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拒见

    骆笙下巴微抬,淡淡嗯了一声,神态矜持又冷淡,施施然踏入了神医家的大门。

        直到这一刻,骆樱姐妹三人还像在做梦。

        “她,她真的做到了?”骆玥望着骆笙背影喃喃。

        骆晴微微红了眼眶,用力点头“是,三妹做到了。”

        她们是大都督府的姑娘,平日里尊贵又体面,何曾想过有一日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一个小小守门童子刁难。

        而使她们摆脱难堪的是骆笙,是她们认为飞扬跋扈只会闯祸的骆笙。

        这一刻,骆晴心情十分复杂。

        骆笙回头扫了一眼,微微敛眉“你们还傻站着干什么?”

        骆樱姐妹三人忙提着裙摆追上去,没有因为骆笙的话产生丝毫不悦,甚至对着那张冷若冰霜的脸露出了微笑。

        这个时候骆笙可没有闲心关注姐妹们的心理变化,步入院门后就四下扫量一眼。

        青石板铺就的路直达屋门口,一棵大槐树枝叶繁茂遮蔽了大半个院子,墙角爬满了忍冬花,金银相间分外绚烂。

        骆笙垂眸静静等候。

        如果不出意外,她很快就能见到李神医了,曾为了口吃的闹着收她为徒却惨遭无情拒绝的那个老人。

        骆笙甚至说不清李神医有多大年纪,十多年前她见到的就是一位白苍苍却精神矍铄的老者,也不知过了这么多年,李神医变化大不大。

        守门童子开始叫人进去。

        拿到写着一号牌的求医者随守门童子迈上台阶,留在院中的人紧张起来。

        神医一日最多只收治三人,别人有了机会,轮到自己就希望渺茫了。

        第一个人进去没多久就走了出来,看脸色就知道结果不妙。

        那人也不多说,更没有留下看热闹的心思,默默向院门口走去。

        都知道神医难求,如果不是亲人患了寻常大夫束手无策的病症,谁又会抱着一丝希望跑到这里来呢。

        院中的人望着那人沮丧的背影,有些庆幸,又有些同情。

        很快这些人就顾不上同情了,随着一个个人由守门童子领着进去再出来,全都体会到了同样的心情。

        直到第十五号,那人才换了一副截然不同的表情走出来。

        “多谢了!”那人对着守门童子连连道谢。

        守门童子翘着嘴角,口中还算客气“是您带来的东西入了神医的眼,小人可不敢当谢。”

        那人把一个荷包塞入守门童子手中,神色激动向院门口走去。

        那些被拒绝却不甘心离开以及尚未轮到的人呼啦围了上去,七嘴八舌问道“神医答应了?”

        那人得意点头“不错,神医问过我父亲的病症,答应两日内就去看诊。”

        “真是恭喜了。”众人纷纷道喜,至于有多少真心就只有天知道了。

        之后再进去的人显然运气不佳,包括为母求医的安国公府二姑娘朱含霜。

        “骆姑娘,可以进去了。”守门童子心中对骆笙虽怨恨,尝到了厉害却不敢再闹幺蛾子。

        骆笙对此表示满意,微微颔。

        见骆樱几人要跟着一起进去,守门童子忙道“骆姑娘一个人进去就够了,神医不喜人多。”

        骆樱几人不由看向骆笙。

        “既如此,你们就在院中等我吧。”

        “三妹,你……可有把握?”骆樱低声问。

        骆笙微牵唇角“大姐这话我无法回答,这世上哪有绝对的事。”

        骆樱脸一红,赧然道“是我失言了。”

        她是长姐,骆府遇到危机本该照顾好妹妹们,可如今却要靠三妹出面,她这么问给三妹增加压力实在不该……

        “不过我会尽力而为。”骆笙说罢往前走去,与立在石阶下的朱含霜擦肩而过。

        一声冷哼响起“某些人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神医可是放过话,就算大都督府的人带来稀世珍宝也不会给骆大都督医治,我劝某人莫要自取其辱了。”

        骆笙连个眼神都欠奉,声音微扬喊了一声红豆。

        “婢子在!”红豆脆生生应道。

        “照顾好三位姑娘,若有不开眼的欺负到三位姑娘头上,打了再说。”骆笙说完,踏上了石阶。

        红豆虎着脸看向朱含霜,眼神挑衅。

        朱含霜用力攥了攥拳,气得浑身颤抖。

        骆笙这个贱人,竟完全不把安国公府放在眼里!

        若是以前就罢了,眼下骆大都督都要咽气了,骆笙哪来的底气纵容一个婢女对她挑衅?

        偏偏她可以与骆笙针锋相对,对骆笙丫鬟的放肆只能视而不见。

        她还要脸,总不能当众与一个贱婢撕扯。

        想一想堂堂安国公府二姑娘与一个婢女对打,不,或许是单方面殴打的场面,朱含霜就不寒而栗。

        眼见骆笙进去,那些求医失败的人都不走了。

        好奇与瞧热闹永远是大部人的天性。

        “骆姑娘,可以把你带来的东西呈给神医了。”守门童子抱着看笑话的心思提醒。

        伶牙俐齿把他一个小小守门人为难住又如何,神医一听是骆府的人定然会轰出去。

        骆笙仿佛没有听到守门童子的提醒,望着那扇绣有神农尝百草的屏风出神。

        她知道那个老人就在屏风后。

        “是骆大都督府的人?”屏风后,一道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响起。

        骆笙压下心头激动,朗声道“我是骆大都督之女,今日特来替父求医。”

        她话音才落,隔着屏风就传来李神医不耐烦的声音“回去吧。茯苓,叫下一个人进来。”

        “骆姑娘,神医请你出去。”守门童子微笑着对骆笙做出请的手势。

        骆笙神色间没有丝毫被无情拒绝的恼怒与挫败“神医还没见过我带来的东西。”

        那个声音更加不耐烦“不必看,出去!”

        “骆姑娘,你还是快出去吧,要是每个求医者都像你这般纠缠,神医就不用做别的了。”守门童子笑着道。

        这笑不是客气,而是讽刺。

        骆笙盯着屏风微微皱眉。

        记忆中,神医不是这般不近人情的人。

        不过她旋即恍然那时候她是清阳郡主,现在她是骆姑娘了。

        沉默了一瞬,骆笙再次开口“可我手中这枚养元丹本就是神医所给,神医为何当做不认识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