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还钱

    对于等候在院中的人来说,骆笙进去的时间有些久了。

        骆姑娘该不会真把神医打了吧?

        众人不约而同想。

        至于骆姑娘带来之物引起了神医兴趣从而出来晚了这种可能,不存在的。

        骆樱姐妹三人的不安更深了。

        骆玥盯着紧闭的屋门一咬牙“大姐,二姐,我进去瞧瞧!”

        她们总不能一直傻等着,万一骆笙真把神医给打了,好歹有个人去给义兄们报信。

        想一想临出门时几位义兄要送她们过来却被骆笙干脆拒绝,骆玥就后悔不迭。

        这一次骆樱与骆晴没有拦着骆玥,算是默认了她的决定。

        骆玥鼓了鼓勇气,刚迈出一步就顿住了身子。

        一名白老者从屋门口走了出来,骆笙紧随其后。

        人群一阵骚动“神医出来了!”

        李神医对这样的情景早已司空见惯,面无表情往院门处走去。

        跟在他身侧的少女同样面无表情。

        众人不由面面相觑。

        这……是什么情况?

        骆笙没有为陌生人解惑的兴趣,经过骆樱姐妹三人时开口道“回府吧。”

        “回府?”骆玥呆呆重复着这两个字。

        红豆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四姑娘,你是不是傻啦,我们姑娘叫你回府呢,没看神医都跟着走了?”

        众人倒抽了口冷气。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骆姑娘请动了神医?

        骆玥一把拽住了骆笙“三姐,神医答应给父亲看诊了?”

        骆笙看一眼面色不佳的李神医,淡淡道“神医答应了,但你们再耽误时间,说不定就要反悔了。”

        “我们回府!”骆玥激动得红了眼眶。

        骆樱与骆晴同样激动难掩,往院门口走的短短几步路仿佛踩在棉花上。

        三妹竟然真的请动了李神医,好似做梦一样。

        如坠梦中的还有留在院中看热闹的人。

        眼看骆家姐妹全都随着李神医走出了院门,朱含霜如梦初醒,提着裙摆快步追了出去。

        “神医请留步!”

        走出院门的李神医脚步微顿,看向追上来的蓝衣少女。

        朱含霜对着李神医施了一礼“神医是要出诊么?”

        “小姑娘有事?”

        朱含霜暗暗吸了口气,再问“不知神医去哪家府上?”

        虽然李神医是与骆笙一道出来的,可她还是无法相信骆笙请动了神医。

        “去这个小姑娘府上。”李神医指了指骆笙。

        朱含霜一双眸子猛地睁大“您,您说过不给骆大都督诊治的……”

        李神医有些不耐烦了,冷冷道“骆姑娘拿出了令老夫感兴趣的东西。”

        这个小姑娘刚刚进去过,好像是什么安国公府上的。真是一点不懂事,以为他乐意去骆府出诊?

        他稳稳坐在屏风后,结果被姓骆的小丫头拿养元丹当饵给勾了出来,最后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以为他看不出来是饵么?

        好吧,一开始听到养元丹确实没顾得想太多,后来反应过来已经晚了。所以才憋气啊,偏偏这个小姑娘还跑过来提醒他!

        李神医当即对朱含霜印象极差,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朱含霜张张嘴,满腔火气却不敢作,只能死死咬唇看着李神医走向停靠在不远处的马车。

        守在茶棚看热闹的人直到亲眼瞧着李神医上了骆府马车离去,这才相信神医真的被骆姑娘请动了。

        众人登时热火朝天议论起来。

        “不对啊,神医明明说过无论骆府带什么东西过来都不会给骆大都督诊治。”

        “那只能说明骆姑娘带来之物非同一般,让神医实在无法舍弃。”

        “骆姑娘到底带来了什么?要是能摸清神医喜好,以后就不愁请神医出诊了。”

        “那谁知道呢,除非去问骆姑娘。”

        “问骆姑娘?还是算了。”惹不起。

        “嘶——我才现骆姑娘深不可测啊。”

        “怎么说?”

        “你们忘了,刚刚骆姑娘找开阳王讨要号牌,开阳王连犹豫都没有就给她了。”

        一人轻咳一声,放低声音道“这个可能不是深不可测,纯粹是脸皮厚……”

        先前说这话的人冷笑“那你厚着脸皮去找开阳王讨要号牌试试,看开阳王给不给。”

        一想那位不苟言笑的年轻王爷,众人心头一凛。

        骆姑娘确实深不可测!

        骆笙等人才离开不久,就有人把消息报到了骆府。

        “什么,三姑娘真的请动了神医?”一贯稳重的平栗险些把茶杯脱手。

        齐四在义子中行四,吃惊比平栗更甚“会不会弄错了?”

        云动开了口“四哥这话好笑,锦麟卫的人要是连这个都能搞错,与酒囊饭袋有什么区别?”

        齐四笑笑“三姑娘突然从金沙跑回了京城,五弟不是就什么都不知道么?”

        这话算是戳到了云动的痛处。

        他因为义父遇刺匆匆赶回京城,没想到金陵府那边却出了岔子,到现在才接到传信说现了负责留意骆辰动静的锦麟卫尸体。

        “四弟、五弟不要说了,我们出去迎吧。”平栗率先起身。

        兄弟五人站在大门口静静等着,不知过了多久终于看到两辆马车一前一后驶来。

        行在前头的青帷马车先停下,骆笙姐妹6续下了马车。

        骆笙径直走向后边马车,等李神医出来后微微屈膝“神医请吧。”

        李神医板着脸点了点头,无视平栗等人踏入了骆府大门。

        骆府上下登时因为姑娘请来了神医而沸腾。

        比之骆府此刻的轰动,开阳王府一片沉静。

        卫晗坐在院中树下喝了半盏茶,喊道“石焱。”

        石焱立刻上前“主子有事?”

        “取三千五百两银票送到大都督府上。”

        “主子?”石焱一脸惊讶。

        “怎么?”卫晗拧眉,不知道这么一个简单的吩咐为何能引人惊讶。

        石焱眨眨眼“骆姑娘的意思,您欠的债拿号牌抵了吧?”

        “去送。”卫晗脸色极冷。

        女子太过善变,回头骆姑娘不认了怎么办?

        他又不差这个钱,没必要被一个小姑娘拿捏着。

        “是。”石焱露出肉疼的神色。

        “等一等。”

        “主子还有何吩咐?”

        “换你弟弟石燚去,你去刷恭桶。”

        石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