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头痛

    ♂?    ,,

        这么离奇的事由一个小姑娘一本正经说出来,李神医很想斥一句胡言乱语,可先前放话说什么稀奇事都见过,就不好打自己脸了。

        李神医忍了忍,没吭声。

        少女白着脸追问“神医,我是不是撞邪了?”

        李神医被问住了。

        他是神医,又不是神棍。

        不过世间之大无奇不有,他没见过的不一定不存在……

        李神医心中一动,问道“从金沙回来,逗留南阳城夜游镇南王府废宅时是哪日?”

        “三月初三。”骆笙仿佛什么都不知道,以随意的语气说道。

        李神医心头一震。

        他记得清楚,十二年前的三月初三,正是镇南王府灭门之日,也是清阳郡主出阁的日子。

        那时他已经离开了镇南王府,因为正研究的药物到了紧要关头无法赶过去恭贺,还曾托人送去贺礼。

        这一刻,李神医几乎要信了骆笙刚刚那番话,只是理智让他还心存几分怀疑。

        难道说真有鬼神存在,而因为冥冥中的定数,清阳郡主的魂魄与眼前的小姑娘产生了联系……

        骆笙见李神医神情变幻莫测,心中一叹。

        她仔细想过,现在还不到对李神医和盘托出的时候。

        说出真相,对方只有两个选择信或不信。

        若是不信,她再想自证就更难了,何况一旦传入骆大都督耳中,她恐怕要被活活烧死。

        这个风险她不能冒。

        一番真真假假的话,哪怕李神医再派人去南阳调查也查不出漏洞来。

        从金沙回京时她确实夜探过镇南王府旧宅,而她从红豆口中了解到,离京去金沙时他们也曾在南阳城短暂逗留。

        据说是骆姑娘现一个格外美貌的少年入城就追了过去,只可惜后来没寻到人……

        她对李神医说了这些,算是半真半假解释了药方来历,无论李神医信或不信,从此对她定会与旁人不同。

        也许有朝一日水到渠成,神医终会认定她是清阳郡主。

        骆笙承认自己在算计,可负重前行、步步荆棘,由不得她还当那个清贵无忧的郡主。

        她早就不是清阳郡主了。

        “小姑娘,刚刚那些话都是真的?”李神医目光灼灼,紧盯着骆笙。

        骆笙苦笑“不瞒神医,我有时候也闹不清真假,仿佛是在做梦……”

        李神医沉默了半晌,正色道“这些话,以后不要对别人乱说了。”

        对面少女苦恼道“本来就不敢说,是神医问起药方的来历才说的。”

        李神医吹了吹胡子。

        这么说怪他了?小丫头片子倒打一耙的本事可不小。

        这样看来,他倒是不必操心了。

        吃下一块藕粉桂花糕,李神医施施然起身“老夫回去了,小丫头好自为之。”

        “我送神医出去。”骆笙说着冲守在院门口的蔻儿招了招手。

        蔻儿会意,快步跑进了小厨房。

        “不必送。”李神医拒绝,突然看到小丫鬟提着个食盒匆匆走来,不由放缓了脚步。

        骆笙从蔻儿手中接过食盒,一边陪着李神医往院门处走一边笑盈盈道“给神医准备了些糕点,还有两罐自制的梅子酱。”

        糕点?梅子酱?

        李神医精神一振,却一脸云淡风轻“准备这些干什么?”

        他堂堂神医,是缺一口吃的人吗?

        骆笙微笑“知道神医不稀罕这些,只是晚辈一点心意,还望您别嫌弃。”

        神医喜欢吃甜食,当初因为吃多了她做的糕点不消化,专门研制了健胃丸……

        “既然如此,那老夫就收下了。”李神医勉为其难点了点头。

        等走出院门,李神医提醒道“骆姑娘不必送了。”

        骆笙拎着食盒停下来,客客气气道“神医慢走。”

        李神医等了等,不见对方有反应,咳嗽一声道“把食盒交给赵大就好。”

        不是说给他准备的吗,还一直拽着食盒干什么?

        没有眼色!

        直到守在院门外的仆从接过食盒,李神医这才加快了脚步。

        “出来了,神医出来了!”

        “快看,神医身后跟着的仆从手中多了一个盒子!”

        “是不是药箱?

        “眼瞎吗,没看药箱神医自己提着呢。”

        “们有没有觉得仆从提的盒子像是食盒?”

        “食盒?是说神医从大都督府出来带了个食盒走?”

        这种猜测很难让人信服啊。

        而很快李神医就上了马车,消失在众人视线中。

        回到住处,李神医左手一壶清茶,右手一盘糕点,心满意足吁了口气。

        说起来,姓骆的丫头比开阳王那小子懂事多了。

        开阳王是真不行。

        李神医吃满意了,卫晗治病有望也满意了,骆笙还了人情就更满意了。

        至于什么都没闹明白险些被好奇心憋死的一众看热闹的人,那就没人负责了。

        好奇有风险,八卦需慎重。

        接下来的日子,骆笙主要精力放在了酒肆上面,同时让蔻儿悄悄打听着长春侯府的情况。

        林家家风清正,大外甥暂时不让她忧心,而大姐留下的一双子女究竟如何就是她接下来要关注的事了。

        而石焱在这些日子领着一群手下险些跑断了腿,卫晗交代要办的事终于有了一点眉目。

        有了这点眉目的小侍卫心情是复杂的,思来想去只有先回来请示。

        “有消息了?”卫晗有一阵子没见到石焱的人影,见他出现在面前,心情微松。

        经过神医施针,他再没出现过那种身不由己的糟糕情况。

        而正是这样,才更体会到身体康健的可贵。

        这个轻则让他被小姑娘调戏、重则能丢了性命的怪病,一定要治好。

        “卑职多方打听,总算打听到有一只或许符合条件的白鹅,只不过——”

        “不要废话。”卫晗淡淡道。

        “那只白鹅是骆姑娘养的!”石焱说完,飞快看了卫晗一眼。

        说真的,他都有点同情主子了,怎么又落在骆姑娘手里了呢?

        一只匕敢卖三千两,一碗臊子面敢卖一百两,那么一只养了十几年的白鹅呢?

        而卫晗在听了石焱的话后,忽然觉得眼睛又疼了,就好像被扬了辣椒面的那种感觉。

        不,或许是头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