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别争

    林老夫人嘴角笑意僵住,飞快看向林腾与林疏。

        两个孙子并肩而立,一个比一个出色。

        苍天啊,这么好的孙子都是她的心头肉,把哪个推出去都是剜她的心啊!

        大夫人面色微变,迎着少女乌湛湛的眸子,忍痛开口:“让腾儿带骆姑娘去——”

        林腾同时开口:“我带骆姑娘去。”

        大夫人看着主动请缨的儿子,又是欣慰又是难受。

        假如真的要牺牲一个,只能委屈腾儿了。

        疏儿与腾儿不一样。

        疏儿自幼没了娘亲,又因外祖家的事任凭满腹才华连科举都只能舍弃,已经够可怜了。

        再说小叔子这几年才刚好了些,万一儿子再被人糟蹋了,受不住怎么办?

        要是那样,林家二房就毁了。

        腾儿至少还有她与老爷心疼……

        大夫人正难受着,一直当木头人的林疏开了口:“还是我带骆姑娘去吧,那块寿山石上的字还是我题的,正好可以给骆姑娘讲一讲。”

        林腾一手按住林疏肩头,语气冷硬:“寿山石拖回来立在园子里时我还扶过,还是我带骆姑娘去。”

        骆大都督尴尬喝茶。

        当他不要面子吗?这两个年轻人一副舍生取义的架势干嘛呢。

        骆笙平静看着二人相争,淡淡道:“既然两位公子都想带我去,犯不着争抢,那就一起去吧。”

        林老夫人:“……”

        林大夫人:“……”

        林腾与林疏:“……”

        骆大都督一口茶水险些喷出来。

        忽然有些遗憾笙儿是个女儿,倘若是个儿子,放在锦麟卫是个堪当大用的人才啊。

        林腾与林疏傻了片刻,点头应了。

        眼巴巴望着两个孙儿陪骆笙走出花厅,林老夫人捂了捂心口。

        这是全军覆没了?

        大夫人担心老夫人急出个好歹,递过去个安抚的眼神。

        其实这样也好,腾儿和疏儿都在,一个小姑娘应该不是对手吧。

        想一想曾在大街上被扯掉腰带的开阳王,大夫人强行升起的自信又跌回谷底。

        花厅里气氛一时令人窒息。

        骆大都督不好意思放下了茶杯,绞尽脑汁活络气氛。

        没办法,女儿确实有些过分了,挑一个还不行吗!

        当爹的只好多陪笑脸了。

        气氛更凝重了。

        以骆大都督的身份如此客气,完了,完了,对方上门果然没安好心!

        骆笙走在林疏身侧,视线一直围着对方打转。

        什么,这么盯着人家不合适?

        她是骆姑娘,不需要考虑合不合适这个问题。

        父母不在了,姐姐们也不在了,外甥由一个小娃娃长成这般玉树临风的少年,当然是怎么看都看不够。

        林腾冷着一张脸,内心十分警惕。

        他担心得没错,骆姑娘真的是冲二弟来的。

        去花厅的路上他问过二弟,二弟明明与骆姑娘没见过。

        难道说女子对有才的男子格外仰慕,只闻其名就能倾心?

        瞅一眼浓浓书卷气的堂弟,林腾忽然又有那么一点点不是滋味。

        他还想挡在堂弟前面的,没想到人家瞧不上。

        “二公子在书院忙不忙?”

        兄弟二人不约而同脚下一顿。

        “不甚忙。”面对温声细语偏偏身份惹不起的少女,林疏不好不回话。

        少女弯唇笑了:“不忙就好,你还是长身体的时候,吃好睡足才行。”

        林疏嘴角一抽,险些维持不住贵公子形象。

        什么叫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这话虽然没错,可由一个分明比他还小的女孩子口中说出来,不是太奇怪了吗。

        这两年连母亲都不说这些话了,最多偶而从祖母那里听几句。

        “我擅厨艺,以后有机会请二公子尝一尝。”

        林疏心肝一抖。

        这倒像是对他有点心思的少女该说的了。

        斟酌了一下,林疏婉拒:“恐怕不大方便。非亲非故,不好无故登贵府大门。”

        骆笙不以为意道:“不必去我家,回头我准备开一间酒肆。”

        以酒肆为饵,想来会钓到许多大鱼。

        一旁被彻底忽略的林腾轻咳一声,脸色不大好看。

        堂堂大都督之女要开酒肆?

        骆姑娘为了他二弟真是处心积虑啊!

        骆笙看过来,收起慈爱的眼神变得淡然:“林大公子若是有空,到时候也请赏光。”

        林腾动了动眉梢。

        这种勉强捎带上他的感觉真令人不爽,骆姑娘还能说得更冷淡点吗?

        “如果骆姑娘开了酒肆,有时间会去的。”

        骆笙很快又把注意力放回林疏身上:“二公子呢?”

        林疏:“……”

        刚刚那祖母一般慈爱的眼神一定是错觉!

        “在下求学繁忙,恐怕不一定有空——”

        “可以外送。”骆笙一句话把林疏的拒绝堵了回去,黛眉轻挑,“刚刚二公子好像说在书院不甚忙。”

        林疏张张嘴,向兄长投去求救的目光。

        他平时也会遇到对他有意的姑娘,甚至还有大胆的会把罗帕、鲜花等物投掷到他怀中。

        往往做了这些的姑娘都会含羞一笑,随后扭头就跑。

        应对骆姑娘这般锲而不舍的姑娘实在没经验!

        林腾走在二人中间,严肃道:“得空时我会带二弟一起去的。”

        “那就先谢过二位公子捧场了。”

        “谁?”林腾眼神锐利,突然看向某处。

        正躲在墙根旁一棵树上伸长脖子查探敌情的石焱如一只灵巧的猿猴立刻从树上跳到墙头,紧接着不见了身影。

        林腾拔腿便追,追到围墙处一跃而起借力攀爬上去跳到墙外,哪里还有贼人的影子。

        林腾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光天化日,竟有贼人偷偷摸摸混进府中,这可不是小事。

        愤怒过后,林腾面色一变。

        糟了,把二弟一个人留下了!

        而站在一块造型奇丽的泰山石旁的骆笙望着枝叶摇动的大树挑了挑眉。

        咦,那不是开阳王的亲卫么。

        虽只是匆匆一瞥,但她认人的本事还是过得去的。

        想到石家兄弟的迥异性格,骆笙推断应该是哥哥石焱。

        开阳王的亲卫居然做贼般跑进人家林府来,究竟有何目的?

        此事若是传扬出去,开阳王里子面子就要丢光了。

        骆笙捏着手帕微笑。

        这么说,好像又抓住开阳王一个把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