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礼尚往来

    这个时候,骆笙已经转过一处假山,望见了先前被领去的长亭。

        长亭中人影攒动,声音杂乱,似是发生了状况。

        骆笙脚步一顿,随后快步走了过去。

        骆姑娘回来了!衣香鬓影间,不知哪位贵女喊了一声。

        众女齐刷刷往外看,见到骆笙的瞬间神情各异。

        骆笙一眼扫到骆玥捂着脸杏眼含怒,骆晴苍白着脸搂着她,一名婢女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三姐——见骆笙走来,骆玥脱口而出,不知为何竟感到了委屈,那双含着怒火的眼睛一下子红了。

        把你的手放下来。骆笙语气淡淡,甚至隐约能听出一丝嫌弃。

        众女悄悄交换了一下眼色。

        骆姑娘不好惹,这个她们都知道,本以为见到自家姐妹受了欺负哪怕为了面子也会出头,现在看来是想多了。

        也是,骆姑娘在外头横行霸道,在府中同样作威作福,又怎么会护着姐妹呢。

        骆玥听到这话咬了咬唇放下手,垂着眼帘掩去眸底的失落与自嘲。

        她刚刚一定是魔怔了,见到骆笙竟以为会替她出头。

        骆笙视线落在骆玥面上。

        骆玥右边脸颊微红,因为肌肤娇嫩雪白,巴掌印十分明显。

        骆笙眼底冷下来,平静问道:谁打你了?

        这个人自然不会是骆晴。

        众女不由看向站在骆玥不远处的一名少女。

        少女个子高挑,神色倨傲,与骆笙投过来的眼神相触,下意识抿了抿唇。

        骆笙不知道少女是谁。

        没有骆姑娘的记忆,这点确实令人头疼。

        但一个见到她下意识抿唇的人,身份应该不会比小郡主卫雯更高贵,且很可能与骆姑娘闹过不愉快。

        短短一瞬间,骆笙有了这些推断。

        你打了我四妹?骆笙直视着少女问。

        少女红唇抿成一线:是又如何?

        卫雯比骆笙先一步回来,此时身为主人不得不站出来:骆姑娘,情况是这样的——

        骆笙语气淡淡打断了卫雯的话:郡主先不急着说。

        卫雯皱眉看着骆笙,不知道对方说这话的意思。

        众女更是眼睛不离骆笙左右,沉默的外在下是一颗兴奋跳动的心。

        只要自己不是那个热闹,看热闹永远是人的天性,在场贵女也不能免俗。

        众目睽睽之下,骆笙一步步走到少女面前,扬手甩了一巴掌。

        一声脆响震住了众人,就连挨了耳光的少女都没反应过来,捂着脸满眼震惊。

        骆笙仿佛什么都没发生,揉了揉手腕这才对卫雯微微一笑:郡主现在可以说说发生了什么事了。

        卫雯回过神来,语带不悦:骆姑娘,你这就有些过了。

        骆晴担忧喊了一声:三妹——

        骆玥望着骆笙怔怔落泪,眼中却有了光。

        领骆笙前来的侍女盯着少女的脸心情十分复杂:骆姑娘的手摸过蛇呢

        我只是礼尚往来,先还了礼再谈其他。骆笙扫了跪地发抖的侍女一眼,语气透着漫不经心,瞧着好像又是侍女引起的麻烦呢。

        卫雯心头一跳,那些指责的话不得不咽了下去。

        骆笙这话听着随意,却没那么简单。

        母妃那边侍女把甜汤扣到长春侯夫人脸上的事还没传出来,要是眼下的事端再被骆笙引到王府婢女身上,王府名声就要受损了。

        别的不说,一个管不好下人的名声就不好听。

        卫雯望着骆笙。

        那双秋水般的眸子平静深邃,令人看不透深浅。

        骆笙连宰相的孙女都敢甩巴掌,还有什么不敢做的。

        眼前挨打的少女正是陈阁老的孙女陈若凝。

        真要说来,阁臣与前朝的宰相有很大区别,但在民间还是习惯以阁老或宰相称之。

        卫雯想着这些,不得不缓了语气,柔声道:我只比骆姑娘早来一阵儿,具体的还是请在场的姐妹说说吧。

        亭中一片沉默。

        看热闹是好的,卷入热闹就不明智了。

        卫雯敛了敛眉。

        她其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可有些话由她这个主人来说不大合适。

        略一琢磨,卫雯对朱含霜微一点头:含霜,不如你来说吧。

        朱含霜与骆笙本就不对付,倒是不在乎太多,开口道:先前大家在吃茶,这个婢女给骆二姑娘端了一盘瓜果,谁知脚下一滑果盘脱了手。骆四姑娘为了护着骆二姑娘把果盘往外一甩,瓜果全都砸在了陈大姑娘身上。

        朱含霜说到这,下意识弯了弯唇:瓜果砸了陈大姑娘一身,骆四姑娘却没道歉。陈大姑娘一急就打了骆四姑娘一巴掌,情况就是这样。

        骆笙听朱含霜说完来龙去脉,心中冷笑。

        朱含霜这话听来没什么问题,实则把过错一股脑引到了骆玥身上。

        不小心砸到了陈大姑娘却不道歉,这怎么听都是骆玥不占道理。

        相比之下,陈大姑娘情急还击也就变得情有可原了。

        骆笙此时倒是猜出了陈大姑娘的身份。

        姓陈,还敢甩大都督府的姑娘巴掌,这应该是当朝次辅陈阁老的嫡长孙女陈若凝。

        她听红豆提起过,骆姑娘以前揍过相府千金陈大姑娘。

        红豆为什么会提起呢,因为这丫鬟当时帮着自家姑娘一起揍的,作为光辉战绩当然要时不时提一提。

        骆笙静静听完,没有顺着朱含霜的话问,而把视线落到了跪地侍女身上。

        脚下一滑?上个果盘都能脚下一滑,这个婢女是与把甜汤扣到长春侯夫人脸上的婢女同一批调教出来的吗?

        此话一出,众女一脸惊讶,与左右之人低语起来。

        卫雯眼底闪过恼怒,对朱含霜使了个眼色。

        朱含霜忙道:实怨不得婢女,地上洒了酒水太过湿滑,她是无意踩到了。

        骆笙往地上扫了一眼,果然见到湿漉漉的石板,还有尚未收拾走的碎瓷与占满灰土的瓜果。

        呃,原来是个意外。骆笙随意点评一句,却让卫雯心中更恼。

        既然说是意外,为何反复提起,这不等于强调王府婢女有问题。

        骆笙睇了卫雯一眼,看向骆玥:四妹为何没向陈大姑娘道歉?

        骆玥一开口就带着气怒:我——

        骆笙摆摆手:慢慢说。事实摆在这里,说快说慢也不会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