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老父亲的鄙视

    女子很瘦,却生了一副花容月貌,闻言从斜倚的竹榻上起身向外迎去。

        卫羌很快走进来,看到女子眼中多了几分笑意,伸手环住她的腰问:“一个人闷在屋里做什么呢?”

        女子规规矩矩回道:“回禀殿下,妾在看书。”

        “看了什么?”卫羌牵着她的手往内走去。

        女子的手微凉,安抚了他从平南王府离开后烦躁的心情。

        他不喜欢去平南王府,不只是为了避嫌,也不只是因为与生身父母有嫌隙,更主要的原因是回到那里总会被提醒洛儿的死。

        洛儿的死是他这辈子都过不去的坎儿,只要想起便会痛彻心扉。

        卫羌走到竹榻边坐下,拿起倒扣着的书卷看了看,随口道:“怎么看这种前朝野史?”

        “无聊打发时间。”女子垂着眼帘,恭敬回道。

        她有一头浓密的青丝,厚厚的额发齐眉遮挡住一对黛眉,使美貌打了几分折扣。

        而比起端庄大气的太子妃,或是那些千伶百俐的宫婢,面对太子总是一脸恭顺的她甚至显得有些无趣。

        可卫羌却从没有觉得不耐烦。

        他心烦的时候,哪怕只是过来坐坐,都会觉得舒坦。

        这是洛儿最喜爱的四个贴身婢女之一,看着她就仿佛洛儿还在,会在这空荡荡的屋子里突然响起一声“世子”。

        说来无奈。

        他自幼与洛儿就相识,平南王府与镇南王府虽不在一座城里,却相距不甚远,也因此每年都有相见的机会。

        他们一年年长大,他叫她洛妹妹,等二人定了亲又叫她洛儿,可她对他的称呼从来没变过。

        她只会清清冷冷叫他一声世子。

        他盼着成婚后她会叫他羌哥哥,或是夫君。

        卫羌闭了闭眼,心中是钝钝的疼痛。

        女子突然抬眸看了看闭目的男人,又把蝶翼般的睫毛落下来。

        她知道这个男人又想郡主了。

        他也配!

        女子嘴角挂起的讥诮飞快收起,又恢复了恭顺柔美的模样。

        “要是觉得无趣,就多出去走走。”

        “妾不大喜欢走动。”

        卫羌听了并不觉不快,温声道:“那回头让内侍给你送几本话本传奇来看。”

        “多谢殿下。”

        卫羌扫了一眼屋内伺候的宫婢,淡淡道:“你们退下吧。”

        两名宫婢微一迟疑,屈膝退了下去。

        等退到廊芜下,望一眼大亮的天光,一名宫婢小声感叹一声:“选侍真得宠啊。”

        还是青天白日,太子就这么黏着玉选侍,这一点就连太子妃都比不上。

        另一名宫婢笑道:“选侍得宠是好事呀。好了,别说这些了,被人听见可不好。”

        廊芜下安静下来,屋内更安静。

        卫羌躺下来,枕在女子膝头闭上眼睛:“替我捏捏额头吧。”

        女子微凉的指尖落在男子额头,轻轻揉捏起来。

        她的手一点点下滑,落到男子眼尾处。

        岁月到底还是在这个男人眼尾留下了一丝痕迹。

        不像她的郡主,永远活在了十七岁。

        女子睫毛颤了颤,随即仿佛什么念头都没升起过,纤细的手指缓缓移回额头。

        卫羌突然睁开眼睛:“在想什么?”

        “妾没想什么。”

        又是一阵沉默。

        “玉娘,给我生一个女儿吧。”

        女子浑身一颤,许久后平静道:“多谢殿下厚爱。”

        ……

        回府的马车上,骆玥时不时瞄一瞄闭目假寐的骆笙。

        骆玥睁眼看向她:“有事?”

        骆玥咬了咬唇,见她又要闭眼睛,鼓了鼓气道:“三姐,今日多谢你——”

        骆笙不以为意笑了笑:“还以为你有什么大事,道谢就道谢,扭扭捏捏干什么。”

        骆玥脸一热。

        以往闹得那么不愉快,如今低头道歉,她也会不好意思的啊。

        骆晴见二人关系缓和,暗暗高兴,想着骆笙在平南王府不同以往的表现,开口劝道:“三妹,以后若是打探某个男子,不如悄悄派下人去打探。”

        骆笙诧异看了骆晴一眼。

        好端端,话题怎么跑到这里了?

        正纳闷的工夫,骆晴斟酌着道:“三妹当众问会惹人议论的,影响闺誉——”

        骆笙噗嗤笑了:“二姐说笑了,我哪有闺誉。再者说,我要闺誉这么碍事的玩意干什么?”

        骆晴一下子没了话说。

        她就是看着三妹在平南王府行事与以往大不一样,想着或许可以挽救一下……

        马车没用多久就在骆府门前停下,姐妹三人相继下了马车。

        “笙儿,你随我来。”骆大都督撂下一句话,负手走向书房。

        骆笙对骆晴二人微微颔首,抬脚跟上。

        骆玥望着骆笙的背影出神许久,直到骆晴轻唤才回过神来。

        “四妹想什么呢?”

        骆玥揉着帕子,轻声道:“我突然觉得三姐也挺好的。二姐你看陈二姑娘,没想到别人家嫡女是这样对待庶女的,三姐以前最多拿鞭子抽一下——”

        骆晴哭笑不得打断骆玥的话:“四妹,陈府是个例外,你可莫要把这个当正常的。”

        三妹已经很与众不同了,四妹可别再被带歪了。

        “不过——”骆晴抿唇笑了笑,“三妹确实长大了。”

        人大概都要经历挫折才会懂事,也不知道三妹在金沙经历了什么,回来后变化竟这么大。

        走进书房的骆大都督却没觉得爱女有什么变化。

        毕竟才刚向他打听过林祭酒的孙子,是女儿的作风。

        骆大都督往太师椅上一坐,指了指一旁的椅子:“笙儿坐。”

        骆笙坐下,神态安静。

        林祭酒的孙子那点小事,骆大都督想必是不会多问的,叫她来书房估计是要问开阳王的事。

        果然骆大都督问起了卫晗:“笙儿,你那柄宝石匕首是什么时候送给开阳王的?”

        “回京的路上。”骆笙对此并不隐瞒。

        骆大都督颇欣慰:“原来是那时候。没想到笙儿懂得赔礼道歉了。”

        骆笙随口道:“呃,女儿不是请开阳王路上照应一下么,就把匕首当谢礼送他了。”

        骆大都督眨眨眼:“不是为了当初的事赔礼道歉,而是照应你的谢礼?”

        骆笙纳闷敛眉。

        这有什么不同吗?

        而骆大都督缓缓摇头,叹了口气。

        照应一下女孩子就又收钱又收匕首,开阳王真的不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