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大白

    骆笙以谴责的目光看向红豆。

        之前她问过红豆骆府的重要人物,以及与骆姑娘来往多的亲朋好友。

        比如长乐公主。

        永安帝子女缘薄,大公主长到及笄没了,二公主刚定了亲没了,三公主成亲前几日从马上摔下来没了,四公主心惊胆战成了亲,还没松口气就一场风寒去了,五公主坚强闯过了成亲这道鬼门关,生孩子时难产没了……

        然后就轮到了六公主,也就是长乐公主。

        长乐公主打死也不找驸马了,为了表明不嫁人的决心养起了面首。

        永安帝登基后几个儿子就陆续没了,如今女儿也死得差不多了,只剩下一根独苗长乐公主。还能怎么办,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着女儿去了。

        可惜大周贵妇、贵女没有养面首的风气,长乐公主孤单寂寞冷,与骆姑娘混在一起就是顺理成章的事了。

        眼前这个叫明烛的美艳少年,便是长乐公主送给骆姑娘的。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养面首怎么能不照顾朋友呢。

        而快要哭出来的少年则是一名皇商为了讨好骆大都督,投其所好给骆大都督的爱女送来的。少年的名字是蔻儿帮着起的,叫负雪。

        据说少年被领到骆姑娘面前时,骆姑娘正在吃猪肉脯,准备给少年取名字时眼睛就向肉脯瞄去了。

        还是蔻儿见小少年生得唇红齿白心下一软,插嘴道:“不如叫负雪呀。苍山负雪,明烛天南,正好与明公子的名字相配呢。”

        骆姑娘只看人生得好不好看,至于名字是叫肉脯还是负雪有什么紧要的,负雪就负雪吧。

        可是大白又是谁,竟没听红豆提过。

        红豆知道自家姑娘什么都不记得了,忙提醒道:“姑娘您忘啦,大白是一只大白鹅啊,负雪平日就是负责照顾大白的。”

        骆笙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把大白带过来。”

        一只由专人照顾的大白鹅,她要瞧瞧是什么样的。

        红豆见负雪立着不动,瞪了他一眼:“没听姑娘吩咐吗,还不去领大白!”

        负雪对着骆笙慌忙作了一揖,飞快跑了。

        骆笙一只手搭在石桌上托着腮,静静等着。

        明烛偷偷打量着神情淡漠的少女,总觉得和以往不同了。

        以往他敢于与姑娘调笑,姑娘也喜欢他不拘谨的样子,可是现在却莫名生出压力来。

        姑娘从金沙回来后变了,难道真要赶他走?

        骆笙没等太久,就见负雪领着一只大白鹅走了过来。

        说是大白鹅一点都不夸大,乍一看去能有半人高,踱着步走来威风十足。

        这鹅若是宰了,能做一桌全鹅宴了——骆笙托着腮,晃过这个念头。

        “大白,见过姑娘。”负雪拍了拍伸长脖子盯着骆笙看的大白鹅。

        骆笙轻轻动了动眉梢。

        看样子不是养来吃肉的。

        才想到这儿,大白鹅就飞扑过来,对着骆笙一顿乱咬。

        骆笙身手不错,面对一只大白鹅的突然攻击不至于灰头土脸,却惊讶发现论战斗力这只大白鹅能顶上一个普通成年男子。

        这鹅看起来贼凶,竟有种与她拼命的架势。

        骆姑娘这到底是养了个解闷的玩意儿,还是养了个打手?

        骆笙躲避之余,满心疑惑。

        红豆扑过来把大白鹅死死按住,见大白鹅还在挣扎,抬手给了它一巴掌,边打边骂:“没良心的小畜生,姑娘才出门多久你就不认得了,忘了以前围着姑娘转的时候了?”

        蔻儿更是伸出纤细的手指点了点大白鹅的额前红包,数落道:“大白你这样是不行的呀,姑娘花了一千两银子把你买回来,是让你咬主人的吗?你以前还知道叼一块漂亮石子来哄姑娘开心呢,现在怎么越活越回去了?一千两买了你,你就要值这个价,没有这点觉悟是不行的呀……”

        骆笙已经听愣了。

        一千两?

        这只白鹅?

        她不由仔细打量被红豆按住的大白鹅。

        大白鹅一脸凶样,瞪着她的模样警惕又陌生。

        骆笙心突然咯噔一下。

        都说禽兽类最是敏锐,莫非这只鹅本能察觉到主人换了人?

        这般有灵性的鹅,倒是不好宰了吃肉了。

        骆笙蹲下身来,素白手指落在大白鹅长长的颈部。

        大白鹅吓得登时停止了挣扎,呆呆望着充满危险的人。

        “以后再放肆,就宰了你吃肉。”骆笙戳了戳大白鹅的额头,语气冰冷又危险。

        大白鹅趴在地上老实不动了。

        骆笙目光重新落在负雪身上。

        负雪扑通跪了下来:“姑娘,您让我留下吧,我没有地方可去……求求您了。”

        明烛跟着默默跪下,脸色苍白。

        骆笙叹口气:“罢了,以后你们二人一起照顾大白吧,没有我的吩咐不要到我眼前来,更不许在府中随意走动。”

        “是。”负雪擦了擦眼睛,露出欢喜神色。

        明烛低垂着眼眸,轻轻应了一声是。

        打发二人下去,院子里总算恢复了安静,骆笙端起茶杯默默喝茶。

        红豆安慰道:“姑娘别烦心,回头在街上看到俊俏郎君咱们再抢两个回来。”

        喜新厌旧嘛,她懂。

        蔻儿瞪了红豆一眼:“姑娘别听红豆胡说,从大街上随便抢男人回来不行的呀,风险太大了,还是像明公子与负雪那样知根知底才好……”

        骆笙把茶杯往石桌上一放,发出一声轻响。

        两个丫鬟登时停下争执,等着主子开口。

        “蔻儿。”

        “婢子在。”

        “在去平南王府的宴会之前,替我打听两个人。”

        蔻儿生了一张闲不住的嘴,打探消息很有一套。

        她有两个姐姐,长姐华阳郡主,二姐舞阳郡主。

        长姐与二姐是孪生姐妹,同一年远嫁到京城,一个嫁给了长春侯世子,一个嫁到了国子监祭酒府上。

        那时幼弟还没有出生,父王就只有三个女儿,把两个姐姐嫁到京城实则是为了向永安帝表示忠心。

        只可惜两个姐姐出阁不过数年,镇南王府这座大厦就倾覆了。

        虽说罪不及出嫁女,骆笙却没信心两个姐姐能过得很好。

        得了骆笙吩咐后,蔻儿很快带回来华阳郡主与舞阳郡主的消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