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杏花肥

    骆笙被花木遮了大半身形,立在暗处闻声望去。

        是盛大郎四人。

        骆笙还闻到了淡淡酒气。

        先前与四人偶遇,四人吓得没敢在家吃饭,看来是去外头浪过了。

        盛三郎脚步踉跄,正由兄弟们搀扶着往骆笙所在方向走。

        盛二郎恨铁不成钢的语气响起:三弟,你何必为了一个心中没有你的女子的死黯然伤神?

        盛三郎微微抬头,月色下露出泛红的眼。

        谁黯然伤神了,二哥莫要胡说。

        胡说?盛二郎用折扇敲了敲盛三郎肩头,没好气道,那是谁喝成这副德行?不是借酒浇愁是什么?

        一旁盛大郎劝道:二弟,三弟心中难受,你就少说两句吧。

        盛二郎冷笑:我就是看不过去。那个钱姑娘是因为嫁不成苏曜投缳自尽的,三弟这么闹算什么?

        投缳自尽?

        骆笙眸光微闪。

        她的眼睛如一泓湖水,花枝树影倒映其中,明明暗暗荡起涟漪。

        盛三郎脸涨得通红,不知是喝太多还是羞恼,中气十足吼道:谁闹了,今天的酒够劲,我多喝两口不行么?

        盛四郎猛拉盛三郎衣袖:三哥,别说了——

        盛三郎蒲扇般的大手一揉幼弟头顶:一边去,你小子还想啰嗦?

        当兄长的多嘴就算了,当弟弟的还想对他说教?

        盛四郎小脸通红,急得结巴了:不是啊,表,表姐在那里!

        其他三人齐齐停下来,看到骆笙果然就站在前方花木旁,脸色顿时五彩纷呈。

        骆笙神色自若冲四人颔首,打过招呼带着红豆目不斜视往前而去。

        晚间风急,落花被风卷着跑,就如四人此刻凄凉的心情。

        盛三郎抹了一把脸,呆呆问道:咱们的话被骆表妹听到了?

        盛二郎呵呵一笑:别人的话听没听到不好说,三弟你刚刚嗓门那么大,肯定被听到了。

        盛三郎:

        骆笙回到房中,洗漱更衣,换了一身雪白中衣靠在榻上。

        红豆搬来小杌子,挨着主子坐下,不解问道:姑娘,您为何说有夜游的隐疾?

        骆笙望着芭蕉投在碧纱窗上的暗影,平静道:让对方感觉到安全,才好引蛇出洞。

        小丫鬟摇摇头:婢子不明白。

        骆笙看着一脸困惑的小丫鬟,难得笑了笑:你不用明白,照着我的吩咐做就是了。

        她喜欢这个不聪明的小丫鬟。

        她全无骆姑娘的记忆,庆幸来盛府不久,不必担心在这些人面前露出马脚。

        骆姑娘的贴身丫鬟要是太机灵,那就给她出难题了。

        杀人灭口终归有些于心不忍。

        去叫那两个小丫鬟来。

        红豆应一声是,出去片刻就领进来两个小丫鬟。

        两个小丫鬟皆是十三四岁的年纪,平日里只负责一些杂活,等闲不得进里屋来。

        表姑娘。两名小丫鬟被骆笙淫威所摄,战战兢兢行礼。

        骆笙微微颔首,对红豆道:取四两银子来,一人二两。

        红豆是见过自家姑娘花大钱的,十分爽快取来银钱掷到两个小丫鬟怀里,把两个小丫鬟骇得扑通跪下,齐声问道:表,表姑娘有何吩咐?

        该不会是表姑娘缺人手,让她们上街去抢哪家公子吧?

        银子虽好,可这种事她们干不来啊。

        骆笙面色淡淡交代道:明日你们去街上——

        其中一名小丫鬟身子一晃,砰砰磕头:表姑娘,抢人这种事婢子做不来啊!

        骆笙顿了顿。

        红豆已是跳脚骂起来:呸,小蹄子做什么春秋大梦,抢人还轮得到你?

        有她红豆在,姑娘怎么会把这等差事交给别人?

        这是对她第一大丫鬟兼打手的侮辱!

        两个丫鬟听得眼神发直。

        是她们见识少么,什么时候上街强抢美貌郎君成了好差事?

        骆笙语气平静,丝毫不为三个丫鬟的反应所扰,继续交代道:明日你们去街上打听一下,看有没有一位姓钱的姑娘投缳自尽了,越详细越好。倘若觉得自己去打听不方便,请父兄朋友代劳都可。这二两银子是跑腿费,明日谁打探的消息多会另有二两银子赏赐。

        两名丫鬟一听只是打探消息大大松了口气,一叠声道:表姑娘放心,明日一早婢子就去打听。

        二人说完对视一眼,看对方的眼神带了一丝警惕。

        表姑娘可说了,明日谁打探的消息多还有二两赏钱呢,可不能被对方得去了。

        两名小丫鬟跃跃欲试走出房门,红豆赶紧问道:姑娘,您让她们打听那个干嘛?

        好奇。骆笙侧身躺下,拉过锦被盖好。

        被褥散发着熟悉又陌生的熏香,转眼又是新的一日。

        骆笙早早睁开了眼。

        碧纱窗外芭蕉摇晃,翠鸟清脆的叫声飘进来。

        红豆就睡在拔步床的地平上,此时仍睡得香。

        骆笙轻咳一声,喊道:红豆。

        明明声音不大,红豆却一骨碌爬起来,揉了揉眼睛迷瞪瞪问道:姑娘,您怎么这么早起来了?

        骆笙微勾唇角:不早了,该去给外祖母请安了。

        红豆一下子没了睡意,不可思议道:您以前从不去请安的。

        就是在京城的时候姑娘都要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来,吃饱喝足就领着她与几个丫鬟小厮上街闲逛去了。

        请安是什么?

        骆笙看红豆一眼,语气淡然:以前我没去鬼门关逛过,现在不一样了。

        这一眼看得红豆心头凛然,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忙伺候骆笙洗漱穿戴。

        主仆二人走出院子,缓缓向福宁堂走去。

        盛府是典型的江南景色,婉约雅致,处处可见花团锦簇。

        红豆吸了一口新鲜空气,笑吟吟道:没想到盛府虽小,早上的花园子瞧着还不错。

        骆笙缓步前行,并不评论。

        红豆突然停下来:姑娘,您先等一下。

        骆笙驻足,就见小丫鬟提着裙摆跑到一株杏树前,踮脚折下一束杏花跑回来。

        姑娘,这杏花开得好,婢子摘几朵给您插在发间好不好?

        骆笙的视线由小丫鬟红扑扑的脸蛋落到那一支繁花上,微微点头:好。

        红豆绕着骆笙发髻别了一圈杏花,突然低声道:姑娘,两位表姑娘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