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讲道理

    许是骆笙表现太过淡定,骆玥愤怒的情绪一下子得到了安抚,声音不自觉放缓:我失手把果盘推到了陈大姑娘身上正准备道歉,谁知道歉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陈大姑娘骂了。

        陈大姑娘骂什么?骆笙睨了陈若凝一眼。

        挨了巴掌的陈若凝脸色铁青:骆笙,你欺人太甚!

        骆笙收回视线,全当对方不存在。

        她骂我是故意的。骆玥一咬唇,还骂我跟着三姐不学好,认不清自己身份来王府赴宴

        骆玥说着看了站在陈若凝身侧的粉衣少女一眼,忿忿道:陈大姑娘明明带了陈二姑娘来,却这般羞辱我,还羞辱三姐。我气不过就没道歉,陈大姑娘就一巴掌甩了过来

        骆笙不动声色扫量陈二姑娘一眼,明白了对方与骆玥一样是庶出。

        要说起来,今日来的贵女都是各府身份最尊贵最得宠的姑娘,庶女寥寥无几。

        骆玥的话显然让陈二姑娘有些难堪,生着一张桃心脸的女孩尴尬垂下头去。

        陈若凝从那一巴掌中缓过神来,望着骆笙的眼睛几乎喷火:骆笙,你真以为能为所欲为?

        骆笙一脸严肃:陈大姑娘可不要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为所欲为了?

        什么时候?陈若凝声音拔高,一指自己左脸颊,刚刚这一巴掌难道不是你打的?

        京城贵女中,陈若凝性子冲动是出名的,不然也不会有与骆姑娘对打的光荣事迹了。

        此刻陈大姑娘与骆姑娘对上,让在场贵女又是兴奋又是紧张。

        这可真是有好戏看了!

        骆笙莞尔一笑:刚刚我给你的可不是巴掌,而是回礼。

        她眉眼镇定,语气平和,越发衬得对方冲动暴躁。

        陈若凝气得浑身发抖:你这是强词夺理!

        强词夺理?骆笙脸色骤然一冷,把唇畔的笑收起,陈大姑娘若想讲理,不如我们这就去王妃与诸位夫人面前讲一讲。我正想问一问王妃,平南王府是不是不许庶女登门做客。

        骆姑娘!卫雯不由急了。

        骆笙目光转向卫雯,弯唇一笑:差点忘了郡主就在这里,那就请郡主说一说吧。

        突然被推上风口浪尖,卫雯气个倒仰,偏偏不好流露出来。

        在场贵女几乎都是嫡女身份,若说心里话,没有几个真把庶女放在眼里,卫雯以郡主之尊更是如此。

        可王府不许庶女登门做客的话万万不能传出去。

        如今最得皇上宠爱的萧贵妃便是庶女出身。

        萧贵妃是个狠的,因为当庶女时受过嫡母不少磋磨,一朝翻身就找了个由头逼死了嫡母,嫡母所出的一子一女亦是下场凄凉。

        萧贵妃圣眷正浓,平南王府哪能传出这样的话得罪人。

        卫雯突然发现骆姑娘动起嘴皮子来比动拳头还要难缠。

        怎么会呢,既然收到帖子,就都是王府的贵客。卫雯强笑着道。

        骆笙对陈若凝挑了挑眉:陈大姑娘可听到了?

        陈若凝抿唇不语。

        郡主都这么说了,她还能说什么。

        她与骆笙结怨,实在是这贱人太过嚣张让人忍无可忍,而对平南王府的小郡主就没必要得罪了。

        骆笙冷下脸来:既然王府对来客一视同仁,那我就要问一问了,陈大姑娘凭什么揪着我四妹的出身侮辱人?凭你是相府千金,还是凭你不讲理?

        你——陈若凝被问得火冒三丈,偏偏不知如何辩驳。

        骆笙动作优雅把垂落的碎发别到耳后,不紧不慢道:陈大姑娘打了我四妹一巴掌,我还了你一巴掌,那便抵消了。我四妹失手把果盘扫到了你身上没道歉,你言语侮辱我四妹也没道歉,那么亦抵消了。我们在王府做客总不好让主人为难,此事到此为止,陈大姑娘觉得如何?

        陈若凝听得有点懵。

        听起来似乎有些道理,她若是坚决不答应,倒像是无理取闹了。

        卫雯见陈若凝没吭声,忙道: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姐妹,骆姑娘与陈大姑娘能握手言和最好了。今日是我没安排好,说起来该我向二位道歉才是。

        小郡主都这么说了,陈若凝窝在肚子里的火气就更发作不出来了,绷着脸一声不吭。

        想见到的事没有照着计划发展,不想见到的事却发生了,卫雯默默叹了口气,笑道:姐妹们若是吃好了,不如在园子里随意走走,东南角有一片芍药花开得正好。

        见没热闹可瞧了,众贵女遗憾的同时熟练露出体贴温婉的笑容,三三两两离开了长亭。

        陈若凝绷着脸往前走,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她打了别人一巴掌,也挨了一巴掌,可她还平白无故被果盘砸了一身呢,怎么就抵消了?

        骆笙那个贱人把她绕进去了!

        可偏偏事情都结束了,现在再冲回去打架,只会显得她不依不饶。

        陈若凝憋屈得脸色发青,猛然停下来。

        陈二姑娘垂眸走在后边,一时不察撞了她手臂一下。

        陈若凝憋着的火腾地冒了上来,扬手打了陈二姑娘一巴掌,喝道:你没长眼睛么?

        大姐,我一时没留意——

        不远处还有随意走动的贵女,陈若凝不欲人留意到这边的动静,狠狠瞪了陈二姑娘一眼,举步往前走。

        陈二姑娘亦步亦趋跟上。

        滚一边去,不许跟着我!陈若凝推了陈二姑娘一把,大步往一处花丛走去。

        陈二姑娘留在原地,垂眸苦笑。

        骆笙还待在长亭里。

        骆玥咬了咬唇,对着骆笙福了福身子:三姐,多谢你替我解围

        骆笙一脸平静:不谢。

        这般言简意赅,倒是让骆玥不知该如何表达感激的心情了。

        这时骆晴开口提醒道:四妹,你的衣裳脏了。

        骆玥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衣袖上溅了不少酱色汤汁,因为今日穿的浅色衣裳,瞧着十分明显。

        她想了起来,这是护着二姐时一只手无意按到桌上碗碟溅上的。

        领骆四姑娘去更衣。卫雯随手指了一个丫鬟吩咐道。

        给郡主添麻烦了。骆玥微微欠身。

        卫雯面上挂着恰到好处的客气微笑:应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