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牡丹花下

    出门赴宴的贵女,总会备上一套与所穿颜色款式相近甚至一样的衣裳,为的就是应付这种突发状况。

        衣裳由自己丫鬟带着,只要遣人去通知一下留在外头喝茶的丫鬟,在主人家提供的房间里换过就是了。

        这本来没什么稀奇,可想到今日王府接连失误的侍女,骆笙却皱了皱眉。

        她可不会天真的认为两个侍女都是失误。

        “我四妹去更衣,不会再有侍女手滑、脚滑了吧?”骆笙直视着卫雯,含笑问道。

        卫雯气结,面上却只能微笑:“怎么会。”

        一次两次也就罢了,倘若再有侍女闹出失误来,在场的贵女也不是聋子、瞎子,平南王府就很难置身事外了。

        没有人乐意去别人府上做客时还提心吊胆。

        更何况骆四姑娘一个庶女又没妨碍着她,她算计骆四姑娘又有什么好处呢。

        “那就好。”骆笙同样回以微笑。

        二人对视,看似客套有礼,气氛却有些古怪。

        骆晴开口道:“我陪四妹一起去吧。”

        眼见骆晴与骆玥由侍女领着离去,骆笙对卫雯笑了笑:“我逛逛园子,就不劳烦郡主相陪了。”

        “骆姑娘请自便。”

        骆笙举步走出长亭。

        朱含霜收回目光,眼中厌恨不再遮掩:“郡主,你看她多么嚣张!”

        卫雯语气冰冷:“她不是一贯如此么。”

        “可她连你都不放在眼里。”

        卫雯凉凉一笑:“这有什么稀奇,她与长乐公主关系好,我一个郡主算什么。”

        朱含霜嗤笑一声:“也就是她拿着鸡毛当令箭,真以为长乐公主把她当知己好友呢。我看在长乐公主眼里,也就是拿她当个阿猫阿狗解闷逗乐罢了。”

        卫雯款款往外走,轻声道:“就算是解闷逗乐,只要公主还喜欢,那她就能拿着鸡毛当令箭。何况她父亲是掌管锦麟卫的大都督,她不顾脸面耍横撒泼,别人还真的不能怎么样。”

        说到底,骆大都督才是骆笙的底气。

        只要骆大都督一日得皇上器重,骆笙就能嚣张一日。

        不过再嚣张又如何,骆大都督就算权势滔天也不可能强逼着高门大户娶他女儿,而若把女儿嫁给趋炎附势想与大都督府结亲的人家,就更不需要把这么个人看在眼里了。

        这还是骆笙在其父掌权时好歹能嫁出去,倘若骆大都督一朝失势,骆笙的下场恐怕连王府婢女都不如。

        卫雯冷冷想着这些,气顺了些。

        “可我就是看不过去。连陈大姑娘她都说打就打,还有什么不敢干的,说不定哪日就要欺到郡主头上来。”朱含霜明着为卫雯抱不平,心中又是另一番烦恼。

        骆笙这么个无法无天的性子,偏偏还看中了开阳王,要是闹着嫁给开阳王怎么办?

        骆大都督是皇上眼前红人,万一皇上就答应了呢。

        到那时,她就算怄死也无能为力。

        与其到时候绝望后悔,不如趁现在找个机会毁了那个贱人,看她还如何打开阳王的主意。

        卫雯承认朱含霜的话让她对骆笙厌恶更甚,却也明白好友那点念头,淡淡道:“恶人自有天收,我相信这种人不会嚣张太久的。”

        自从一家人搬来京城,连她身为郡主都不能随心所欲,骆笙凭什么可以?

        朱含霜勉强点头,伸手遮了遮扑面而来的阳光:“今日日头有些大,咱们去那边竹林走走吧。”

        卫雯随意点了点头。

        骆笙看似漫无目的闲逛,却暗暗把园子里的一物一景记在心里。

        平南王府害她家破人亡,这个仇早晚会报,多熟悉敌人的住处总没有坏处。

        她不知不觉走到园子深处,停在一丛牡丹花旁。

        按说牡丹花期已过,可不知王府花匠用了什么法子,眼前这一片牡丹竟开得格外绚烂。

        近丈高的花茎,硕大的花朵,秾丽芬芳,不愧国色天香的赞美。

        骆笙不觉多打量几眼,想到骆晴二人离去有一阵子到了该回来的时候,便转身往回走。

        这片牡丹显然也吸引了其他贵女的注意,回返的路上陆续遇到有人往这边走。

        身后传来女孩子的笑语。

        “呀,没想到这里还有盛放的牡丹,我家园子里的前些日子都谢了呢。”

        “我家也谢了。”

        “到底是王府,一花一草以为寻常,其实总有出奇之处。”

        “是啊,王府当然不一样。”

        “咦,这是什么?啊——”

        骆笙因这声突兀的尖叫驻足转身。

        数名贵女或退或掩面,还有人因太过慌乱跌倒在地,尖叫声此起彼伏。

        骆笙不清楚发生了什么,立在原处一时没有动。

        很快一名贵女尖声喊道:“死人了——”

        这声喊透着莫大恐惧与惊慌,很快引得人从四面八方赶过来。

        骆笙举步走过去,看到了牡丹花下横伸出来的一只手。

        “发生了什么事?”匆匆赶来的卫雯问道。

        几名贵女面色煞白,一副惊魂甫定的模样,其中一人颤声道:“牡丹花下有……有死人!”

        卫雯脸色登时变了,脱口而出:“谁?”

        几名贵女把视线落在一名跌倒在地的贵女身上。

        她们听到尖叫后只看到一只手就吓得魂飞魄散,哪里还敢多看。

        跌倒在地的贵女是第一个发现异样的人,此刻明显吓得不轻,哆嗦着道:“是,是陈大姑娘!”

        这话登时引起一片骚动。

        死的是陈大姑娘?

        众女第一反应就是不可能。

        她们撞见死人会害怕,可内心深处却从没想过死的是与她们身份相当的贵女。

        高门大户偶尔有奴婢死于非命不算稀奇,在她们想来,牡丹花丛中伸出来的这只手应该是属于某个下人的。

        谁成想竟然是陈大姑娘!

        死者是她们中的一份子,这就不是一般的恐惧,而是大恐惧。

        大恐惧之下,有胆子大些的贵女忍不住探头看了一眼。

        那只手的主人就躺在一株深红色的牡丹花后,双目圆睁,表情扭曲,不是陈大姑娘又是哪个!

        那柄要了陈大姑娘性命的匕首正插在她胸口处,明媚的阳光下,镶满宝石的匕首柄璀璨生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