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0章 邀请

    虽然在迷地,神权与皇权之间不那么和睦,两方也还不到老死不相往来的程度。

    但其实存着防备心的,就只有皇权一方。神灵的世俗教会,都很乐意对皇帝、国王,乃至于贵族们提供帮助。就只是因为这么做,有助于提高神灵的影响力。

    所以那怕是就寝的时间,女帝一行仍旧敲开了三圣光教会的神殿大门,让生命之主的大主教亲自接见。

    要知道大主教的地位,放在世俗国度中也是个国王等级的身分。尽管女帝没能掌握实权,但她可是正经八百加冕的帝国皇帝,大主教不出面,反而容易引起问题。

    不过对现在的阿来格里亚来说,救她的密友菖蒲是头等大事,那些繁文缛节无关紧要。

    受重创的混血海族女,在一名魁武的护卫骑士横抱下,送进了生命之主的祈愿室。而这间祈愿室是整合了某穿越众老家医院的诊疗室、手术室、复健室、加护病房……等等功能为一体。

    大主教虽然是个神使,但他也是个医者,钻研着无需生命之主神恩也能够医治伤病的方法。因为这么做,有利于治疗穷人。生命之主的神恩,可一点也不便宜。

    不过在女帝的金钱支持下,重伤的菖蒲直接沐浴在神恩的圣光之中。外表与脏腑的所有伤痛,都在白光中趋缓,乃至于消失。

    但外表的伤势可以恢复,内心的伤痕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了。至少现阶段的迷地,可没有心理咨商的服务。昏迷中的海族女虽然不再是痛苦的表情,取而代之的却是恐惧,而且挥之不去。

    对于心理创伤,魔法无能为力。或许神灵的信仰有帮助,但可没有那种见效时间短的神术。即使是生命大主教,对于菖蒲的心理恐惧也无能为力。

    照理说,治疗到这种阶段,就可以把人带回去静养了。但在女帝的要求下,一行人借故留在了三圣光教会。名义上是看顾菖蒲的病情,实则准备与林邀请来的贵族密谈。

    神灵教会对于世俗的争权夺利,一般来说都是保持着中立的立场,不偏不倚。

    也正因为如此,神灵教会也是最合适的多方谈判场合。在帝国首都这种贵族扎堆的地方,这种事情更是常干。布置个密谈会场什么的,对神殿中的侍从官们可是驾轻就熟。

    在确认了菖蒲恢复之后,林就离开神殿,去送女帝亲笔写的邀请函了。

    邀请函上并没有署名邀请对象的姓名。这在贵族间是件挺不礼貌的事情,不过这也是针对正常的正式邀请。

    林打算搞的,是送密函、开秘密会议的。能够见到什么人,不确定;是否能够邀请到对方,不知道。诸多不确定因素下,就不用学正式邀请那一套了。

    而他打算的第一波邀请对象,是除了坚定支持贝哈尔皇子的弗里亚斯大公爵外,卡尔斯鲁厄帝国的其余六位大公爵,都在邀请之列。

    虽说帝国的政治舞台上,有一位公爵也拉起了一个不输给其他大公爵所组的阵营,不过林还是把这位公爵给排除在第一波名单之外。就只因为尽管他率领的阵营实力不俗,但这位公爵本身的实力没能位列大公,就能说明很多问题。

    】

    送邀请函的过程,可以说是千篇一律,没那么多花俏变化。

    林使用闪现术,直入大公爵的寝室或书房。直接吓这些大人物一跳,算是给个下马威。然后就是递出女帝亲笔的无署名邀请卡,用着看起来客气,但没什么感情的笑容说:”大公爵大人,可有胆量一听女帝陛下送上门的好处?”

    ”哦,是送好处来的,不是来暗杀我?”每一位大公爵都会问出这样一个问题。

    ”呵呵,大人。您很重要,但也不那么重要。有资格和女帝直接商谈的人,唯有像您这样的身分地位高贵之人。说不那么重要,也是因为假如我真的杀了您,对于女帝现有的困境也没什么帮助。我相信贵家族可以很快找到继任大公爵的人选,维持住现有的局面,甚至有可能更糟。”

    虽然内容不中听,但是分析得合情合理。每一位听到的大公,都不至于在这上面辩驳。他们通常问的第二句,会是:”陛下要做什么?”

    ”陛下她被吓坏了,需要支持者可以将她从恐惧中救出来。而有什么样的人,比大公爵您还要更适合的呢。”林直言道。

    有些人冷笑以对,有些人讥讽道:”现在才想要寻求帮助,会不会太晚了。而且陛下还有什么筹码,可以打动我的?”

    有人问的话,林就会这么回答:”当然有,怎么可能会没有呢。她可是皇帝陛下呀,卡尔斯鲁厄帝国拥有最高权力之人。”

    ”那又如何。难不成她肯分润这个权力吗。”随口回了一嘴的大公爵,通常会被自己的妄想吓到。也有人第一时间就想到女帝还拥有的筹码是什么。

    大公爵们不会浪费时间,去问’可不可能’这样的问题。他们需要更多证据,来判断这项推测的真假,以及这个邀请的真实用意。所以他们下一句都是问道:”在哪里见面?”

    要是约见的地点太过荒凉,那么邀请有很大的机会只是为了伏击所设下的诱饵。

    ”三圣光教会的神殿,女帝的侍从女官正在那边接受治疗。选在那边见面,在正义之主的眼皮子底下,任何人施展阴谋诡计,或是用上暗杀这种不入流的手段,正义之主直接开起一场讨伐不义的圣战也不是不可能。所以我想,大公阁下大可放心。”

    有些爱挑毛病的大公爵,这时有可能回这么一句:”将伏击设在我的宅邸前往神殿的路上,这样的诡计,正义之主可不管吧。”

    ”呵呵,阁下,何必那么费劲。假如陛下真的要你死,我现在动手不是更好?”

    不管是身处书房或寝室,被这么提醒的大公爵,才会再次意识到,自己的家,而且还是最私密的房间,被眼前的魔法师入侵了,还没人发觉。假如真要动手,现在就是最好的时间。

    前往神殿的路途上,自己不可能孤身前往。不论带的人多还是人少,自己肯定会比现在安全。选在那个时间埋伏刺杀,平白增加难度,完全没意义。

    不过就算是想明白了,大公爵们也不会直接给出答桉。在他们眼中,眼前这个魔法师充其量只是个传话人,而且还是用这种很失礼的方式。没甩脸给对方,已经很客气了,还妄想从自己口中得到什么。

    所以他们大多是收下女帝的邀请卡。不那么客气的,就是不再理会等在一旁的魔法师,一副送客的模样。客气点的,就说了一句:”知道了。”便也不再说话。

    林当然不会计较这种小事。作为帝国的大公爵,世间权力高于其上者是少之又少,所以有着这种傲视众生的态度是很正常的。

    但就算很理所当然,也不代表某人就要惯着。林在大公爵们收下邀请卡后,便退了数步,准备闪现离开。临行前,不忘丢一句:”大人,您不是陛下唯一邀请的客人。所以看到其他人的时候,请不要太过惊讶。”说完,闪现走人!

    因为魔法师走得太过干脆,没有一个大公爵来得及问女帝邀请的人还有谁。所以原本已经下定的决心,又因为这么一个不确定因素,让他们陷入两难的局面。

    去,要是遇到仇家、对头,那是打还是不打?遇到了该隐瞒的对象时,大家是笑还是不笑?有没有可能发生危及生命的突发状况?

    可是对于女帝可能提出的筹码,他们又都好奇到恨不得当场知道内容。不管外表装得如何沉稳,并不是说就真的心如止水。要是一切事情真那么无所谓,大家还犯得着拼命搂权、壮大各自的家族嘛。

    本该是就寝的时间,或是就寝前处理各自领地政务的时间,如今没有哪位大公爵睡得着觉。他们纷纷传唤各自信任的护卫头子,安排夜晚秘密出行的准备。

    至于那位擅闯的魔法师,大公爵们很有默契地选择无视了。也许没人看到那个魔法师怎么进来的,但是他的离开,可都是在大公爵眼前发生的。

    那个没有征兆、无须准备的瞬移魔法,能够带着魔法师悄无声息地离开,就代表他来时也是一样的情形。这时再去检讨家中的警戒措施完不完备,那就是强人所难。

    与其让太多人知道自己曾受了如此难堪,所以大张旗鼓地报复,不如让这件事情就这么被遗忘吧。能够混到他们这个地位的人,最需要的不是实力、也不是什么人的支持,而是一张铜墙铁壁等级的厚脸皮。

    他们也不会傻傻的按照邀请卡上的时间出发。所有可能暴露的痕迹,都要做一定程度的伪装或误导,这是这些大贵族长命百岁的理由。

    所以他们大多选择提早出发,然后隐藏在神殿附近。只等时间到达约定之时,再出现会合其他受邀的’客人’。也许大家可以先串连一下,再一同面对女帝。

    这种一致对付皇权的手段,对他们来说是熟到不能再熟了,所以这方面到也不用事先准备。不过可能的’队友’是谁,大公爵们还是不约而同地陷入一种揣揣不安的情绪中。

    /73/73852/293205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