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你是好人?

    秦落盯着她精致的小脸,一脸凝重地看了很长时间。

    岳冰琪对他还有印象,高中时候这家伙追的美女,没有五十个也有三十个了,全校除了简修然外,就属他最有名。

    “你到底是什么人,来这里做什么,又想骗谁?”

    一连三问,哪怕是傻子也听出了语气中的不善。

    岳冰琪扫了他一眼,压根不想搭理他,径直走到顾妍雨跟前,“不介意我住这边吧?”

    如果不是有她的帮助,这次行动不可能那么成功,顾妍雨心里清楚,当然不会介意。

    “放心吧,我早就准备好了,我带你去你的房间。”

    她正准备将岳冰琪带上楼,哪知道秦落一个挺身,挡在了他们面前,他看岳冰琪的眼神充满敌意,一万个不满。

    “不行,她看上去不像好人,留在家里太危险了。”

    “……”

    原本岳冰琪没打算搭理他,哪知道这家伙居然来劲了,她扯唇一笑,反问道,“是吗,那你就是好人吗?”

    “我本来懒得理你,哪知道你还得寸进尺了,我告诉你,我有充足的理由留在这个家,我后期还要帮忙一起找简修然。”

    “那你能做些什么?你除了扯着嗓门叫唤,丝毫看不出你的作用。”

    论攻击力,没有男人是女人的对手,更何况是一个大美女。

    秦落被怼的哑口无言,偏偏还找不出话来反驳,活生生被气得要死。

    “我不喜欢这个家伙,以后别让我看到他。”

    她这句话是对顾妍雨说的,被突然点名的某人,连连点头,将她的这句话记下了。

    望着岳冰琪离开的背影,男人敢怒不敢言,“她什么态度呀,这个家我还有地位吗?”

    万衡默默看着他的背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深夜,顾妍雨坐在书桌前,大脑一片空白,面前的纸上涂涂画画,写满了很多她的猜测,但没有一条是可以得到验证的。

    “怎么,你还没睡?”

    第一次住进这边,岳冰琪也睡不着,原本打算起床出去逛逛,没想到看到顾妍雨房间的灯还亮着,门也没锁,于是就走了进来。

    见她出现,顾妍雨一愣,然后露出微笑,“你不也没睡吗,是不是不太习惯?”

    “还好,不过的确很久没有放松的睡觉了。”

    她从小在组织里面长大,父母亲人早已丧命,她怕死,所以一直战战兢兢地生活,根本没有闲情逸致享受生活。

    “你在想他?其实不用太担心,只要不在那些人手上,简修然就不会出事,况且他那么聪明,你怕什么?”

    虽然顾妍雨的确很喜欢她,可见岳冰琪这个样子,她还是忍不住有些吃醋,小心思犯了就忍不了。

    “你实话实说,是不是喜欢简修然,你肯定喜欢过他。”

    她瞪大眼睛,想逼迫岳冰琪说出内心真实想法,只可惜以她的长相和语气,实在无法给人任何的威慑力,反而比较像卖萌。

    岳冰琪盯着她的脸看了几秒后,差点笑出来,“我喜欢过又怎么样,放心,我可不会当小三,不值得。”

    其实顾妍雨并没有说他们会怎么样,只是忍不住有些好奇。

    “和我讲讲你们之前的故事吧,我特别想听,拜托拜托。”

    架不住她的软磨硬泡,岳冰琪还真的跟她说起来了。

    关于简修然的青春期,她从没有参与过,男人读高中的时候,她应该正在读初中,也是小孩子一个。

    “总之,他很冷,都不和别的人说话。”

    岳冰琪提起简修然的过去,语气倒是很淡定,没有其他的一些表示。

    见她这样,顾妍雨倒是真的相信,她之前应该是没有喜欢过简修然吧。

    “你接下来有哪些打算?”她忍不住问道。

    “有很多想做的事情,一时间却不知道该怎么选。”

    长时间被压抑,如今恢复了自由,反而不知道该如何安排自己的时间。

    “换个国家和城市,出去旅游,找个安静的小城镇度过余生,我觉得就很好了。”

    岳冰琪眯起眼睛,仿佛对未来充满了无限向往,顾妍雨听她这么说,也忍不住笑道,“真的吗,听上去就很好。”

    两个人促膝长谈,就像认识很久一样,直到天蒙蒙亮,有佣人进来汇报,才知道家里来人了。

    挺着大肚子子的许宁,除了腹部外,丝毫不见臃肿,整个充满活力,让跟在她身边的夏辞心惊胆颤,生怕她出事。

    “妍妍,我想死你了。”

    她作势要冲上前给顾妍雨一个拥抱,却被她第一时间拦住,顾妍雨倒吸一口冷气,“你这是什么情况?”

    “我和夏辞来找你们呀,我听说简修然失踪了对吧。”

    大概的情况他们已经知晓,组织拒绝承认简修然在他们那边,可许宁不相信,毕竟一个大活人不可能凭空消失的。

    “那你也不用亲自来,你现在这个情况,有些太危险了……”

    “哪里危险,放心吧,这边的医疗水平还是很不错的。”

    许宁拉着她的手絮絮叨叨说了好久,这才注意到身后的岳冰琪,两个女孩一见如故,很快就聊开了。

    不得不说,岳冰琪真实的性格和她的外貌完全不一样,明明是很高冷的长相,性格却格外的开朗,话多的不输给许宁。

    “啧啧啧,你真是太厉害了,我很少遇到这么厉害的小姐姐。”

    许宁多少还算是温室里的花朵长大,所以对那种靠自己打拼的女孩子,天然比较崇拜,可岳冰琪反而羡慕她的无拘无束,能一直平安过日子,不知道有多好。

    “等下我们出去吃饭吧,我看了旅游攻略,正好一边吃一边聊正事。”

    顾妍雨还没来得及说话,手机轻轻震了震,她低头一看,神色立马就变了。

    “找到简修然了。”

    “什么?”

    ……

    顾妍雨站在这家酒吧门前,已经有半个小时了,万衡和秦落陪她来的,原本秦落想自己一个人进去,却被顾妍雨给拦下来。

    “我不相信是他,我必须亲自去看看。”

    秦落想不明白,如果是简哥的话,他待在这里做什么,难不成这家平平无奇的酒吧,也是什么黑暗组织?