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6章 提前的求亲

    卫晗手中筷子疾射而出,击中了韩掌柜握着匕首的手腕。

        匕首落地,发出咚地一声响。

        紧跟着是韩掌柜的惨叫声。

        她捂着鲜血淋淋的手腕疼得打转,鲜血随着她的动作洒了一地。

        这番变故太突然,也太血腥,惊得大堂里的酒客目瞪口呆。

        卫晗快步走过去,把骆笙拉到身后:“没事吧?”

        骆笙微微摇头:“没事。”

        若不是他出手太快,她也能躲开。

        她更好奇的是韩掌柜袭击她的理由。

        红豆飞奔过来,拽住韩掌柜的头发边抽边骂:“竟敢袭击我们姑娘,看我抽不死你!”

        清脆的巴掌声很快掩盖了韩掌柜的惨叫声。

        “红豆,停一下。”骆笙开口。

        红豆收了手,把被抽得晕头转向的韩掌柜往地上一推,一脚踩在她身上:“姑娘,您吩咐。”

        骆笙走过来,目不转睛盯着地上的女子:“你是谁?”

        韩掌柜一手撑地,仰头瞪着她。

        眼里强烈的恨意令骆笙不觉敛眉。

        本来听韩掌柜提到去年官差乱抓年轻女子,她还想是不是对骆大都督的报复,可看韩掌柜恨不得把她千刀万剐的反应,就有些古怪了。

        现在看来,那番话更像是为了降低她的警惕。

        骆笙盯着韩掌柜,瞧出了不对劲:刚刚红豆抽了她那么多下,却不见她面皮红肿……

        骆笙心中一动,吩咐红豆:“检查一下她的脸,看有没有古怪。”

        红豆听了吩咐蹲下来,一手按着不让她挣扎,一手落到她脸上摸索。

        “放开我,放开我!”

        刺啦一声响,红豆手中多了一张皮。

        女掌柜控制不住惊呼,大堂中的酒客也吓得掉了筷子。

        红豆大姐儿把人家的脸皮撕下来了?

        骆笙则认出了露出真容的女子:“朱姑娘?”

        众人回神,这才发现地上的女子换了模样:忽略红肿的脸颊,竟是个容貌美艳的姑娘。

        众人齐齐看向红豆手中之物。

        那张面皮微微晃着,灯光下令人骇然。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赵尚书身为刑部尚书,案子虽破不了,见过的稀奇事却多了,猜测道:“这是人皮面具吧?”

        人皮面具?

        众人一听,不由头皮发麻。

        这不是一间喝酒吃肉的酒肆吗,怎么连人皮面具都出来了?

        红豆也把女子认了出来:“朱含霜,怎么是你!”

        女掌柜对来过酒肆的客人都能记得,盯着朱含霜喃喃道:“原来你是安国公府的朱二姑娘!”

        在座的都是男客,听红豆喊名字不知道是哪家的,一听安国公府就知道了。

        也因此,更加震惊。

        安国公府的姑娘戴着人皮面具来袭击骆姑娘?

        其实骆笙已经有了长公主的封号,只不过人们还是习惯称她一声“骆姑娘”。

        “如果我记得不错,那间脂粉铺开了有两年多了吧。朱姑娘如此处心积虑,真是有毅力。”骆笙淡淡道。

        朱含霜对骆笙的话充耳不闻,捂着手腕痴痴望着卫晗:“王爷,你还记得我吗?”

        骆笙睨了卫晗一眼,默默往后挪了挪。

        谁惹出的麻烦,谁解决。

        卫晗面无表情点了点头:“记得。你找过骆姑娘很多次麻烦。”

        朱含霜听到“记得”两个字时亮起的眼睛在听到后面的话后暗了下去,愤怒与委屈汹涌而至:“王爷难道忘了姓骆的贱人当街扯下你腰带的事了?她如此羞辱你,为何你还处处维护她?”

        酒客们嗅到了八卦的味道,登时竖起耳朵。

        说真的,他们也很好奇啊。

        卫晗觉得这话有些可笑,淡淡道:“一个小姑娘的无心之举还羞辱不到我。至于后来为何处处维护——”

        他看了骆笙一眼,坦然道:“因为我心悦她,维护她不是天经地义吗?”

        天经地义?

        朱含霜喃喃念着这几个字,理智一下子崩溃:“骆笙,我要杀了你,我一定要杀了你!”

        “别吵了!”中气十足的喊声传来。

        众人齐齐往门口处望去,就见骆大都督快步走了进来。

        “赵尚书,你们刑部是不是该把行凶的人带走?”骆大都督指指陷入疯狂的朱含霜。

        赵尚书为难点头:“咳咳,是该带走……”

        但他不想走啊,免费的酒菜还没吃完,热闹也没看够。

        骆大都督虽恼朱含霜袭击爱女,但一个已经暴露的凶手完全不值得他费心。

        他现在更关心的是另一件事。

        骆大都督目光灼灼盯着卫晗,严肃道:“王爷,我们去后边谈谈吧。”

        卫晗看了骆笙一眼,微微点头:“好。”

        二人很快离开了大堂。

        见没了热闹可看,赵尚书吩咐跟来的侍从:“把她带回刑部,去给安国公府传个信。”

        大堂中恢复如常,酒客们看着柜台边神色淡然的少女暗暗服气:到底是骆姑娘,听到开阳王的表白竟然面不改色。

        后院的柿子树乘着夜色有种静谧的美丽,骆大都督指了指一旁石凳:“王爷坐。”

        卫晗坐下来。

        骆大都督暗吸一口气,故作平静开口:“王爷刚刚说心悦笙儿——”

        “是。”

        骆大都督板着脸,一连三问:“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王爷难道打算与小女私定终身?”

        想想就气,辰儿登基后就把四个女儿封了长公主,他还想着这下可好了,终于能体会一下媒人踏破骆府门槛的感觉了。

        万万没想到啊,一年了,整整一年了,还是一个求亲的都没!

        别人也就罢了,不能强按牛头喝水,开阳王明明喜欢笙儿却半点正事不干,是料定了他闺女嫁不出去?

        面对骆大都督的质问,卫晗老老实实回道:“不知不觉就喜欢了,正准备明日向骆叔求亲。”

        “我不同意!”骆大都督断然拒绝。

        哼,他也是有骨气的人。

        卫晗没想到骆大都督毫不犹豫拒绝,看着那张黑脸认真问:“您能说一下反对的原因吗?”

        骆大都督矜持咳嗽一声:“一家有女百家求,我还想给笙儿好好挑一挑。”

        百家求?

        卫晗怔了怔。

        见卫晗愣住,骆大都督一颗心提了起来:不会吧,这么点挫折这小子就打退堂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