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一起去

    晨曦微露,闲云苑就忙碌起来。

        一排六个丫鬟站在骆笙面前,托着成套的衣裳首饰供她挑选。

        “姑娘,您穿这条烟霞撒花裙吧,正好配这套红宝首饰。”

        “其实这件湖蓝色的十二幅湘裙也不错……”

        蔻儿熟练给骆笙编着发髻,嘴上停不下来。

        骆笙随手指了一套淡绿色的裙衫:“就这套吧。”

        蔻儿眨眨眼:“姑娘今天要穿绿色的呀。那也好,姑娘皮肤白,穿绿色最衬肤色了。”

        她说着,从妆奁里挑出一个翡翠珠花仔细插入骆笙发髻间,随后退后半步,满意点了点头。

        骆笙收拾妥当,带着红豆出了门。

        马车已经等在外头,骆笙打眼一扫,除了骆大都督还看到了二姑娘骆晴与四姑娘骆玥。

        见骆笙视线在两个庶女身上停留,骆大都督无端有些心虚,轻咳一声解释道:“有你二姐和四妹陪着,也是个伴儿。”

        他一想到昨日演武场上正中靶心的那支羽箭就发慌,思来想去还是叫两个庶女跟着心里踏实些。

        对于骆大都督的安排,骆笙并无异议,只是问道:“怎么不见大姐?”

        骆大都督随口道:“你大姐不爱出门。”

        长女已经定了亲,不爱掺和这些,说起来是最让他放心的女儿了。

        次女本来也不让他操心,谁成想自从笙儿开始养面首,就再也没有媒人登门。

        到如今,骆大都督已经做好了养三个女儿一辈子的最坏打算。

        “时候不早了,上车吧。”骆大都督看着三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心中酸涩。

        闺女们明明生得美貌如花,怎么就砸手里了呢?

        骆大都督骑马,骆笙姐妹坐车,一行人没过多久就赶到了平南王府。

        大都督府与平南王府只隔了两条街,若不讲究排场,步行也是能到的。

        此时平南王府门前已是车水马龙,热闹不已。

        立在王府门前迎客的管事一见是骆大都督,忙上前相迎。

        “大都督里面请。”

        骆大都督翻身下马,站在马车窗外叮嘱道:“王府景致颇好,笙儿你们好生玩耍,有事情就叫人给爹传信。”

        车窗帘掀起,露出少女冷清的侧脸。

        “好。”骆笙言简意赅答了一声,眸光微凝。

        她这个角度,正好能看到不远处的开阳王府。

        大周自来的规矩,王爷及冠就离京就藩,而在未成年之前则会居住在离皇城不远的朱雀街,也就是王府一条街。

        如今朱雀街就住了两位王爷,平南王与开阳王,两座王府相距不远。

        此时,卫晗正好从开阳王府大门走出,一身绯衣格外夺目。

        他漫不经心看过来,撞上了少女那双明亮的眸子。

        卫晗眉心一跳,漠然收回视线。

        骆笙神色比卫晗更漠然,利落放下了车窗帘。

        停下的马车重新驶动,从角门进了平南王府。

        骆大都督向走过来的卫晗打了声招呼:“见过王爷。”

        卫晗微微点头:“大都督客气。”

        二人没有多少交情,卫晗礼貌回了一句举步往前走,敏锐察觉骆大都督在悄悄打量他,眼神透着古怪。

        卫晗有些迷惑。

        上一次骆大都督为了骆姑娘的事向他道歉时还很正常,今日为何用这般奇怪的眼神看他?

        毕竟不熟,卫晗虽疑惑,面上却丝毫不露,若无其事往内走。

        骆大都督暗暗摇头。

        看起来明明气势非凡,怎么就见钱眼开呢?

        是,这世上没有白得的好处,女儿欠下的人情该还。

        可开阳王好歹是个大男人,选择收钱这种方式就让他鄙视了。

        就不能要求女儿以身相许吗!

        当然,这种无理的要求提出来他断断不会立刻答应,可不提这么合理的要求却要钱,这还是男人吗?

        骆大都督心中忿忿,脸上不由带了出来。

        卫晗眼角余光扫到,脚步一缓。

        他现在可以确定,骆大都督对他有不满。

        或许是很不满。

        卫晗怀着疑惑走进了平南王府。

        骆笙姐妹由王府婢女领进了花园,带来的丫鬟则如其他贵女带来的丫鬟一样留在前厅吃茶。

        “三位姑娘这边请。”

        王府花园极大,占据了整个府邸西侧,随着往深处走,能看到长亭中三三两两的倩影。

        骆笙姐妹一到,亭间的欢声笑语顿时一滞,无数意味莫名的目光投来。

        骆晴觉得有些尴尬,微微垂下眼帘,忽然有些后悔出门了。

        “骆姑娘来了。”卫雯身为主人自然不能视而不见,嘴角含笑迎上来。

        骆笙仔细看了卫雯一眼,却看不出小时候的影子。

        平南王妃对这个老来女管得严,平日里许多事都不许做。

        十二年前,平南王府的小郡主还只是个四岁女童,每次见面总喜欢围着她讨糖吃。

        如今的小郡主比骆姑娘还要大一岁,对她虽笑脸相迎,眼底却一片淡漠。

        或许在淡漠之下,还藏着厌烦。

        骆笙未走近长亭时就看到了卫雯与朱含霜的亲昵。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朱含霜对骆姑娘的敌意都不加掩饰,与朱含霜关系亲近的小郡主对骆姑娘的印象又能好到哪里去。

        骆笙十分有自知之明,落座后便只喝茶,不说话。

        她今日来是想见见平南王夫妇还有卫羌,没兴趣在一个小丫头身上浪费时间。

        等到贵女们来齐了,卫雯招呼了一阵子,笑道:“姐妹们先用些瓜果饮品,容我暂且离开一下。”

        寿宴快要开始,身为平南王妃的独女总要过去露个面。

        至于花园里这些贵女都是随着母亲来的,倒是不必与长辈们凑在一处拘谨。

        说白了,这就是一次让小姑娘们相聚玩耍的机会。

        众女纷纷笑道:“郡主不必管我们,快些去吧。”

        “那就失陪了。”卫雯客气一句,转身欲走。

        一直安安静静喝茶的骆笙把茶杯一放,扬声道:“郡主稍等。”

        骆晴与骆玥不由变了脸色,众目睽睽之下又不好多言,只剩下满心忐忑。

        “骆姑娘喊我有事?”卫雯压下心中诧异,温声问道。

        骆笙起身走向卫雯,笑吟吟道:“我随郡主一起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