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骆姑娘在做什么

    亲眼见过林府女眷对待林疏的态度,骆笙算是放下心来,而又收获开阳王把柄一枚,可算是意外之喜。

        她的仇人是太子以及平南王府,在这样的势力面前,骆大都督之女的身份算不得什么。

        当一个没事调戏公子哥的女纨绔,或是欺负一下名门贵女,各家气怒过后碍于骆大都督的权势也就忍了。

        可真要伤筋动骨,危及到一家存亡,对方即便势弱也会拼死反击。

        当然,若是皇上想杀谁的头,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这个另说。

        骆笙想要太子和平南王府血债血偿,可以想象其中难度。

        这样一来,她当然做不了光风霁月之人,形势需要时拿把柄威胁开阳王帮个小忙之类的很划算。

        回府的路上,骆笙心情甚好。

        骆大都督心情也甚好。

        居然就这样回来了,跟做梦似的。

        “林府的泰山石好看么?笙儿若是喜欢,咱们也从泰山那边运一块回来放园子里摆着。”骆大都督心情一好,话也多了。

        骆笙笑笑:“父亲不必兴师动众了。”

        说实话,林府那块泰山石长什么样她都没记住,一心扑在大外甥身上了。

        骆大都督听骆笙如此说,好心情沉了沉。

        有点不对劲,以前女儿见到喜欢的一定要弄到手,这次怎么转性了?

        想一想爱女对林二公子的格外关注,骆大都督拍了一下大腿。

        明白了,笙儿不要在家里放泰山石,是为了以后有借口再去林府。

        这可不成,林府是清贵之家,骨子里都有点清高,不像那些勋贵权臣没脸没皮。

        万一女儿做点过分的事,林家人死给他看怎么办?

        他虽见惯了生死,也有很多人死在他手上,但这种还是有点麻烦的。

        骆笙扬眉:“父亲怎么了?”

        “没事。”骆大都督微笑着敷衍过去,暗下决心尽快寻到上品的泰山石弄回家。

        嗯,实在寻不到好的,大不了就找林祭酒把他家的要过来。

        孙子和泰山石,想来林祭酒知道怎么选。

        “那女儿就先回房了。”

        “去吧。”安抚好女儿,骆大都督回了衙门。

        一名属下把信奉上:“大都督,五爷的信。”

        骆大都督把信看过,松了松眉头。

        老五信上说沿路山匪已经剿灭大半,动作还算利落。

        衙门里要处理的公务多,骆大都督很快埋首案牍中。

        这些日子,京城陆续发生几件事。

        一是陈阁老府上的二姑娘参加完平南王妃的寿宴后当夜暴毙,一是林祭酒家不知什么原因砍了园子里几棵大树,还有一件事依然出自陈阁老府。

        陈阁老遭到了多名官员弹劾,最主要一项罪名就是治家不严。

        这其中,骆大都督自然出了一份力。

        入阁拜相是大周文臣为之奋斗一生的目标,陈阁老走到这一步不知踩了多少人下去。

        每一个阁老的位置都有无数人虎视眈眈盯着,盯得眼睛都红了,如今好不容易抓到陈阁老这么一个遮掩不住的把柄,又有骆大都督推波助澜,自然是拼尽全力把陈阁老拉下马。

        于是风光了多年的陈阁老落了个回家养老的结局,算是京城顶尖圈子一员的陈府一下子被踢了出去,一家老小黯然离京。

        官海沉浮,世事莫测,本来只是一个小姑娘的一时冲动,最后一个鼎盛家族就这么散了。

        一时间,无论是参与了把陈阁老踩下去的人,还是看热闹的人都唏嘘不已,不约而同加强了对族中子弟的管束。

        这些人教育子女时还不望悄悄提一句:“莫要跟骆姑娘比,骆家只看眼前,自然是怎么痛快怎么来。”

        骆大都督是权臣,也是宠臣,越是这样的人越怕一朝天子一朝臣。

        等将来,有骆家人还债的时候。

        什么,骆大都督的女儿们可以靠嫁个好夫婿翻身?

        别逗了,除了早就定亲的骆大姑娘,其余三个女儿能嫁出去才怪呢。

        也有人不大认可:“据传骆姑娘与开阳王有点不清不楚呢。”

        听到这话的人嗤之以鼻:“你要是被骆姑娘调戏过,也能传你与骆姑娘不清不楚。一个男人被女子非礼了,还能兴高采烈把这个女子娶回家?”

        必须不能啊,除非这男人有病。

        开阳王有病吗?

        卫晗确实有病,所以自从那日在酒肆与骆笙分开就默默数着日子,只看一个月内李神医会不会登骆府大门。

        这期间,石焱向他禀报了骆姑娘去林府要林家两位公子陪着逛园子,骆姑娘逛街时对某个俊俏男子嫣然一笑吓得对方落荒而逃,骆姑娘带着表哥走街串巷吃喝玩乐,骆姑娘……

        卫晗打发石焱继续去刷恭桶,换了石燚去盯着,耳根终于清净了。

        得了清净的年轻王爷又忍不住想:骆姑娘今日又做了什么呢?

        他当然不是关心骆姑娘做什么,主要是好奇骆姑娘究竟做什么能把神医引来。

        一连数日没从石燚那个闷葫芦口中听到什么有价值的消息,卫晗默默把两兄弟的差事对换了一下。

        这一日,拿到号牌进了院子等着见神医的人们突然听屋中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岂有此理,气死老夫了!”

        众人不由面面相觑。

        是神医在吼吗?

        不能,神医那样的神仙中人,怎么能吼这么大声呢?

        屋中,李神医捏着一封信气得脸色铁青。

        他遣人跑了一趟南阳,想确认是否真有一位“李神医”在那里打着他的名号行事。

        谁成想南阳城没有李神医,金沙却有个王神医,名声都传到南阳去了。

        那个王神医不但卖养元丹,还卖退寒丸!

        是,对方称退寒丸为千金丸,可从派去的人连同信一起送回的两粒药丸来看,所谓的千金丸就是退寒丸。

        这也就罢了,能以退寒丸救人性命算是积德行善,可用养元丹给人治病却不懂得药引是怎么回事?

        没错,王神医名声传到南阳不是因为医术高超,而是因为这王八羔子卖假药!

        可气死他了。

        更令李神医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那个劳什子王神医如何弄出的养元丹与退寒丸。

        李神医抖着胡子叹了口气。

        想要解惑,只能等到派去的人把那王八羔子带回京城来了。

        还好算算日子也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