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人品不行

    卫晗下意识伸手,见骆笙稳住了身子,若无其事收了回去。

        “骆姑娘没事吧?”

        骆笙摇摇头“没事。我告辞了,王爷不必送。”

        卫晗注视着骆笙离开,垂眸看向刚才她手扶的桌沿。

        他们见面的这家茶楼是一家高档茶楼,红木打造的茶桌光滑干净,桌沿处留有浅浅指痕。

        这说明对方手心出了不少汗,才能留下这般明显的痕迹。

        卫晗不由往窗外看了看。

        春末夏初,阳光虽明媚却不热烈,更有徐徐清风送进来,把闷气吹散。

        这样的天气出了这么多汗,这是病了?

        卫晗不自觉走到窗前,目光追逐着那道已经熟悉的身影上了马车,直到马车拐了个弯消失在视线里,这才转身回到桌旁。

        病了却答应与他见面,见面后对他提出来的请求却一口回绝——

        卫晗面上保持着平静,心头却有些茫然。

        女子行事都是这般让人摸不着头脑吗?

        卫晗端起茶盏喝了一口。

        茶水已经放冷了,入口更苦。

        一杯茶喝了大半,他喊道“石燚。”

        守在门外的年轻侍卫走进来,恭声问道“主子有何吩咐?”

        卫晗迟疑一下问“你可有姐妹?”

        “姐妹?”石燚愣了一下,随后摇头,“我娘一口气生了四个儿子,卑职并无姐妹。”

        “那么堂姐妹,表姐妹呢?”卫晗再问。

        他算是这一辈最小的,那些长公主都比他大许多,如骆姑娘那般年纪的女孩子都是侄女辈了。

        当叔叔的总不好问侄女这些。

        “堂姐妹也没有,有两个堂弟,五弟叫五火,六弟叫六火,都还没到当差的年纪。”石燚性子远比兄长石焱沉稳,回答起来格外认真,“还有两个十五六岁的表妹。”

        “你表妹可会——”卫晗话问了一半,忽然不想问了。

        骆姑娘和别的女子完全不一样,就算问到答案似乎也没有参考意义。

        本来他对一个女孩子的心思并不关心,说到底是有所求,才想多了。

        卫晗自嘲牵了牵唇角,大步往外走去。

        石燚见主子问了半截就不问了,没有表示任何好奇,默默跟上去。

        骆笙回到家中就倒下了,因为心情郁结,哪怕吃了退寒丸还是病恹恹好一段日子才有了些精神。

        而这时骆大都督已经全好了。

        “姑娘,大都督来看您了。”红豆进来禀报。

        骆笙懒懒靠着屏风,语气冷淡“请进来。”

        不多时一名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就大步走了进来,眼神锋锐扫量骆笙,露出个笑容“笙儿好些了没?”

        笙儿刚病倒的时候他还在床上躺着,那些混账居然瞒着他,后来能下床走动了,才知道女儿病了。

        他已经从几个妾口中知道了笙儿为他请神医的事。笙儿真是长大了,知道孝顺了,这次病倒定是因为他遇刺担惊受怕闹的。

        看着笑容真切的骆大都督,骆笙指尖动了动。

        她一见到这张脸,就想拔刀刺过去。

        为此,屋中可以伤人的利器都让蔻儿收起来了。

        “好些了。”骆笙松开咬紧的唇,尝到满口血腥味。

        “那就好。”骆大都督挨着床边坐在小杌子上,露出欣慰神色,“瞧着是比昨日气色好一些。”

        骆笙垂着头,嗯了一声。

        面对这样的女儿,骆大都督颇不习惯,没话找话问道“笙儿怎么了?若是烦闷了不如去园子里走走?”

        “园子里没什么有趣的。”

        骆大都督呼吸一窒,斟酌了一下道“那就上街逛逛?”

        虽说女儿上街有调戏男人的风险,但为了让女儿心情好一些,这点风险还是可以承担的。

        当然,别再带面回家就好。

        骆笙把玩着挂在床柱上的香球,漫不经心道“街上也没什么有趣的。”

        这下骆大都督就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连上街都没兴致了,总不能告诉女儿烟花巷对过新开了一家小倌馆吧。

        他虽然宠女儿,可还是有原则的!

        骆笙并不知道骆大都督的想法已经放飞,淡淡道“收到了平南王府的帖子,过几日会去参加平南王妃的寿宴。”

        骆大都督一愣,随后想了起来“是有这么回事儿,那到时候你和爹一块去吧。”

        骆府没有女主人,虽然有几个姨娘一起理事,需要女眷出面的人情往来就不能由着妾应付了。

        往往收到这样的帖子,大姨娘都会细心整理好送到骆笙这里过目。

        当然,沉迷吃喝玩乐看美男的骆姑娘对这些都没兴趣,乐意应酬的时候极少。

        管家的姨娘们便会斟酌着回绝,并送去相应的贺礼交差。

        可对骆笙来说,来自平南王府的请帖足以令她打起精神。

        在那里,她将要见到险些成为她公婆的平南王夫妇,或许……还能见到卫羌。

        骆笙手攥紧,又松开,面上由始至终都保持着平静。

        她不擅长做选择,可偏偏想要弄死的人太多了,先解决哪一个比较合适呢?

        骆笙思量着,最后在心中自嘲笑笑。

        一晃十二载,双方身份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似乎解决哪一个都没那么容易。

        不要紧,那便慢慢来。

        她收回思绪,对着骆大都督微微点头“好。父亲去忙吧。”

        “嗯。”骆大都督口上应着,却没有动。

        骆笙看出骆大都督有话要说,静静等着。

        骆大都督迟疑半晌还是开了口“笙儿,你前些日子与开阳王见面了?”

        府里的事他本来不怎么过问,可女儿是得罪了开阳王被他送走的,对这方面自然会上心。

        那日管事居然禀报说开阳王府给笙儿送来了拜帖,而开阳王府能让笙儿见一见的除了开阳王还能有谁?

        说起来,笙儿就是那次出门回来后病倒的。

        嘶——骆大都督猛然想到什么,倒抽口冷气。

        笙儿该不会患的相思病吧!

        至于先前以为是担心他才病的——怎么,还不许当爹的自我安慰了?

        “是见了一面。回京的路上接连遇到山匪,我有些担心,恰好遇到开阳王就请他照应一二。那日见面是把欠开阳王的人情折合成银钱给了他。”骆笙糊弄人的话张口就来。

        “原来是这样。”骆大都督赞许点头。

        能用钱还人情很划算,笙儿做得不错。

        不过,开阳王居然还收女孩子的钱,人品不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