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姨母看外甥

    大夫人很快就没空胡思乱想了,把心思全都放在了与骆大都督寒暄上。

        “实在是失礼了,今日几个爷们都上衙去了,不能招待大都督。”老夫人客套道。

        骆大都督笑道:“上衙是正事。本应该趁着林祭酒休沐时来拜访,无奈前几日事忙,没有脱开身。说来是我失礼了,应该早些来的。”

        事实上当然不是这么回事儿。

        参加过平南王妃寿宴的第二日他就问笙儿要不要来了,结果笙儿说再等等。

        他问为啥再等等啊,笙儿说等林二公子在家里的时候再来。

        骆大都督想一想当时听到这话的心情,就一阵心酸。

        当爹的容易嘛!

        “大都督客气了,本来就只是犬子职责所在,哪里需要专门道谢呢。”大夫人接话道。

        她儿子是帮人啊,对方却想让她儿子当面首,怎么能恩将仇报呢。

        因林老夫人与大夫人来了,骆笙早就起身站到了骆大都督身后,闻言轻轻拽了拽骆大都督衣袖。

        骆大都督会意,干咳一声问道:“怎么不见令郎?”

        大夫人恨不得抽自己一嘴巴。

        她提腾儿作甚!

        “呃,今日并非休沐日,令郎是去刑部了吧?”

        大夫人干笑道:“恰好赶上犬子轮休,他就在府中。”

        “那就请令郎过来见一见吧,骆某与小女对令郎一直心存感谢。”

        大夫人下意识紧了紧手中帕子。

        别提你女儿对腾儿有什么想法,还能好好坐着说话。

        见大儿媳忘了吭声,老夫人咳嗽一声,吩咐一旁侍女:“去请大公子过来。”

        骆笙再拽了拽骆大都督衣袖。

        骆大都督有那么一瞬间想装糊涂。

        这就过分了啊,见人家大孙子还好说,见二孙子完全没借口啊。

        骆大都督很快放弃了挣扎。

        罢了,女儿今日表现已经很乖巧了,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咳咳,久闻贵府二公子才华出众,是年轻一辈的翘楚,若是也在府上不如一并请过来。”骆大都督说完这话,忙喝茶掩饰尴尬。

        林老夫人与大夫人飞快对视一眼。

        果然醉翁之意不在酒,登门道谢是假,惦记两个孩子是真!

        可对方是大名鼎鼎的锦麟卫统领,林家虽然清贵讲究个气节,只因为拦着不让见,得罪了锦麟卫就不值当的了。

        当然,如果骆大都督的女儿敢对腾儿或疏儿下手,林府上下定会宁死不屈。

        老夫人吩咐侍女:“把两位公子一起叫来。”

        侍女忙出去传话。

        得到消息的兄弟二人一时有些懵。

        往花厅去的路上,林腾面色严肃提醒林疏:“二弟,你过去之后少说话,表现越平庸越好。”

        林疏叹口气:“大哥,你应该早提醒我的,那我就留在书院不回来了。”

        林腾有些尴尬:“本来以为想多了,没想到真的来了,还点名要见你。”

        对方毕竟是女子,他当时听了虽有些担心,不能肯定之下不好随便坏人名声。

        兄弟二人一先一后走进花厅。

        骆笙眼神直直落在比林腾稍微落后半步的少年身上。

        少年穿着一件竹青色直裰,清雅如玉,气质出众,眉眼间能瞧出舞阳郡主的影子。

        骆笙不由露出真切笑意,目露欣慰。

        外甥可真是长大了,长得这般好。

        这个好,不单指样貌。

        她的姐姐们都是美人,二姐夫样子也不错,生的儿子当然难看不了,难得的是疏儿举手投足流露出来的自信与坦然。

        而能养出这般心态,在林家应该没有受到亏待。

        长期受磋磨的孩子会长成什么样,骆笙心里有数。

        这些日子让蔻儿打探这个外甥,她还知道一些事。

        在二姐死后,二姐夫一蹶不振好几年,整日沉迷饮酒,还是后来林祭酒见儿子这般不成样子,卖了老脸跟皇上与吏部打了招呼,把儿子弄进了国子监教书,也算放在眼皮子底下盯着。

        而林疏虽然在青雅书院读书,又才名颇盛,却早就放出话来不会科举入仕。

        这一点令骆笙欣慰又心疼。

        心疼的是对书香门第来说男儿不能科举恐怕是一生遗憾,欣慰的是林家算是明白人。

        林疏的母亲是舞阳郡主,外祖家因谋逆的罪名灭门,虽说罪不及出嫁女,可事实上怎么可能不受牵连。

        真的罪不及出嫁女,大姐与二姐又怎么会死去。

        有这样的外家,林疏入仕是祸非福,还真不如当个清闲贵公子自在。

        骆笙盯着林疏实在有些久了,久到林疏哪怕得了堂兄提醒要装个木头人,也忍不住看过去。

        然后就看到了少女慈爱欣慰的目光。

        林疏呆了呆。

        是不是在书院埋头读书太久有些不灵光了,为何他觉得这个少女看着他的眼神和祖母与大伯娘差不多?

        这怎么也不像要抢他当面首的眼神。

        这样的眼神虽然给了他很大安全感,可还是很不自在,也好奇怪……

        林疏这般想着,一时忘了收回视线。

        林老夫人与大夫人发现林疏的异样,险些背过气去。

        这傻孩子在干什么!

        林腾更是上前一步挡住二人交汇的视线,朗声道:“给祖母、母亲请安。”

        又向骆大都督抱拳问好。

        骆大都督含笑回应,瞧着同样出挑的兄弟二人,心中唏嘘。

        两个年轻人都不错,女儿真的不考虑正儿八经嫁个人吗?

        在官场混了多年,又是天子近臣,随便跟年轻人聊几句对骆大都督来说不在话下,只是他渐渐发觉林二公子比看着严肃的兄长还不爱说话。

        骆笙也有些疑惑了。

        观大外甥气质应当是个疏朗洒脱的,怎么如此沉默?

        莫非她看到的只是表象,觉得外甥在林家没有受到磋磨太乐观了?

        既然如此,还是要试探一下。

        “林老夫人。”

        骆笙一开口,顿时把所有人注意力都吸引过来。

        老夫人眼皮一跳,含笑问道:“骆姑娘有事么?”

        “听闻贵府有一块泰山石甚为奇特,我想去看一看,不知老夫人可否让一位公子领路?”

        不知道面对她这么个见到俊俏男子就想调戏的女纨绔,林家第一反应牺牲哪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