虽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钱尚书还是问了出来。

        没办法,黑店一如既往得贵,白吃和掏钱差距太大了。

        蔻儿抿嘴笑道:“第二位当然不行的呀。”

        钱尚书缓缓看向赵尚书。

        也就是说,他比老赵只晚了一步走进来,老赵吃白食,他掏钱?

        赵尚书一脸淡定。

        怎么了,快一步也是第一。

        很快酒客陆陆续续进来,把大堂占满。

        没抢到位子的问:“红豆大姐儿,第一天开业还限号吗?”

        红豆忍着翻白眼的冲动道:“今天破例不限号,等前一桌空出来就行。”

        都是石三火天天乱叫,把这些酒客都带坏了。

        叫谁大姐儿呢!

        石焱走到靠窗那桌,笑呵呵问:“主子,您吃点什么?”

        卫晗眼神微冷:“谁让你过来当小二了?”

        他一直没顾上收拾这混账。

        收留负雪也就罢了,还把明烛那几个都养在王府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提前收了骆姑娘的陪嫁。

        石焱脖子一缩,讪笑着转移话题:“主子,今天有烧猪头,您不来一份吗?”

        说到这,他瞟了赵尚书一眼,小声道:“烧猪头限量供应,赵尚书能吃两份呢。”

        赵尚书耳尖,听到后轻咳一声,中气十足道:“小二,上四份烧猪头!”

        谁说他只吃两份了,好不容易免费,吃不了可以带走啊。

        钱尚书:“……”要点脸吧。

        心态已经完全失衡的钱尚书看老友十分不顺眼。

        赵尚书笑眯眯问:“老钱啊,要拼桌吗?”

        钱尚书大喜:“拼!”

        既然老赵这么识趣,那就继续做朋友吧。

        夜色渐浓,明月皎皎,大堂里的热闹稍减。

        一名女子迟疑着走进酒肆。

        女掌柜眼睛一亮,带着欣喜招呼道:“哎呀,是韩掌柜,有些日子没见你了。”

        原来女子正是酒肆斜对面那家脂粉铺的掌柜,因着女掌柜与红豆、蔻儿时常去逛铺子,渐渐熟悉了。

        不过自从京城乱起来,酒肆也关了门,女掌柜就再没见过她。

        “是不是没位子了?”

        女掌柜热情把韩掌柜领进来:“暂时没位子,你先坐这里等一等。”

        女掌柜让出柜台边的凳子,示意韩掌柜坐下。

        “这怎么好意思,我站着等吧。”韩掌柜说着,不由看了坐在柜台边的骆笙一眼。

        骆笙礼貌点了点头。

        韩掌柜突然红了眼圈:“骆姑娘,我想请您帮个忙。”

        “什么事?”

        “去年官差到处抓年轻女子,我——”韩掌柜边说边走近,藏在袖中的匕首对着骆笙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