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恐惧是杀人刀

    “谁?”数道声音异口同声问。

        骆笙视线往那片风华无双的牡丹花落了落,一字字道:“陈大姑娘。”

        此话一出,众人哗然,不由看向陈阁老。

        身为祖父,陈阁老当然知道孙女惯用左手,可他更知道孙女受过严格教导,平日里无论吃饭书写都是用右手的,按说不会被外人知道是左撇子。

        他还记得长孙女小时候用左手抓筷子,拿一次就会被打一次手心,打得多了就扳过来了。

        骆大都督的女儿是如何知道孙女惯用左手的?

        陈阁老吃惊望着骆笙。

        赵尚书忙问道:“骆姑娘如何得知?”

        骆笙很快给出了解释:“先前在长亭里我四妹与陈大姑娘闹了一些不愉快,陈大姑娘打了我四妹一巴掌,各位姑娘还有印象吧?”

        众女不由点头。

        这个必须有印象啊。

        其他人则暗暗摇头。

        陈阁老家的这个孙女,性子确实跋扈了些。

        什么,骆大都督的女儿更跋扈?

        这怎么能一样呢,陈大姑娘稀里糊涂死了,人家骆姑娘还安然无事指认凶手呢。

        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没有跋扈的能耐还是乖巧懂事点吧。

        见众女配合点头,骆笙接着道:“陈大姑娘下手颇重,当时在我四妹脸上留下明显的巴掌印,我回来时还没消。而我留意到,那巴掌印在我四妹右脸上。”

        右脸上?

        反应迟钝的人一时还没想明白。

        骆笙问年轻人:“这样是不是能证明陈大姑娘惯用左手?”

        年轻人拱手:“姑娘分析得不错。如果用右手打人巴掌,那么会打在对方左脸上,用左手则正好相反。我们都以右手为正手,生来就用左手之人一般会受到纠正,久而久之就能双手皆用。不过天性难改,这类人一旦情急往往会用真正惯用的那只手。”

        “很有道理。”骆笙点头,诚心夸赞。

        面容冷肃的年轻人登时红了耳根。

        众目睽睽之下被一名贵女这么直白夸赞,这还是头一次。

        卫晗冷眼旁观,不自觉拧眉。

        他倒是没见过骆姑娘这么真情实意夸过人。

        “这么说,王府侍女是陈大姑娘杀的?”赵尚书有些不敢相信。

        事情发展有点始料未及啊,受害者怎么成了凶手了?

        年轻人拱手:“如果当时在园中的人只有陈大姑娘是左撇子,那么可以得出这个结论。”

        众女纷纷出声:“我是用右手的!”

        平南王妃开口道:“管事手上有今日在园子里伺候的所有侍女名单,可以对照名单查验她们惯用哪只手。”

        听闻杀害侍女的凶手是左撇子,平南王妃就放了一半的心。

        别说她女儿不是左撇子,就是王府侍女都是严格挑选出来的,那种打小惯用左手的根本不会被选中。

        当然,王府这么说不好取信于人,干脆让刑部的人检查一番,彻底洗清王府嫌疑。

        年轻人道:“惯用左手之人虽说刻意练过之后能用右手吃饭、书写,但一些特别精细的动作还是有些困难,要查验一个人惯用哪只手并不难。”

        赵尚书想了想,拍板道:“那就先查一遍再说。”

        先排除,才有继续查下去的意义。

        年轻人应一声是,提出要求:“请准备一些打好细孔的珍珠和细线。”

        这样的东西王府当然有不少,很快珍珠与细线都准备好了。

        “请各位姑娘依次尝试,先用右手把细线穿过珍珠,再用左手。”

        “我先来吧。”卫雯径直走过去,捏起一粒珍珠。

        细线穿过珍珠上的小孔并不容易,即便是用右手,卫雯还是尝试了数次才成功。等换到左手,那就不必提了。

        众女这般试过,没有一人惯用左手。

        “这样的话,用匕首刺死王府侍女的人确实是陈大姑娘——”赵尚书捋着胡子的手一顿,“那害了陈大姑娘的人又是谁?”

        有人小声道:“会不会是自尽——”

        很快有人嗤笑:“就算杀了一个婢女,也没必要自尽啊。”

        “这恐怕就要问问陈二姑娘了。”了解过案情的年轻人出声道。

        此话一出,众人注意力立刻放到了站在陈阁老不远处的陈二姑娘身上。

        陈二姑娘一双眼哭得有些肿,似是没想到突然指向了她,怯怯往后退了一步。

        陈阁老紧盯着年轻人:“这是什么意思?”

        总不能是他二孙女杀了大孙女吧?

        “大人勿急,一般发生命案,总要问一问与受害者关系亲近且在场的人。”年轻人不卑不亢回了,直视着陈二姑娘,“敢问陈二姑娘当时为何与陈大姑娘没有在一起?”

        顶着无数视线,陈二姑娘不自觉垂下眼,声音有些颤抖:“当时大姐与骆姑娘闹了不愉快,心情十分差,就不许我跟着,一个人往牡丹花丛这边来了……”

        “陈二姑娘确定陈大姑娘与你分开后,就直接往这边来了,而没去其他地方?”年轻人紧跟着问。

        陈二姑娘迟疑着点头。

        “如果只来了此处,那么竹林中的侍女又是谁杀的?”

        陈二姑娘被问得一愣,咬唇道:“大姐或许又去了竹林,只是我没看见……”

        “那么陈二姑娘可有去竹林?”

        这一次陈二姑娘就没有丝毫犹豫了,忙摇头:“我不曾去过!”

        “没有去过?”年轻人语气充满质疑。

        陈二姑娘红了眼圈:“与大姐分开后我就去赏芍药花了,没有去过竹林!”

        年轻人扬眉:“若是这样,陈二姑娘发间为何有一片竹叶?”

        陈二姑娘大惊,急忙去摸发髻,可眼下又不能照镜子,哪里摸得到。

        也因此,她的动作越发慌乱。

        年轻人问道:“陈二姑娘明明去过竹林却矢口否认,是做贼心虚吗?”

        迎着无数异样的目光,陈二姑娘腿一软瘫坐在地,掩面抽泣起来。

        巨大的压力与恐惧之下,名为理智的那根弦一旦崩断,崩溃就随之而来。

        陈二姑娘捂着脸不断喃喃:“我没办法……大姐太可怕了,只因为心情不好,王府的侍女说杀就杀……我早晚也会被她杀掉,早晚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