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原来如此

    齐四对骆笙笑笑:“三姑娘,我们走吧。”

        骆笙立着没有动:“不用四哥陪我,有五哥就够了。”

        云动诧异看了她一眼,齐四神色更加古怪。

        “他们两个一起陪三姑娘去岂不更好?”平栗语气温和问。

        骆笙看齐四一眼,语气十分随意:“哦,我不喜欢四哥陪。”

        她不过是去逛一下诏狱,平栗还要让齐四盯着,实在不爽。

        她觉得不爽自然可以拒绝,谁让她是骆姑娘呢。

        齐四神色一阵扭曲,险些把心中恼怒流露出来。

        骆笙淡淡微笑。

        有本事就脾气好了,没本事就憋回去。

        齐四还是识趣憋了回去:“那就让五弟陪三姑娘去吧,我就不讨人嫌了。”

        骆笙微笑着颔:“四哥若是一直这样,就不讨嫌。”

        齐四:“……”真想掐死这丫头。

        “五哥,我们走吧。”骆笙见云动还在傻,催促一句。

        “呃,好。”云动怀着十分复杂的心情点了头。

        眼见骆笙要走,盛三郎急忙问:“表妹,那我呢?”

        他在大都督府就只认识表妹,可表妹今早出门把他留下,现在出门又把他留下,这也太让人伤感了。

        平栗古怪看了盛三郎一眼。

        这傻小子怎么浑身散着浓浓的独守空房的怨妇气息?

        平栗这般想着又瞄了云动一眼。

        新欢?旧爱?

        三姑娘这是折了一个面,想从二人中选一个补上?

        骆笙对盛三郎露出个安抚的笑:“表哥还是替我在家照顾父亲吧,等我得闲了给你做吃的。”

        盛三郎眼里登时有了神采,小鸡啄米般点头:“表妹放心出门,我会好好照顾姑父的!”

        众人齐齐沉默着。

        南边的人……都这么容易满足么?

        红豆在一旁叉腰冷笑。

        这些人懂个什么,等他们尝过姑娘做的菜——呸呸,姑娘做的菜凭什么给他们吃,自己人吃还不够呢。

        骆笙由云动陪着离开了大都督府。

        云动心中一直揣测义父这位掌上明珠的心思,却总忍不住往面上寻思。

        他也不想这样,可三姑娘说不喜欢四哥陪,却直接点了他陪着……

        以往三姑娘都是用下巴对着他说话的。

        “五哥在想什么?”骆笙突然侧头,微扬下巴看着他。

        云动视线在那白皙纤柔的下巴上落了落,顿时安心了。

        “在想幸亏有三姑娘请来了神医,义父才能醒来。”

        骆笙抿了抿唇:“那五哥可否告诉我,司楠刺杀我父亲的真正原因?”

        云动猛然停住了身子:“三姑娘这是何意?”

        骆笙若无其事往前走:“一个小问题,五哥反应何必这么大。”

        云动快步追上去,这时候就顾不得胡思乱想了,甚至因为少女步子太快想去抓她肩膀。

        当然,他不敢。

        “三姑娘怎么这么问?”

        骆笙侧头,唇角含笑:“因为平栗明显在哄我。”

        虽然刚刚回来,她却已经看出云动与平栗面和心不和,而不是像齐四那样围着平栗转。

        平栗与云动,哪一个心怀歹意她不确定,或许路上那次追杀与这二人都无关,但眼下却可以利用这二人的不和得到她想要的一些讯息。

        “司楠为何刺杀我父亲?”

        云动沉默半晌,问:“三姑娘为何笃定大哥哄你?”

        骆笙睨了他一眼,格外理直气壮:“直觉。五哥难道不知道女人主要靠直觉?”

        认为平栗哄她只是推测,但不妨碍她诈一诈话,而既然要诈话,自然要拿出笃定的姿态。

        云动笑了:“直觉毕竟不是证据,经常是不准的。”

        他赶回京城时对司楠的审讯已经有一段时间,多少知道了些事,而这些事确实不适合让一个小姑娘知道。

        “看来五哥也打算哄我了?”骆笙平静问。

        “怎么会……只是审讯司楠由大哥负责,三姑娘若是觉得大哥哄你,不如回去再问问他。”

        骆笙收回视线举步往前走,语气淡淡道:“我回京的路上遇到了刺杀。”

        云动猛地停下,错愕看着骆笙。

        那般漫不经心的语气,他几乎以为听到的不是遇到了刺杀,而是遇到了一场细雨,一个路人。

        “五哥是驻守金陵府的吧?”

        云动没吭声。

        “五哥对我离开金沙浑然不知,算是职责疏忽吧?”

        云动眉梢轻轻动了动。

        骆笙语气还是那般漫不经心:“也不知父亲知道我遇到了追杀,会如何呢?”

        “三姑娘!”

        骆笙神色一正:“我可以不提遇到追杀的事,五哥可愿回答我的问题了?”

        云动长久沉默着。

        他被威胁了。

        以前,他还没被义父派去驻守金陵府的时候,也曾被三姑娘呵斥过。那时候他尽管需要低头,对小姑娘的这种无理取闹却毫不在意。

        可现在他感受到了被人拿捏住七寸的无力。

        义父对他没有及时现三姑娘进京最多大雷霆,可若是知道三姑娘路上遇到了追杀——云动完全不敢想象后果。

        云动开了口:“司楠刺杀义父与多年前一桩谋逆案有关。”

        “谋逆?”骆笙眼皮跳了跳,放缓脚步。

        “据查到的线索,司楠真正的身份应该是十二年前被灭门的镇南王府一位管事的孙儿——”云动突然现骆笙变了脸色,问道,“三姑娘怎么了?”

        骆笙缓缓抬手压了压眼角,露出一抹浅淡的笑:“听到灭门有些怕。五哥继续说吧。”

        “那位管事因为在主子面前得脸,有一个儿子脱了奴籍搬出了镇南王府。镇南王府出事那日正赶上郡主出阁,这个儿子带了家眷进府吃酒,长子因为热留在了家里,后来这家人再没能离开……那个被留在家中的长子就是司楠,他的父母弟妹、祖父祖母,还有两个叔叔及家人全都死在了那一日,所以一直对义父怀恨在心。”

        骆笙用力握拳控制着情绪,问道:“既然都查清楚了,怎么还不把他杀了替我父亲出气?”

        云动这才有了熟悉感,从而心弦微松:“镇南王府虽被灭门,却有一些漏网之鱼,留着他是要查一查这些年来他是否与镇南王府余孽有联系。而前不久开阳王离京,正是奉皇命去调查此事……”

        “原来如此。”骆笙一字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