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凶手有两个

    朱含霜秉着呼吸使步姿尽量优雅,一步步走到卫晗面前,含羞带怯福了福身子:“见过王爷。”

        少女泛红的脸颊令卫晗不由瞄了骆笙一眼。

        看来他的看法没错,骆姑娘和寻常女子确实不一样。

        她做了那么多事,就没脸红过。

        “朱姑娘看好了么?”骆笙似笑非笑问。

        朱含霜脸上一热,紧张得手心出了汗。

        她不想这般局促,平日里也是敢怒敢骂的人,不然也不会与骆笙公然结下梁子,可站在他面前就心跳如雷,仿佛一座山骤然压在了心尖上。

        因为太在意,便无法泰然自若。

        “看好了。”朱含霜暗暗吸了一口气,使自己尽量平静下来。

        她从没站得离他这么近过,偏偏众目睽睽,想多看一眼都不能够。

        她可不是骆笙这般没脸没皮的女子,见到喜欢的人就不知廉耻贴上去。

        “那么王爷手中的匕首是不是我的?”

        朱含霜的视线落在握着匕首的那只手上。

        男子的手修长白皙,干干净净,被那柄璀璨生辉的匕首映衬着,让人完全移不开眼睛。

        他的手可真好看。

        朱含霜飞快抬眸看了卫晗一眼,又匆匆垂下眼帘,在心里犹豫了一瞬,道:“是骆姑娘的。”

        她想说不是,毕竟匕首上又没刻着骆笙的名字,宝石匕首虽不常见却也不是没有。

        可骆笙说匕首是送给开阳王的,开阳王也承认了,她若否认,在他心里岂不成了谎话连篇的女子?

        她可不愿给他留下这样的印象。

        为此,再不甘愿也认了。

        这般想着,朱含霜看了看骆笙,对上的是一双含着笃定笑意的眸子。

        朱含霜不由气结。

        这个贱人就是故意的!

        骆笙可不管朱含霜怎么生气,见她亲口认了,便对赵尚书微微一笑:“赵尚书,刺死陈大姑娘的匕首并非我的,那我是不是可以洗脱嫌疑了?”

        “可以的,可以的。”不擅长断案的赵尚书连连点头。

        “赵尚书!”平时沉稳如山的陈阁老气得声音都尖了,“这最多只能说骆姑娘的嫌疑现在与园子里所有小姑娘的嫌疑相当,怎么就能完全洗脱嫌疑了?骆姑娘送了开阳王一柄匕首不假,焉知她后来有没有再买一柄宝石匕首?”

        赵尚书又连连点头:“陈阁老所言也有道理。”

        众人:“……”

        “一柄匕首三千两,说买就买啊?”石焱小声嘀咕。

        嗯?

        众人纷纷把目光投向送匕首过来的小侍卫。

        石焱在自家主子投来冷冰冰的眼神时,敛眉垂目老实了。

        平南王身为主人,总算找到了插话的机会:“咳咳,赵尚书,这些小姑娘都是各府千金,断案要慎重啊。”

        王妃寿宴上闹出这种事,可真是倒了血霉。

        骆笙等平南王说完开了口:“赵尚书明察秋毫,一定不要冤枉了无辜之人,放过真凶。”

        她说着漫不经心扫卫雯一眼:“毕竟郡主也在这里。”

        平南王表情一僵。

        他怎么忘了,女儿也是其中一员!

        得到消息早就赶到园子里的平南王妃忍不住冷哼一声:“骆姑娘,话不可乱说。”

        骆笙转眸与平南王妃对视,气势丝毫不落下风:“我说请赵尚书明察秋毫不要冤枉了无辜之人,敢问王妃哪一个字是乱说的?”

        平南王妃被问得一滞,暗骂小丫头牙尖嘴利太过难缠。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平南王妃再气也不好表现出来,只得露出温和笑容:“请赵尚书明察秋毫当然没错,只是雯儿素来乖巧懂事,骆姑娘莫要把她牵扯进来吓着她。”

        平南王妃笑着给出这番解释,算是给了一个晚辈不小脸面。

        骆笙会领情么?

        当然不会啊。

        她环视着众贵女扬唇一笑:“在场的姑娘都是名门贵女,想来个个乖巧懂事。”

        本来对骆姑娘从来没有好感的众女此刻恨不得点头。

        就是啊,谁还不是个乖巧懂事的名门贵女呢?

        陈大姑娘死了,在人人都有嫌疑的情况下,凭什么小郡主可以置身事外?

        小郡主身份是比她们高了一点,查也不大可能查到小郡主头上去,对此心知肚明就好,非要说出来,就让人不舒服了。

        平南王见风向不对,忙道:“王妃莫要说了,还是由赵尚书查清楚再言其他。”

        赵尚书一个头两个大。

        他查不清楚啊!

        就在赵尚书头疼之际,派人去喊的得力属下总算到了。

        来的是一名面色冷肃的年轻人。

        “大人——”

        赵尚书忙摆摆手:“赶紧查案。”

        年轻人听过案情,走向牡丹花丛。

        直到现在,陈若凝的尸体并没被动过,而竹林里侍女的尸体则被抬了过来。

        年轻人蹲下来,仔细检查两具尸体。

        众人一言不发看着,一些贵女见到年轻人伸手按向陈若凝腹部伤口处,不由白了脸。

        不论生前如何尊贵,一旦死了,会遇到什么就完全身不由己了。

        活着可真好,该死的凶手!

        园中静悄悄,连低低的议论声都没了。

        该说的早就说了,现在就看赵尚书的属下能查出什么来了。

        不知过了多久,年轻人起身返回赵尚书面前,拱手道:“两位死者都是被匕首刺死,不过通过对两位死者伤口的检查,卑职推测凶手并非同一人。”

        “什么?”此话一出,众人大惊,登时一片议论纷纷。

        有两个凶手?这真是万万想不到的!

        众女面面相觑,脸色更是难看。

        好好一次小聚,出现了杀人凶手已经够可怕,居然还有两个!

        “如何推测出有两个凶手?”赵尚书忙问。

        年轻人道:“两名死者虽然同样是被匕首刺死,可匕首刺入二人身体的角度截然相反,刺死婢女的凶手应该是一位惯用左手之人……”

        左撇子?

        这个结论一出,众女不由绞尽脑汁思索起来。

        她们之中,谁惯用左手?

        许是受刺激过度,众女此时脑海中乱糟糟,一时根本理不出头绪来。

        这时骆笙开了口:“确定刺死婢女的凶手惯用左手?”

        “是。”年轻人点头。

        “我倒是知道谁惯用左手。”骆笙淡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