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卿本佳人

    不出一个月神医就会登骆府大门?

        卫晗吃惊于少女说出的话,可对方神态间的自信却骗不了人。

        他把茶杯往石桌上一放,平静道:“那好,我等骆姑娘一个月。”

        骆笙随口纠正:“是等神医一个月。”

        等她干什么,她又不是神医。

        卫晗沉默了一瞬。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有那么一刻,他觉得骆姑娘又在调戏他。

        “一个月后,倘若神医没有去找骆姑娘——”

        骆笙理直气壮:“那我也没办法。”

        卫晗:“……”

        因与“卫”这个姓结下了不共戴天之仇,骆笙半点内疚都无,淡淡道:“王爷应当明白事无绝对。我尽力而为,剩下就看王爷的运气了。”

        男人修长清瘦的手指紧了紧茶杯。

        事无绝对的道理他当然懂,可骆姑娘哪里尽力而为了?

        看来这一次交易,他十有八九血本无归。

        不过这也没什么可惜,当时骆姑娘因一柄匕惹上嫌疑,而匕在他这里,他举手之劳帮人洗脱嫌疑算不得什么。

        至于传出去会被议论,他当初既然收下匕,就不怕这些无关紧要的事。

        想着这些,卫晗笑笑:“我知道了。”

        骆笙放下茶杯,站起身来:“那我就告辞了。”

        卫晗跟着起身:“骆姑娘慢走。”

        见他有相送的意思,骆笙语气冷淡制止:“王爷不必送。”

        卫晗停下,目送骆笙远去,陷入了沉思。

        骆姑娘对他的观感似乎不大好。

        有件事他一直没有挑明了问,在那个夜黑风高的晚上,骆姑娘为何出现在镇南王府的废宅里?

        无论从哪个角度考虑,她都没有出现在那里的理由。

        总不会是出于无聊吧?

        也正是王府荒宅那次不大愉快的相遇,才让他之后见到这个女孩子下意识多了几分关注,并察觉与当初在京城街头把他拦下的姑娘有了很大不同。

        他不明白一个人为何变化如此大。

        卫晗离开酒肆,回了王府。

        “把石焱叫来。”

        石燚得到吩咐,忙去找刷恭桶的兄长。

        石焱颠颠就跑过来了:“主子有什么吩咐?”

        “这一个月,你留意一下大都督府那边的动静。”

        石焱眼一亮:“是留意骆姑娘吗?”

        卫晗面色微沉,淡淡问道:“是恭桶没刷够?”

        石焱抽了自己一嘴巴:“主子息怒,不是卑职想说,是这张不要脸的破嘴总不听话。”

        去平南王府送匕的时候他还以为解脱了,没想到就是贴心叫主子回头看,主子又罚他了!

        余光扫一眼跟在后面进来的石燚,石焱一万个不服气。

        长着一张欠钱的脸,怎么就比他受器重了,主子还一次没罚石燚去刷恭桶呢。

        石燚面无表情站在一旁。

        三哥好像又嫉妒他了。

        都是一样的脸,有什么好嫉妒的。

        “你仔细留意,一旦现神医登骆府的门,立刻回来禀报。”

        石焱硬生生咽下神医怎么可能登骆府大门的疑问,老老实实应了一声是。

        没过几日,石焱风风火火跑了回来。

        卫晗难掩诧异:“神医去了骆府?”

        骆姑娘说不出一个月,可这才过几日,竟这么快么?

        “神医没有去骆府,骆姑娘出门了!”

        卫晗拧眉:“骆姑娘去了神医那里?”

        “也不是,骆姑娘去林祭酒府上了!”

        卫晗脸色冷下来。

        骆姑娘去林祭酒府上与他有什么关系么?

        见卫晗全无反应,石焱有些急:“主子,骆姑娘去林祭酒府上找那个林腾了!”

        卫晗:“滚。”

        被赶出去的小侍卫叹口气,忙不迭往林府赶去。

        主子口不对心,他可不能犯糊涂,得盯着骆姑娘不能对林腾下手。

        说起来,骆姑娘有些不像话,有他们主子难道还不够么?

        携女登门道谢的骆大都督再一次找女儿确认:“笙儿,真的不用爹帮你提亲,就只是单纯道个谢?”

        骆笙点点头,觉得骆大都督心态不太对,正色问道:“父亲很希望我嫁人?”

        她可没有嫁人的打算。

        嫁了人哪有骆姑娘的身份便利,更何况她要做的事九死一生,何必连累无辜之人。

        问清楚骆大都督的打算,省得平添波折。

        骆大都督下意识想点头,迎上女儿乌黑冷然的眸子,一个激灵反应过来:“呵呵,怎么会呢。爹恨不得养你一辈子,哪舍得你嫁人啊。”

        正常父亲应该是这个想法吧——骆大都督不确定地想。

        天知道他恨不得闺女明天就嫁出去!

        嫁人是正道啊,比养面强多了。

        骆笙嫣然一笑:“我也不舍得离开父亲。”

        骆大都督呼吸一窒。

        笙儿说不舍得离开他,是他理解的那个意思吗,真的砸手里了?

        就这么沉默着,马车在林府门口停下来。

        林府大夫人听到禀报说骆大都督带着骆姑娘来了,眼前一黑,忙去找老夫人商量对策。

        “什么,骆府的人来了?”老夫人一听也有些慌神,“怎么没有提前打人送拜帖?”

        大夫人苦笑:“谁知道呢。之前听腾儿提起骆府的人可能会登门道谢,本来还觉得不大可能,等了几日不见动静以为事情就这么过去了,谁想到说来就来到大门口了。”

        老夫人对骆府的礼数摇摇头,叹道:“来都来了,只能请进来了。”

        “老爷与公公都上衙了,就只有腾儿与疏儿在……”

        老夫人果断拍板:“让腾儿与疏儿从后门走,你和我一起去待客。”

        大夫人犹豫着:“那个骆姑娘可能是奔着腾儿或疏儿来的,要是今日扑了个空,会不会回头在外面直接找上他们?”

        老夫人琢磨了一下,点点头:“你担心的不无道理,在家里好歹有咱们看着。那就先不动,看看对方到底什么意思,说不定只是单纯的道谢。”

        大夫人:呵呵。

        婆媳二人怀着沉重的心情去了前头花厅,一进去就见一个相貌威严的中年男子与一个容貌甚美的少女正静静喝茶。

        林家是文臣的圈子,大夫人出门应酬又少,这还是第一次见到骆笙。

        看清少女模样的一瞬间,大夫人莫名升起一个念头:以骆姑娘的样貌,为何想不开养面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