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约见

    “姑娘看书呢。”红豆快步走了过去,“您这两日睡得有些多,一看书岂不更困了。”

        蔻儿打量骆笙脸色,看出几分不对劲:“姑娘,您的脸颊有些红,是不是不舒服呀?”

        她说着伸手去探骆笙额头,触到烫的额头不由惊呼出声:“姑娘,您热了!”

        骆笙把书卷放在一旁,语气淡淡:“无妨。”

        她身上尚有在金沙时托王大夫配制的养元丹与退寒丸,而这两种药都是李神医研制出来的。

        退寒丸对风邪入体最是见效,不过需要等热出来再服用效果才好。

        她现在只是刚热而已。

        骆姑娘身体底子很好,可一路奔波,加之幼弟与司楠的事,到底让她有些承受不住了。

        心里那口气一泄,病就来了。

        “怎么会无妨呢!姑娘,您病了要请大夫,讳疾忌医是不行的呀……”蔻儿急得团团转。

        她们姑娘身体多好呀,打起人来可有劲呢,怎么去了一次金沙身体就变差了呢。

        蔻儿越想越着急,却不敢擅作主张去请大夫,只得围着骆笙碎碎念。

        骆笙忽然就明白了骆姑娘去金沙带红豆不带蔻儿的原因。

        这丫鬟太话痨了,一般人扛不住。

        “我有药,神医给的。”骆笙一句话止住了蔻儿的唠叨。

        红豆对骆笙的话丝毫不怀疑,忙问道:“那您吃了吗?”

        “还不是吃的时候。外头有什么事么?”

        红豆把帖子呈上:“这是开阳王府送来的拜帖,婢子觉得您或许有兴趣看看,就带来了。”

        骆笙接过帖子没有立刻打开,而是问道:“有很多府上递了帖子来?”

        “是呢,什么牛鬼蛇神都敢给姑娘递帖子,全被婢子回绝了。”

        骆笙微微点头。

        这个时候,她实在没有精力也没有心情应付太多人。

        不过开阳王府递帖子过来干什么?

        骆笙把帖子打开,沉默着看完,依然没有找到原因。

        开阳王只是约她见一面。

        骆笙又想到了那个夜晚想要把秀月打晕的黑衣人。

        开阳王奉皇命前去调查镇南王府,不知查到了什么。

        现在骆笙倒是想明白路上为何会与轻车简从的开阳王接连偶遇了。他们乘马车走得慢,开阳王有任务在身也快不起来。

        她决定去见一见卫晗。

        她既然存了复仇的心,无论是开阳王、平南王,乃至太子,他们不来接触她,她也要找机会主动接触的。

        “去送信吧。”

        红豆走出房门,对着蔻儿得意抿唇:“怎么样,还是我最懂姑娘心思吧。别人可以不见,开阳王姑娘定会见的。”

        路上她就看出来姑娘对开阳王不同了,居然允许对方赊账。

        啧啧,到底是当初在大街上被姑娘看上的男人。

        骆笙与卫晗是在一处茶楼见的面。

        雅室安静,茶香弥漫,初夏的风从敞开的轩窗吹进来,令人心旷神怡。

        骆笙此时的状态却不太好。

        她头脑有些昏沉,好在脸上擦了一些脂粉掩去了病容。

        “王爷约我见面,不知有何事?”骆笙率先开口。

        她音色偏冷,因为热比平时多了几分沙哑,听在卫晗耳中莫名有些异样。

        “想请骆姑娘帮个忙。”

        “不知我有什么能帮上王爷?”骆笙含笑望着卫晗。

        她心中却默默打定了主意:什么忙她都不会帮,举手之劳也不行。

        开阳王是奉命行事,说是她的仇人有些过,但他们天然站在了敌对立场,这是改不了的事实。

        她与他,有朝一日或许会刀剑相向。

        看着少女的盈盈笑脸,卫晗把送帖子之前的那些犹豫抛开了:“不知骆姑娘方不方便相告李神医对何物感兴趣。如果不好说具体何物,指个方向也好。”

        他把三千五百两银子一两不少还清了,骆姑娘或许会看在他那日把号牌相让的事上指点一二。

        回京路上短短几日接触,他觉得眼前少女虽然心黑爱财,但是个好说话的。

        至少他让石焱提出吃饭赊账,对方十分干脆就答应了。

        骆笙面带微笑看着卫晗,心中却在冷笑。

        这个男人脸皮一点都不比她薄,不过是让了一个号牌,就想挟恩图报。

        她当时可是说了以号牌抵债,又不是白拿,至于对方主动送了银票过来,那就是对方的事了。

        再者说,三千五百两银子难道不收利息的吗?

        一个号牌当利息,真算下来还是对方赚了。

        卫晗见骆笙望着他笑而不语,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那么骆姑娘的意思是——”

        “不行。”骆笙直接干脆吐出两个字。

        卫晗嘴角微不可察抽了一下。

        他不是没想过被拒绝的可能,送帖子到大都督府只是抱着侥幸的念头。他没想到的是骆姑娘这么干脆答应出来见面,拒绝起来也这么干脆。

        倘若不是实在需要神医出手,他也不会厚着脸皮坐在这里了。

        骆笙见卫晗眼中有失落与自嘲,心中隐隐有几分解气,牵唇道:“不过若是王爷告诉我求医的原因,我或许可以考虑一下。”

        她不关心别人的私事,但多知道一些开阳王的事没有什么不好,万一就有她需要的呢。

        “不行。”这一次,换卫晗干脆利落拒绝。

        骆笙听了面不改色,端起茶盏浅浅啜了一口放在桌上:“若是这样,那我就告辞了,没有帮上王爷的忙很抱歉。”

        卫晗看着眉眼镇定的少女心生疑惑。

        她为何对他的私事这么感兴趣?

        疑惑过后,他干脆问了出来:“骆姑娘为何好奇我的私事?”

        骆笙想了想,笑道:“大概是见王爷长得俊美?”

        卫晗动了动眉梢。

        这个回答是在拿他取笑吧?

        这也就罢了,对方那种不确定的语气是什么意思?是要他肯定一下吗?

        卫晗忽然觉得这次见面是个错误,还是他主动犯下的。

        吃一堑长一智,以后他要是再与骆姑娘打交道,就自罚去替石焱刷恭桶。

        心中虽恼,面上风度还是有的。

        卫晗微笑:“今日是我叨扰了,我送骆姑娘出去。”

        骆笙起身:“不必了,让旁人瞧见王爷与我同行,对王爷名声不好。”

        她说罢举步往外走,脚下一软忙扶住桌沿才稳住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