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神医出诊

    一阵脚步声响起,旋即从屏风后走出一位老者。

        骆笙颤了颤睫毛。

        与十几年前相比,李神医几乎没有变化,还是一头不掺杂色的银发,一双比年轻人还有神的眼睛。

        岁月似乎忘了光顾这位老人,而这样的不变带给骆笙的亲切不言而喻。

        可对李神医来说就不同了,他沉着脸盯着这个从未见过的小姑娘,语气严厉:“养元丹呢?”

        骆笙递过去一个小小的盒子。

        李神医把盒子打开,看到里面放着的药丸眼神一缩,随即放到鼻端嗅了嗅。

        再然后,李神医脸色就更难看了。

        “这药丸是哪里来的?”

        骆笙眨眨眼,一双明眸露出愕然:“你不是神医!”

        “什么意思?”李神医沉着脸喝问。

        骆笙仿佛没有察觉对方处在暴怒的边缘,自顾道:“养元丹是神医给我的呀,可你不是神医……”

        李神医反应了过来。

        这小姑娘的意思是有人冒充他。

        李神医可不是那种修身养性的人,相反,老头儿脾气爆得很,直接就把装有养元丹的小盒子往桌案上重重一拍,吼道:“给老夫说清楚,到底是哪个王八蛋给你的养元丹!”

        留在院中瞧热闹的众人隐隐听到了吼声,不由交换了一下眼色。

        神医这是发火了?

        果然传闻不假,骆大都督得罪过李神医,所以李神医才放出那样的话来。

        等在院中的骆樱姐妹面色微变。

        骆玥咬了咬唇,不安道:“大姐、二姐,神医是不是对三姐发脾气了?”

        骆晴愁眉不展:“好像是。”

        骆樱叹道:“这也怪不得三妹,请不到神医本就在意料之中。四妹,尤其是你,等会儿三妹出来莫要抱怨。”

        “我知道。可你们就不担心么,三姐万一把神医打了怎么办?”

        骆樱与骆晴当即凌乱了。

        四妹为何提醒她们!

        比起心已经提到嗓子眼的姐妹三人,直面神医怒火的骆笙就淡定多了。

        “这么说,给我养元丹的是假神医?”

        若非面前是个看起来娇娇弱弱的小姑娘,李神医一拳就捶过去了,吹着胡子道:“当然是假的!”

        “哦。”骆笙应了一声,表示知道了。

        李神医抚了抚胸口。

        这小姑娘可要气死他了,哦一声是什么意思啊?知道有人冒充他,都不带惊讶的?

        骆笙指了指养元丹:“这药也是假的吗?”

        李神医登时沉默了。

        人是假的,药却是真的!

        而这正是令他失态的原因。

        养元丹是他专为镇南王妃研制的药丸,从未流传出去,为何会有人配制?

        “药不是假的。”李神医忍着恼火如实道。

        作为一名医者,在这方面他不能也不屑扯谎。

        骆笙露出个微笑:“那就好。”

        李神医目光灼灼盯着骆笙:“小姑娘,现在你能说说从何处得到的养元丹么?”

        骆笙抿了抿唇角,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反而问道:“那么您对我带来的此物是否感兴趣呢?”

        李神医是个有时候不大讲道理,有时候又有点清高的人,骆笙笃定他在这个问题上不会违心给出答案。

        这也是她以骆姑娘的身份前来求医的底气。

        李神医沉默了足足半盏茶的工夫,微微点头:“老夫确实感兴趣。”

        他感兴趣的是谁配制出了养元丹,不过这可以算是一件事。

        骆笙弯了弯唇角。

        李神医果然没有变,他感兴趣就是感兴趣,不会因为她是骆大都督的女儿故意否认。

        “那……您可以为我父亲看诊吗?”

        李神医憋着气看着问出这话的少女。

        小姑娘最多不过十五六岁,眉眼间有着这个年龄罕有的镇定。

        这让他莫名想到了另一个小姑娘。

        李神医在心中叹口气,不情不愿点了个头。

        他可是一个有原则的神医。

        “现在你可以告诉老夫,是怎么得来的养元丹吧?”

        “当然。”骆笙痛快点头,“前些日子我在南边因为身体不适请了一位大夫问诊,这养元丹就是那位大夫给的,说能调理身子骨……”

        “那名大夫姓甚名谁?”

        “当地人皆叫他李神医,不知道名字。”

        李神医面沉似水:“小姑娘在何处遇到的这位李神医?”

        “南阳城。”骆笙一字字道。

        李神医陡然变了脸色,脱口而出:“胡说!”

        骆笙眨眨眼,露出几分委屈:“神医为何这么说?”

        李神医一想到有人敢打着他的名号行事,简直要气炸了,怒不可遏道:“老夫就在京城,这世上何来另一个李神医?”

        “那——我遇到的李神医是假冒的?”

        “当然是假冒的!”李神医忿忿说着,心中疑惑加深。

        有一个能配制出养元丹的医者在南阳城打着他的名号行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骆笙露出庆幸神色:“幸亏今日见到了您,不然我至今还以为您就是我在南阳城遇到的那位神医。”

        比起不屑扯谎的李神医,她就不一样了。

        她脸皮厚。

        李神医看着骆笙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他心里对骆大都督府的人烦着呢,怎么听这小姑娘一说,还要庆幸今日见了这一面。

        总觉得这小姑娘得了便宜卖乖,又寻不到证据。

        李神医认真思索着。

        骆笙微微一笑:“我后面已经没有求医者,既然神医对我带来的东西感兴趣,而我父亲的病情耽误不得,能不能请您这就随我去骆府?”

        李神医板着脸点了点头。

        他定的规矩,捏着鼻子也得认了。

        骆笙对李神医施了一礼:“那就多谢了。”

        李神医打量着难掩喜色的少女,忽然问了一句:“你就肯定老夫能治好你父亲?”

        骆笙直起身来,平静道:“我不能肯定您一定能治好我父亲,但我能肯定若是这世上只有一人能治好我父亲,那这个人一定是您。”

        李神医本来沉下来的脸因为听到骆笙后半句话稍缓,摸着胡子冷哼:“小儿无知,老夫当然能治好你父亲!”

        骆笙嘴角抽动,一时无话可说。

        老头儿多大年纪了,还是这么争强好胜。

        “还杵着干什么?”李神医拿上药箱,往门口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