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真真假假

    药引是鹅血,听起来太易得,可若是加上白鹅寿命十二年以上这个条件,那就大大不易了。

        可以说相当困难。

        谁家养鹅都是为了下蛋吃肉,最多加一个看守门户,活到十年的鹅就不怎么产蛋了,不宰了吃肉难道给鹅养老吗?

        见卫晗沉默,李神医道:“鹅能活二十多载,活过十二年的鹅虽不常见,但也不是没有,多派些人寻找还是能寻到的。”

        “多谢神医宽慰,小王这就派人去寻。”

        李神医翻了个白眼。

        小子真会自作多情,谁宽慰他了,他只是把该说的说了,好早点去找姓骆的丫头问话。

        “老夫先给你施针暂时压制住病症,只是要尽快寻到符合条件的白鹅,才能根治此症。”

        李神医说到这里叮嘱一句:“对了,必须是家养的白鹅,野生的不行。家鹅与野鹅习性不同,饮食不同,药引失之毫厘便会差之千里。”

        “多谢神医提点,小王记住了。”

        李神医打开药箱取出一排金针:“那就开始施针吧。”

        小半个时辰后,李神医净手,提起药箱。

        卫晗起身准备相送。

        李神医摆手:“王爷不必送。”

        “那让侍卫送您回去。”

        李神医再次拒绝:“不必了,老夫还要去一趟大都督府。”

        卫晗一怔。

        神医这是去找骆姑娘?

        李神医见他愣住,顺口问道:“怎么,王爷不知道老夫是因为骆姑娘才来的?”

        “小王知道。”

        他不知道的是李神医为何会因为骆姑娘过来。

        而这时,李神医捋着胡子,心里同样纳闷:姓骆的丫头为何会替开阳王求诊?

        啧啧,一个大男人指望一个小姑娘帮忙,看来开阳王不行啊。

        李神医鄙视的同时,完全忘了对方求医的难度是他给设的。

        待李神医离开,卫晗吩咐石焱:“多带一些人手,尽快寻一只活过十二年的家养白鹅。”

        石焱一听眼都直了,确认道:“十二年的鹅?”

        这肉太老了吧?

        “少废话,尽快寻到,林府的事就算将功抵过。”

        “是,卑职这就去寻。”

        不就是养了十二年的白鹅嘛,他,他上哪儿寻去啊!

        不提石焱的苦恼,李神医从开阳王府离开后又折返回大都督府,让看热闹的一干人等差点被好奇心憋死。

        神医又去大都督府了!

        神医在大都督府与开阳王府之间来来回回,这肯定不是给哪个人看病啊。

        有人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难不成神医不是以一个神医的身份去的,而是媒人?

        就连骆大都督都因神医一日之内二次登门而有了这种猜测。

        是,这种猜测是离奇了一点,可说不准就是女儿那次为他求诊,有什么长处被神医欣赏了呢?

        骆笙还是在闲云苑招待的李神医。

        四月的天气正适合在院中树下喝茶。

        这一次不是玫瑰花茶,换了色如碧玉的绿茶。

        袅袅清茶旁是白瓷碟,里面摆着五色糕点。

        “神医先喝茶润润喉。”

        李神医本想开门见山问,见茶汤色泽碧绿,清香扑鼻,默默端起来喝了两口。

        小丫头说得不错,润润喉咙再说也不迟。

        好茶!

        李神医在心中赞一声,放下茶盏准备说正事。

        “神医尝尝糕点。金黄色撒着白霜的是南瓜椰蓉糕,香甜软糯不粘牙;翠绿晶莹的是碧玉豆糕,里面加了一点点薄荷汁,吃着清凉爽口;粉红色花朵形状的是水晶玫瑰糕,淡紫色的是藕粉桂花糕……”

        李神医听着少女温声软语的介绍,吃了一块南瓜椰蓉糕,吃了一块碧玉豆糕,吃了一块水晶玫瑰糕……

        盘子里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点心渣。

        李神医手伸在盘子上空,尴尬了一瞬。

        相对而坐的少女笑意盈盈:“神医要不要再吃一盘?”

        “不用了!”李神医艰难吐出这三个字。

        一盘又一盘,再吃下去他还好意思问话吗?

        没想到一个小姑娘竟如此狡猾,妄想以一盘糕点、一杯茶贿赂他。

        他堂堂神医,是这种人吗?

        “蔻儿,再端一盘糕点来。”

        很快一名俏丽丫鬟把空盘子撤下,换上满满一碟糕点。

        李神医一脸不在乎扫了扫,坚决不吃。

        “老夫已经给开阳王看诊过,骆姑娘现在可以说说退寒丸与养元丹两张药方的来历了吧?”

        “这是自然。”骆笙扫了蔻儿一眼。

        蔻儿立刻拉着红豆退到院门口,留给二人说话的空间。

        “神医还记得我说在南阳城遇到一位神医吧?”

        李神医虎着脸:“记得。”

        小丫头满嘴瞎话,亏他还信了。

        想想气不过,李神医还是说了出来:“小姑娘骗老夫!”

        骆笙面不改色道:“退寒丸与养元丹两张药方确实是我从南阳城得来。”

        “那你说说,到底怎么得来的!”李神医一时忘了吃下肚子的糕点,又生气了。

        骆笙默默把点心盘子往李神医那里推了推,为难道:“我怕说了神医觉得荒诞,并不相信。”

        “老夫活了这么大岁数什么稀奇事没见过。说!”李神医一拍石桌,顺手拈起一块糕点。

        骆笙说起来:“年初我被父亲派人送去金沙外祖家,路过南阳城时逗留了半日,等到了金沙见到体弱多病的弟弟,不知怎么脑海中就有了这两张药方……”

        李神医嘴唇抖了抖,强咽下大骂胡说八道的冲动。

        骆笙见李神医没发火,接着道:“当时我没往南阳城这上面想,谁知上月回京时再次在南阳城逗留,到了第二日夜里不知是夜游还是什么缘故,清醒过来时发现身处一处荒宅中——”

        “荒宅?”李神医眉心一跳,有了某种预感。

        骆笙神色凝重:“您知道么,那竟是十二年前被灭了满门的镇南王府废宅。当时我吓得不轻,浑浑噩噩离开后本以为就这么过去了,可不知为何脑海中多了个声音,告诉我退寒丸与养元丹的药方属于一位姓李的神医,而那个声音自称清阳郡主……”

        对面的少女脸色微白,眼中闪烁着不安:“神医,您说这是怎么回事呢,我该不会是撞邪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