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7章 答应

    卫晗一时拿不准骆大都督的意思。

        若真有许多人来求亲,骆大都督想好好挑选一番他尚能理解,可眼下似乎无人与他争……

        这种情况下骆大都督却毫不犹豫拒绝,那是十分看不中他?

        可骆大都督曾主动对他透露过结亲之意……

        从那年柿子树下向骆姑娘提出白首之盟,他等了很久,终于等到了骆姑娘点头。至于来自其他人的障碍,无论如何都要跨过。

        许是太在乎,碰壁的这一刻卫晗不由想了太多。

        他这番谨慎落在骆大都督眼里,心里一慌:糟糕,开阳王这是想打退堂鼓啊!

        无论如何都要撑住,不能主动松口。

        骆大都督安抚着那颗患得患失的心,面上保持着严肃。

        至少再求一次,他才能答应。

        晚风吹来,柿子树枝叶摇摆,落叶飘飘悠悠从卫晗面前飞过。

        卫晗薄唇微抿,坚定了念头:既然已经开口,今日定要求得骆大都督答应。

        “骆叔疼爱骆姑娘,想要好好挑一挑我能理解。不过我向您保证,就算有再多人求娶骆姑娘,我也会是其中最诚心的——”

        “我答应了。”

        卫晗呆了呆。

        他话还没说完。

        骆大都督一脸郑重,心中却默默叹气:能不是最诚心的吗,这么多年满打满算来求亲的也就这么一个……

        见卫晗还没反应,骆大都督重重咳嗽一声:“看在王爷一片诚心的份上,我就勉强同意吧。”

        卫晗嘴角扬起:“多谢骆叔。”

        骆大都督心情飞扬,竭力保持着平静:“不知王爷对吉日有什么想法?”

        卫晗大着胆子道:“骆叔觉得霜降之后如何?”

        时间确实有些急,但他已经等太久了。

        他想在转年的上元节以夫君的身份拥她入眠,而不是如每一个上元节的深夜陷入幼时父母被害的回忆,睁眼到天明。

        “霜降?”骆大都督一愣,飞快默算。

        现在是七月,离着霜降也就两个多月了啊。

        没想到这么快就能把女儿嫁出去了!

        骆大都督喜上眉梢,看到对面青年眼中的殷切急忙压下上扬的嘴角,沉吟道:“有些急了——”

        卫晗歉然点头:“是急了些……”

        骆大都督险些翻白眼。

        这小子是不着急娶媳妇吧,怎么还附和呢?

        唯恐夜长梦多,骆大都督轻咳一声:“虽然急了些,但如今天下初定,正适合办喜事……那就霜降之后择个良辰吉日吧!”

        骆大都督的干脆令卫晗滞了滞才反应过来:“多谢骆叔成全。”

        骆大都督一脸矜持:“主要是看在王爷颇有诚意的份上。”

        “那我回府开始准备。”卫晗站起身来。

        “王爷慢走。”

        骆大都督目送卫晗离去,立刻吩咐去厨房端菜的红豆:“快把你们姑娘喊来。”

        不多时骆笙走进后院,在骆大都督对面坐下。

        “父亲找我。”

        骆大都督看了看女儿,越看越欢喜。

        笙儿十八岁了,正是嫁人的好年纪啊。

        万万没想到四个女儿中笙儿最争气,第一个让他体会到当泰山大人的感觉。

        泰山大人——

        骆大都督一想等过年的时候开阳王来拜年,对着他规规矩矩叫岳父,心中就美滋滋的。

        骆笙见骆大都督只顾傻笑,问道:“父亲刚刚与王爷商议了亲事吗?”

        骆大都督笑意一收:“姑娘家怎么上来就问这个。”

        骆笙默了默,坦然道:“我看父亲挺高兴的。”

        骆大都督:“……”有这么明显吗?

        再看唇角含笑的女儿,忽然觉得有点没面子。

        “咳咳,吉日定在霜降后,笙儿好好准备一下吧。”

        骆笙想了想,如实道:“也不知道准备什么。”

        她还是清阳郡主的时候,经历过一次出阁,那时候一切都有人安排,只等着出嫁就好。

        现在她成了长公主,似乎就更不需要准备什么了。

        骆大都督被问住了,冥思苦想半晌,迟疑道:“好歹绣一对鸳鸯枕巾……”

        迎着爱女错愕的眼神,骆大都督心头一凛,急忙改口:“我看这些都不用准备了,笙儿打扮得漂漂亮亮嫁过去,就是那小子天大的造化。”

        绣啥枕巾啊,万一鸳鸯绣成了鸭子,岂不尴尬。

        转日,骆大都督把答应开阳王求亲的事对骆辰说了。

        “霜降后?”骆辰压下心头那丝不爽,微微点头,“一年多的时间筹备,倒也充足。”

        骆大都督哈哈一笑:“不是明年霜降,是今年霜降。”

        “今年?”骆辰险些吐血,“父亲为何这么急,难道还怕姐姐嫁不出去?”

        骆大都督呵呵一声。

        这还用问么。

        骆辰缓了缓,忍气道:“就算姐姐嫁不出去,我也可以养她一辈子。她是长公主,难道还有人敢轻视?”

        骆大都督睨了儿子一眼:“咱们家缺的是养你姐姐的钱吗?难道你就不想以后当舅舅?”

        骆辰被问得哑口无言。

        实话实说,他对当舅舅才没什么兴趣。

        不过他知道姐姐的心意。

        她愿嫁给开阳王,他自然会让她顺心如意。

        “那我回头让钦天监择一良辰吉日。”骆辰想了想,提醒道,“外祖家那边——”

        骆大都督笑道:“今日我就打发人去报信,请你舅舅他们来京城参加婚礼。”

        等骆大都督离去,骆辰叫来赵尚书询问:“听说昨日有间酒肆开业,安国公的次女袭击我姐姐,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赵尚书早就看明白新帝对骆姑娘的看重,对这趟进宫全在意料之中,自然把该了解的都了解了。

        “回禀皇上,事情是这样的。安国公夫人原来并非吃螃蟹小饺儿噎死的,而是阻拦安国公责罚朱二姑娘时被安国公失手错杀……朱二姑娘害怕责罚逃出国公府,得了平南王府小郡主的帮助,改头换面在有间酒肆斜对面开了一家脂粉铺……”

        听赵尚书讲完,骆辰面色如冰:“也就是说,安国公次女处心积虑,就是为了刺杀我姐姐?”

        赵尚书垂眸,没吭声。

        好一会儿,就听新帝淡淡道:“刺杀长公主是什么罪名,赵尚书依刑律来办就是。至于安国公府……安国公教女无方,难辞其咎,就夺了爵位贬为庶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