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开阳王府的拜帖

    骆笙回到大都督府,直接回了屋没再踏出房门。

        司楠得到了解脱,却困住了她。

        她的心终究不是铁打的。

        平栗得知骆笙杀了司楠,心中恼火至极。

        五弟不是陪三姑娘去的,为何任由她对要犯下手?

        三姑娘说有些话与司楠说抱歉了,大哥,我没想到三姑娘会做出这样的事来。云动嘴上道着歉,心中却没有什么波澜。

        人是在锦麟卫诏狱被杀的,消息根本传出去,除非平栗有意为之。

        若是义父没有醒来,平栗或许会这么做,可现在义父醒了,他不认为平栗有这个胆量。

        平栗显然也明白这些,压抑着恼怒问道:三姑娘究竟为何对司楠下杀手?

        云动笑笑:当然是为义父出气。

        平栗突然觉得无话可说。

        那些放在寻常女子身上不可思议的事,一旦放到三姑娘身上似乎就没什么奇怪了,毕竟那是个看中了某个男子会抢回家的姑娘。

        沉默了片刻,平栗问:三姑娘现在呢?

        他刚从宫中回来就听说了司楠被杀的事,到现在还没顾上去锦麟卫那边。

        三姑娘回屋了,大概是杀了人心情不大好,大哥最好莫要去打扰。云动好心提醒。

        他只是隐隐察觉三姑娘心情有些低落,至于是害怕还是其他,那就难说了。

        他也不关心。

        知道了。

        云动离开后,面对齐四平栗才把心里的火发出来:当时让你跟着老五,三姑娘一句话就让你退缩了,要是坚持哪来现在的烂摊子。

        齐四苦笑:当时三姑娘把话说得那么难听,我但凡要点脸也没法强跟着。

        平栗端起茶盏喝了几口压下火气,语气困惑:究竟是你得罪了三姑娘,还是她对老五另眼相待?

        我哪知道呢。齐四闷闷啜了一口茶。

        如果是前者,说明他混得差;如果是后者,说明他长得丑。哪一种情况都无法让人开心。

        平栗起身来到窗前。

        书房的窗紧掩,阳光把碧纱窗照得通透。

        平栗握着茶杯,发出一声叹息:三姑娘大了,心思越发难以捉摸了。

        偏偏对义父有着不容忽视的影响。

        书房内陷入了沉默。

        平栗才回到大都督府不久,赏赐就从宫中源源不断抬来。

        骆大都督醒了,这是皇上赏给骆大都督补身体的。

        另有一队内侍带着赏赐去了李神医那里。

        从李神医随骆笙踏出院门那一刻,京城不知多少眼睛就开始盯着了,现在终于确定了神医出手把骆大都督救醒的消息。

        连皇上都给骆大都督赏赐了,他们能没表示吗?

        一时间骆府门庭若市,上至皇亲贵胄,下至小官小吏,能亲自去的亲自去,不能亲自去的也派了管事去。

        能不能见到骆大都督不重要,态度最重要。

        离开骆府,又有不少人直奔李神医住处。

        骆大都督都昏迷一个来月了,整个太医署束手无策,神医一出马就把人给救醒了,这就是活神仙啊!

        家中没有病重之人怎么了,就算是头疼脑热,神医来治和庸医来治能一样吗?说不定神医就把头疼脑热的病根给去了呢。

        这么想的人太多了,这样一来别说李神医门外的茶棚,就连林子前那片空地都没处下脚了。

        偏偏守门童子一日只发三十个号牌,拿到号牌的三十个人中最多只有三人能得到神医诊治,这几率就太小了。

        望着神医门前的人山人海,有人感叹一声:这比科考还难啊。

        旁边人苦笑:当然比科考难。科考不中最多无官可做,可对在场的有些人来说请不到神医命就没了。

        此话一出得到无数附和,特别是人们愕然发现连开阳王都被神医拒之门外,当即对请神医之难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那些只是因为头疼脑热这样的小病症来凑热闹的人悄悄走了,而家中有急症绝症奇症病人等着救命的人则犯了愁。

        到底什么东西能令神医感兴趣呢?

        他们不约而同想到了一个人:骆姑娘!

        骆姑娘能让放话绝不给骆大都督医治的神医出手,带去的东西定是能引起神医极大兴趣的。

        要是能问到是何物,求医岂不是有望!

        骆府守门人突然发现刚少下来的来客又多起来,不少还是才上门过的熟面孔。

        等到守门人得知这些人是来拜访三姑娘的,不敢擅自做主,忙把消息报到了红豆那里。

        没过多久,红豆与蔻儿就赶到了门厅。

        都是来拜访我们姑娘的?红豆接过守门人呈上的一摞拜帖漫不经心翻看,一边看一边撇嘴。

        姑娘不待见长春侯夫人哩,竟然也好意思送帖子来。这是谁?北城兵马司副指挥使家的帖子?天啦,一个七品芝麻官的家眷居然也想见姑娘!红豆飞快翻了一遍,翻到一张暗金纹拜帖时动作一顿。

        这是——开阳王府的帖子?

        寻思了一下,红豆把帖子抽出塞入袖中,其他拜帖则丢回守门人手中,不耐烦道:去跟那些人说,姑娘没工夫接见。

        这两日姑娘一直关在屋中睡觉呢,说是赶路累到了,她想多陪陪姑娘都不能,这些人还想见姑娘?做梦呐。

        守门人抱着拜帖道了声是。

        蔻儿忙把守门人拦下:这样说不行的呀。老王头,你就说姑娘一直侍奉大都督不得闲,且姑娘家见外人多有不便,还望他们体谅。

        是。守门人松口气,赶紧退了出去。

        回去的路上,红豆小嘴一撇:还姑娘家见外人多有不便,姑娘连面首都养了,你这样说让人觉得咱家多虚伪呀。

        蔻儿脸一板:我就说要和你一起来看看。姑娘养面首又没碍着外人的事,但你那样说岂不是把人都得罪了。红豆,你这么实诚是不行的呀

        红豆听着蔻儿一路碎碎念回了院子,摸了摸袖中那张开阳王府的拜帖,敲了骆笙的房门。

        进来。平静的声音从屋中传来。

        红豆与蔻儿推门而入,便见骆笙靠着引枕而坐,手中拿着一卷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