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难办

    姑娘让婢子打听的华阳郡主是长春侯的原配夫人,已经过世好些年了。

        骆笙用力咬了咬唇,声音保持着平静:如何过世的?

        十二年前镇南王府出事,华阳郡主主动提出合离,长春侯府颇重情义没有答应,后来华阳郡主就病倒了,大概是郁结于心吧,缠绵病榻数月就去了

        一旁红豆听了撇嘴:长春侯府颇重情义?呸,我可没瞧出来。

        骆笙看向红豆。

        小丫鬟声音响亮清脆,呸了一声才道:长春侯府要是重情义,为什么原配夫人留下的一儿一女没有继室的子女风光?婢子不懂那些弯弯绕绕,只知道谁过得好谁才是真得宠。

        骆笙默然。

        谁过得好谁才是真得宠,这可真是大实话,不信看骆姑娘就知道了。

        换作骆樱姐妹调戏王爷养面首,不被骆大都督一巴掌拍死才怪。

        说说怎么个得宠法儿。骆笙语气平静,可若是了解清阳郡主的人,便知道郡主生气了。

        蔻儿道:倒也没传出长春侯偏疼继室子女的风声。不过长春侯府二姑娘才刚十二岁在京城就有了才名,大姑娘都十七岁了,至今还未定下亲事,一年里有大半时间住在宁国公府

        骆笙后面的没有细听,注意力落到了长春侯府二姑娘的年龄上。

        十二岁?这么说,当年华阳郡主病逝没多久,长春侯就续娶了?

        如今的长春侯,在当时还是世子。

        时人以虚岁论,长春侯府二姑娘如今十二岁,也就是说她的大姐夫最多为大姐守了半年就再娶了。

        一个男人再怎么说自己对发妻情深义重,丧妻不出半载就另娶,这份情深义重能有几分?

        况且大姐身体一直不错,就算娘家出事受了打击,短短数月竟然就病逝了?

        一场浩劫,她不吝于以最大的恶意揣测那些人。

        长春侯是在华阳郡主病逝后五个月迎娶的表妹,说是为了方便照顾华阳郡主留下的一双年幼子女。

        骆笙眸光微冷,语气淡淡:想得真是周到。那么舞阳郡主呢?

        蔻儿也拿不准姑娘让她打听这些的意思,不过姑娘问什么她就说什么。

        舞阳郡主听闻娘家出了事,吞金自尽了——蔻儿见骆笙面色苍白,语气一顿,关切问道,姑娘您怎么啦,是不是身子还没好利落?婢子就说您该多养两日,操心这么多不行的呀

        骆笙静静听着小丫鬟的念叨,并不觉聒噪。

        她的心太冷,太难过,身边的人鲜活一些,肆意一些,才能让她感觉还在人间。

        她做好了两个姐姐不如意的心理准备,却没想到全都不在了

        骆笙深深吸了一口气,面色恢复了平静:接着说吧。

        舞阳郡主的夫婿一直在国子监教书,至今未曾续弦,留下一子在青雅书院读书,是年轻一辈中有名的才子

        我知道了,你们退下吧。

        接下来两日骆笙没有踏出大门一步,窝在骆姑娘专属的演武场上把松懈的功夫重新捡起来。

        骆大都督留意到女儿这几日的动静有点心慌,悄悄跑来演武场察看。

        一支羽箭如流星从拉满的弓弦上飞射而出,正中靶心。

        骆大都督走了过去,心情说不出是欣慰还是担忧:笙儿箭法精进了啊。

        以前女儿只是花拳绣腿,今日单看射箭竟有些意思。

        这么一来,岂不是更热衷打架了?

        明日就要去平南王府赴宴,笙儿怎么整日待在演武场?

        艺多不压身,或许有用得上的时候。手持弓箭的少女语气平静。

        有些事她可以让红豆他们去办,可有些事只能她亲自去做。

        骆大都督心一抖,语重心长劝道:笙儿啊,你到了平南王府,接待你的应该是小郡主,像长鞭啊匕首啊袖箭啊这些就别带了吧,怪大材小用的。

        好。骆笙轻飘飘吐出一个字。

        见女儿答应这么容易,骆大都督完全不能放心,再次提醒道:明日太子也会去,笙儿你可莫要惹祸,不然惊扰了太子,爹恐怕只能再把你送到外祖家去了。

        太子也会去?骆笙扬了扬眉梢。

        她猜到卫羌会去,然而听到肯定的答案感觉还是不一样。

        自然会去,毕竟是平南王妃寿宴,所以笙儿你且收敛些性子。

        骆笙微垂眼帘,显得十分乖巧:父亲放心,我不会惹事的。

        她今日把额发梳起,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看着文静又雅致。

        骆大都督放下心来,笑道:那明日爹等你,穿得体面些。

        女儿从金沙回来就一身素衣,虽然也很好看,但小姑娘家还是穿红着绿更出挑啊。

        或许就有人看上了,来大都督府提亲呢。

        骆大都督隐秘幻想着。

        安国公府二姑娘朱含霜在与小郡主卫雯小聚时知道了骆笙要赴宴的消息,心中登时恶念翻腾。

        没想到骆笙会来赴宴,简直是给人添堵。

        卫雯无奈笑笑:帖子总是要送的,谁想到她要来。

        朱含霜冷笑:我看她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明日开阳王也会来。

        想一想那日卫晗对骆笙的特殊相待,朱含霜一颗心就好像被钝刀子割。

        朱含霜咬了咬唇,凑在卫雯耳边低声道:郡主,难道你就乐意见着这么个人如个蚂蚱一样总在眼前蹦跶还拍不死?

        含霜,明日是我母妃的寿宴。

        可也是最好的机会,不是么?骆笙被骆大都督宠得无法无天,等闲场合闯个祸连根头发丝都伤不着。

        卫雯沉默了。

        朱含霜见此翘了翘嘴角。

        别看郡主提起骆笙语气温和,其实心里对骆笙的厌恶不比她少。

        不然,她也不会有这个提议了。

        你打算如何?沉默半晌,卫雯开口问。

        朱含霜说出心中盘算:想个法子把她与一名男子关在一处,再暴露于人前——

        未等朱含霜说完,卫雯便摇了摇头:这个法子不好。

        怎么?

        骆笙恶名在外,若是男子生得寻常,别人不会信的。

        那就选一个长得俊美的。

        卫晗看朱含霜一眼,语气复杂:可要是这样,她不正好把人带回家么。

        朱含霜:

        她忘了,对方不是按常理长大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